看啦又看小說網(www.kiwfuh.live)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九百七十六章 莫家的向往

    “你去干什么?”

    莫林的請求路平想都不想就答應了,但是阮青竹馬上表示了反對,看莫林的目光也毫不掩飾,就是很嫌棄地看累贅的目光。(M.k6uk.Com看啦又看手機版)

    這種目光莫林見得多了,這幾乎是他們每個莫家人都會遭到的待遇,除非是并不在修界打拼,而只是混跡在普通人圈中的。莫林沒去理會阮青竹的嫌棄,只是看著路平,眼里多了幾分請求:“我想去。”

    “去啊。”路平滿不在乎地答應著,卻沒有一點要勸說一下阮青竹的意思。態度全然沒被路平當回事的阮青竹心里那個氣啊,最后也只能惡狠狠地瞪了莫林一眼道:“你想死我不攔著,你最好不要給我們添麻煩,我是不會多看你一眼的,但你不要拖累路平。”

    她兇態畢露,可就這威脅,卻還是流露出了濃濃的無奈。她終究只能保證自己不會理會莫林的死活,不會被莫林打擾到此行的目的。可路平呢?壓根就不理她這茬。這不,莫林在慌忙“明白明白”的答應他后,立即朝路平擠眉弄眼地笑了起來。

    “你笑什么?我告訴你,你但凡有點麻煩,我立即拍死你,你放心,眼下的路平護不了你。”阮青竹喝道。

    “是是是。”莫林連忙收起笑容,十分恭順地答道。

    “我可以為你報仇。”誰知這邊路平卻突然對莫林做出承諾。

    “你……”阮青竹真是氣得話都說不出來了,很想趁著路平此時虛弱,也一巴掌拍死算了。

    “別亂說。阮院士如果要拍死我,肯定是我有什么地方做得非常不得體,殺了也是應該。報什么仇?你到時就應該在我的尸身上也補個一拳兩腳的,也算為天下人盡點心。”莫林這時卻一本正經地表起態來,這份識趣的態度倒是讓阮青竹看他的眼神沒有那么嫌棄了。

    “行。”結果這邊路平一點頭,讓莫林想哭,阮青竹想笑,最后都是搖了搖頭,哭笑不得地出發了。

    三人很快又到界川邊界的冰峰腳下,一路小心提防,并未遇到任何異常。被路平用拳在半山上轟出的冰洞此時就在三人的正上方,阮青竹抬頭瞧著,皺了皺眉:“似是小了些。”

    “我也感覺是。”莫林點頭。

    “是。”路平也點頭,他早有察覺。

    “有古怪,我先上去瞧瞧。”阮青竹說道。

    “好的好的,院士小心。”莫林拼命表關心示好。

    阮青竹瞪了他眼,縱身一躍,身形如電般朝那洞口躥去,幾乎只是眨眼的功夫,人就已經跳進了洞口。

    莫林看著這等身法,心中羨慕不已。想要在速度、力量等方面達到極致,終究不能完全擺脫力之魄的范疇。莫林掌握的異能且隨風行,以魄之力為助力移動身形,有時候也能在速度上有驚人之舉,但終究是仰仗外力。他曾見到識過一位同樣掌握著這門異能的雙魄貫通修者,境界比他還差著一魄貫通,可人家有力之魄,施展這異能時僅憑感知境的力之魄做一些配合,就能在速度上比莫林出色得多。

    缺一門的天殘血脈,讓他們在突破貫通時比其他人都更容易專注,這可以提高他們的修煉效率。四人跟在楚敏身邊向貫通境突破時,莫林就是最終成果最突出的一個,直接完成了雙魄貫通。

    那時他意識到了他這血脈并不全是缺陷,意識到了就修煉而言這甚至還是一種便利。可是繼續往下,他漸漸還是發現,缺一門,尤其缺得這一門是力之魄,終究還是很要命。沒有力之魄,在戰斗搏殺之中終究還是會處于弱勢地位。而武力,終究是最純粹的實力根源。

    莫家……難吶……

    看了阮青竹這連續的身法,莫林心生出了對家族的感慨,低回頭時,卻看到身旁路平沒在仰頭看冰洞,卻是在瞧著他。

    “怎么?”莫林看他這目光,似是有話要說的樣子。

    “你為什么這么堅持要跟我們一起。”路平開口問道。

    從來任何話都能張口就來的莫林,罕見地陷入了沉默,過了有一會,他看向路平。

    “你的所有事,我是不是都知道?”莫林問道。

    “所有事?”路平皺眉,然后搖了搖頭。

    “我沒指今天中午吃了什么這種事,我是指對你來說比較重要的,可能性命攸關,你對絕大多數人都一定不會透露的一些大事。”莫林連忙又解釋了一下。

    “我從這里逃出來。”路平隨手指了指身后的冰峰,“我被**鎖魄禁錮,我六魄貫通。”

    “不過過了今天,這些也不是不能透露的大事。”路平跟著又補充。以前不敢跟人透露這些,是怕被組織的人找上。可現在他自己都打上組織門了,“被組織找上”這種擔憂已經不存在了。

    “是的,你這些重要的事我都知道。”莫林只當沒聽到路平后邊的補充,“那你知道有關我些什么?”

    “你很弱……”

    “行了行了行了……”莫林伸手止住路平繼續說下去。跟路平說話應該直來直去的,他很清楚這一點。在這繞半天,實則是路平剛剛那一問,問到他心里的一點疑惑,一點猜想,因此他糾結要不要跟路平和盤兜出,他繞來繞去其實是在給自己找一個告訴路平的理由,不過最后他終究還是決定,還是簡單直接一點好。

    “和你說的你先不要告訴別人。”莫林說。

    “好。”路平點頭。

    “剛剛那個余祭,就快死那個,突然暴走攻擊你那個。”莫林說。

    “嗯。”路平點頭,表示他在認真聽。

    “陳院士說他是被仿生系控制了,我看也多半是。”莫林說。

    “嗯。”

    “我們莫家呢,你知道的,沒有力之魄,所以走仿生系的人蠻多的,在這一系上也算有點研究。”莫林說。

    “嗯。”

    “我作為一個非常有個性,不走尋常路的莫家杰出人才,當然不會這么隨波逐流了,你說對吧?”

    “對。”路平說。

    “但是對仿生系,我還是那么稍微地略知一二。”莫林說。

    “嗯。”

    “然后剛剛,你動不了,我幫你擋了那一擊。”莫林接著道。

    “謝謝。”路平說。

    “這不重要。”莫林擺了擺手,然后很短暫地沉默了一下后,接著道:“那么問題來了,當時大家跟你距離都差不多,有阮院士、有陳院士,還有你那位新晉的院士師兄,他們都是修界最頂尖的強者,為什么是我?為什么是我這個境界最低,沒有力之魄速度也應該最慢的人,反倒在那三位高手高手高高手之前護到了你身前?他們的反應和行動為什么會比我慢那么多?”

    “因為仿生系控制余祭的魄之力是莫家的,你熟悉,所以他們還沒察覺的時候你就先察覺了。”何遇說。

    莫林再一次沉默了,這次過了有一會,他才開口:“說到哪時你就猜到這答案了。”

    “莫家對仿生系有點研究的時候。”路平說。

    “那你怎么不說?”

    “你沒問。”

    “好吧……我下回注意……”莫林長出了口氣,“所以我要表達什么你完全清楚了吧。”

    “剛剛控制那個余祭的人是你親人。”路平說。

    “莫家雖然不強,但是族人很多,即使有些遠親大家素未謀面素不相識,但是只要是莫家人,我們都是一家親。”莫林說。

    路平點點頭。

    “這么多的族人,出現個把人做任何事都不值得意外。”莫林說。

    “嗯。”

    “但如果不是個把人呢?”莫林說。

    “什么意思?”路平這次不解起來。

    “先前,我一個人去阻攔那幫家伙,我裝神弄鬼,假裝是高手,有來頭,讓他們有忌憚,不敢亂出手。”莫林說。

    路平點頭,靜靜聽著。

    “于是他們就真的沒敢對我下殺手,可事后想來,這幫人,霍亂四大學院,反出青峰帝國,全天下最不能得罪的人和勢力,他們都得罪了個遍,還有什么人會讓他們忌憚?”

    路平皺眉,思考中。

    “所以手下留情,不是怕什么得罪,可能就是人家不想殺我而已。”莫林說。

    “而我什么時候這么重要過,竟然讓人舍不得殺,我想來想去,就只有一個時候。”莫林說。

    “什么時候?”路平問。

    “在家的時候。”莫林說。

    “所以你覺得那邊……”

    “然后我又想了很多。”莫林繼續說下去。

    “你跟蘇唐是這個什么組織用來搞研究實驗的對象,對吧?”莫林說。

    “是。”

    “你呢,是六魄貫通,全天下沒有修者不想達到這個境界,有這樣的研究很正常,很合理,是吧?”莫林說。

    路平不語。

    “然后蘇唐。我不太清楚針對蘇唐的研究內容,但至少聽你們聊起的,蘇唐似乎并不像你受那么多苦,也比要自由一些,聽起來在那個處境之下,蘇唐比你要更受珍惜,更被小心對待。他們珍視的到底是蘇唐這個人,還是她身上的這份血脈?”

    “我覺得應該是血脈,力之魄最強橫、最特殊、最稀有的血脈血力子。”

    “于是我不禁要再提出一個問題:全天下對力之魄最關注、最向往的人是誰?”

    “是我們的莫家人啊!”
快速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