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kiwfuh.live)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五百零二章 葫蘆

    只是一個呼吸的時間,世界就為之變幻,變作一個天穹一片昏暗,唯有點點繁星鑲嵌在夜空中,垂撒下淡淡星光的龐大洞天。(手機閱讀請訪問m.k6uk.com)

    蘇澤站在一處原野上,四下掃視著周圍的環境,神情古怪。

    而在他的身后不遠處,寧明岳雙眸緊閉,面色蒼白,似是承受不住突然轉變時空而帶來的撕扯感,臉色難看倚靠在一塊青石邊上,不知在想些什么。

    而他帶來的那些護衛,則是頗為殷勤的護衛在左右,雖然臉色都不是很好看,但也還能維持基本的平靜。

    一行人便在這古怪氛圍中緩緩恢復著元氣,氣氛凝重而安靜,唯有小聲說話的聲音會不時的響起。

    凝眉觀察好半晌,感受著空氣中異常濃郁的靈氣,蘇澤皺了皺眉,腦海中就突然閃過一道靈光,卻又沒有抓住。他搖搖頭,輕輕一躍,來到寧明岳的身邊,輕聲道:“據我觀察,這洞天世界應當是分為九重天,如今我等所處的,應當就是第一重,也是位置最低最下面的一重天。”

    還有句話,卻沒有說出來:“這構造,顯然是模仿仙界三十三重天而做,如果他所料不錯的話,這皓月墓葬背后主謀的所謀應當甚是恐怖,得小心一些才是。”

    不過這話終究是他的一種猜測,顯然是不適合也不應該就這么說給寧明岳聽。

    “那我們進來的人,應當都是在第一重天了?”

    寧明岳連忙睜開眼眸,一臉好奇的問。

    經過方才的一陣休養,他穿越空間時,身體被一股強橫吸力肆意拉扯所帶來的暈眩無力感,這時候也是好轉許多。不過,剛剛那種九死一生,仿佛下一刻就會被扯碎的濃濃恐懼感,還是縈繞在他的心頭,揮之不去。

    “嗯。”蘇澤微微頷首,道:“如果不出意外的話,所有人應該都是在一重天。而皓月墓葬的位置,也應當是在第九重天。”

    幕后之人的用意很明顯,沒有絲毫的掩飾。

    他就是要進入墓葬的所有修士在每一層中都盡情廝殺,爭斗,為了寶物,也是為了闖進第九重天。

    “那現在……我們該怎么辦?”寧明岳凝神問道。

    若是沒有蘇澤,這伙人中,他自然也是是當仁不讓的領頭人。但有蘇澤在,他自是不敢也不想與蘇澤爭奪些什么。

    這些時日以來,蘇澤的強悍與沉穩,聰慧與腹黑,都是給他留下了殊為深刻的印象,以至于在這種關鍵時刻,也能令得不由自主的信賴相信蘇澤,以他為主。

    蘇澤雖是不知寧明岳腦袋里轉動著如此之多的念頭,但他略思一二,倒也能明白他的想法。

    “唔……”

    聞聽此言,他不禁陷入沉思,雙眸若有所思的打量著四周,片刻后,他便突然拍了拍手,朗聲道:“我們先去那里!”

    “去那里?”

    寧明岳循著蘇澤的目光看去,卻只是看到了一望無際的荒原,除了野草,就是野草,別無他物。

    他咂了咂嘴,還是強行抑制著想要出聲詢問的念頭,毅然決然的點點頭,沉聲道:“嗯,我們這就走!”

    蘇澤瞥他一眼,想了想,還是解釋道:“那里有寶將要出世,應該會很熱鬧。”

    “……”

    他不解釋還好,寧明岳雖然疑惑,卻也可以安慰自己。他一解釋,寧明岳頓時就愣了那么一瞬,腦海中呆呆的想:寶物將要出世?怎么我就一點兒都感覺不到?哈哈,這可真是一個悲傷的故事。

    ……

    一望無際的荒原之上。

    一株葫蘆藤,就十分奇特的出現在此處,倚靠著一塊巨大青石,朝上生長,枝葉繁茂,顏色鮮嫩。

    而就在這株藤上,此刻已是凝結出了三個青翠欲滴的小巧葫蘆,模樣精致,引人喜愛。

    三個葫蘆,兩個皆已成長成熟,處于可以摘取的程度。另一個葫蘆雖然與它的兄弟相比還略顯嬌小,卻也是長的不離十,可能隨時都會徹底成熟。

    而在它們之前,葫蘆藤蔓之上,已經是有四個葫蘆有被摘取的痕跡。

    葫蘆藤下,正有一只通體雪白,殊為神駿的白狼正瞇著眼趴在青石邊,呼吸安穩,似是守護著這株葫蘆藤的生長。

    突然,它耳朵微微一顫,微瞇著的眼眸睜開,露出一雙澄澈通透,仿若碧藍天穹般純凈無暇的眸子來,緩緩朝著某一個方向看去。

    那里,正有一個黑袍老者負手而來,嘴角微揚,眼含笑意,一雙眼睛里,似乎只剩下葫蘆藤上的三只葫蘆。

    “嗷嗚……”

    白狼抖了抖耳朵,微微起身,碧藍無暇的狹長眼眸緊緊盯著越走越近,身上氣息磅礴厚重,能夠令它汗毛直豎的黑袍老人,嘴巴咽喉里不斷發出低沉且沉悶的嘶吼聲,似是在警告著來人不得繼續靠近。

    “噢?還有一只小狼?”

    聽到嘶吼聲,黑袍老者這才轉眸看向敵意滿滿蓄勢待發,似乎隨時都會惡狠狠撲向他的神駿白狼,似是這才注意到它一般,微微一笑,饒有興趣的道:“嗯,不是什么太古異種,但也還算漂亮,罷了,就扒了你的皮,回去送給我那二十六房妾室吧。”

    “嗷嗚!嗷嗚!”

    好像是能聽得懂黑袍老者的話語一般,白狼眼眸微瞇,身軀微躬,嘴里也不斷發出嘶吼聲,表達著它的憤怒。

    然而黑袍老者卻是不以為意,絲毫不將它放在眼里。

    他拍拍手,右手對準白狼,正要將它吸過來直接捏死時,就聽到一個陰森聲音桀桀怪笑道:“堂堂黃泉魔宗的外門護法,也會跟一頭畜生較勁兒?”

    “章天林?”

    黑袍老者驟然轉身,死死盯著一道突兀出現在那里的高大身影,眸光漸冷,道:“你這頭畜生跟我較勁兒也不是十年八年了,怎么就沒有長點兒記性,知道自己該做些什么?”

    “噢?”

    聞言,那穿著一襲白衫,時刻冷著臉,仿佛與誰都有不共戴天之仇的中年男子也不惱怒,反而是淡淡問道:“你很想要這幾個葫蘆?”

    “你……”

    黑袍老者笑容緩緩僵硬在臉上,雙眸陡然睜大,看著他掌心突然浮現的一顆黑色珠子,急道:“別!”
快速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