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kiwfuh.live)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五百零八章 被消除記憶的人

    伴隨著一聲冷哼,一股強絕的波動,就驀然從蘇澤看似單薄的身體中爆發而出,迅速擴散朝著對面一爪撲來的白狼王涌去。(www.kiwfuh.live)

    深藍神焰恐怖絕倫,所到之處,就連空間也承受不住那可怕的溫度,直接消融。

    但在這一股磅礴威壓的鎮壓下,以蘇澤與白狼王為圓心的一個空間,就仿佛是形成了一個莫名的領域一般,連時間空間都為之凝滯。

    “法則?”

    白狼王奮盡全力,身形暴漲,全身都散發出璀璨神光,方才拼命掙脫剛才那詭異空間的束縛,眼中一時滿是驚怒之色。

    它連忙暴退百丈,心中的怒火與殺意愣是被驚駭所取代,一時半會兒也顧不上再攻擊蘇澤,只是沉聲道“你究竟是誰?”

    眾所周知,大道法則這種東西,是只有將要邁入通天境時,才會初步領悟的東西。

    換句話說,就是只有你初步領悟了大道法則的一丁點兒皮毛,才能擁有邁入通天境的資格。

    而能否粗略的明悟一條大道,其實就是一個人能否化凡為仙最重要的一步。

    白狼王實在是想不通,大道法則這種東西,怎么會出現在區區一介道臺境修士的身上?

    還是在法則之中也能夠排名前三位的時間與空間大道?

    說實話,這一刻,白狼王心里面真的是羨慕嫉妒到極致,真恨不得以身代之,自己成為對面不遠處那個負手而立的青衫身影。

    那可是時間與空間大道啊。

    能夠明悟這兩條大道其中的任何一道,都是諸天億萬修士連想都不敢想的絕世美夢。

    如今這美夢卻真實出現在白狼王的面前,又如何能叫它不為之感到震撼?滿心嫉妒與羨慕?

    然而,面對著對面那只白狼的驚疑不定,蘇澤卻是淡笑不語,依舊保持著高深莫測的形象,任由對方猜測。

    剛剛的東西,是大道法則么?

    雖然曾經身為一方帝君,掌握的法則的領悟程度就算是放在諸天萬界之中,也絕對沒有人能及得上他。

    但規則到底是規則,限制也終究是限制,就算是他,在未曾擁有足夠的力量之前,也絕難擺脫這種天道法則的限制。

    現在的他,自是不可能掌握真正的法則。方才那一幕,也只是一種神通而已。

    當然,這種實話自然不可能會告訴對方,只需要保持微笑,故作高深即可。

    他不說話,白狼王卻只當他是默認,一時眼中也是陰晴不定起來,兩只耳朵抖動不停,顯然是心情極不穩定。

    場中氣氛一時半會的也是陷入到難言的沉默之中,愈發凝重。

    方才神通雖然駭人,但在蘇澤的有心控制之下,終究也是保持在一個范圍之內,并未真正驚動另一邊仍在僵持的眾人。

    也不知過了多久,白狼王方才幽幽嘆息一聲,打破了之前的沉寂,嗓音低沉的道“其實,這件事情壓在我心中已然太久太久,如果能找到一個人傾訴,也未嘗不是一件好事。”

    似是瞥到蘇澤眼中似笑非笑的促狹目光,饒是白狼王面皮極厚,這時候眼睛里面也是閃過一抹郝然,心中頗為尷尬。

    誰都清楚,它現在突然這么好說話,唯一的原因,就是蘇澤雷霆一擊震懾到它,令它產生了畏懼心理。

    要是雙方現在的處境調過來,還不知道這廝得怎么炮制蘇澤呢,連命能不能保得住,也是個很大的問題。

    蘇澤只想利用白狼王達到自己的目的,自是不會在意這點小事。

    他還不至于睚眥必報到要殺掉每一個向自己出手的人的程度。

    故而,他只是淡淡一笑,道“大王既有心結,也不妨說給在下聽聽。畢竟,心結壓在心里太久,終歸不是一件好事。”

    眼見蘇澤很給面子的鋪了臺階讓它下來,白狼王心中也是驟然松了一口氣,心里面突然泛起一股感激的情緒……

    說句心里話,它這時候心里面還真的是慌得不行,生怕蘇澤仗著法則之利,非要將它斬殺在此地。

    作為一個曾經在大道法則下吃過一次大虧,甚至是導致它淪落到今日這般模樣的人,常人很難想象,這時白狼王的心中究竟是懷著多么濃郁的驚懼之情。

    也正因如此,兩次感覺都一模一樣的它,也是完全沒有懷疑蘇澤。

    它此刻滿心以為面前的蘇澤其實是某位大佬的身外化身,也絕對想不到,蘇澤方才的一擊,其實只是一式神通。

    蓋因這神通,已然是超越了它眼界的高度,屬于修為最強時的他,也絕難觸碰到的層次。

    連想象都想象不到,又談何懷疑?

    ……

    沉默片刻,白狼王不禁長嘆一聲,眼中閃過濃濃的哀傷之色。

    它道“道友看得不錯,我如今的這具身體,的確是僥幸奪舍而來。我名為葉青石,曾經如同道兄一樣,亦是東荒人族破道境修士,之所以會淪落到如今的這般田地,全是因為貪欲太盛,中了賊人圈套的緣故。”

    “哪個賊人?”

    蘇澤打斷他追憶曾經的復雜神情,不動聲色的問道。

    被突然打斷,葉青石也不甚在意,聽到這話,他那天藍色的深邃眼眸中,就突兀閃過一抹極為深沉的恨意,一字一頓的吐出四個大字,道“皓……月……魔……尊!”

    “果然。”

    蘇澤了然于胸的點了點頭,心中卻是半點兒都不意外,果然是如同他所猜測的一般,是這個老東西在這里面興風作浪。能夠潛藏數十萬年之久,這老東西看來也是所謀甚大。

    “你為何這般神情……難道是早就知道?”

    然而,葉青石卻是不知道,他早就猜了個不離十啊。

    他充滿驚訝的看著蘇澤,驚聲道“莫非,有人出去后說出了那老賊的謀劃不成?”

    “當然沒有。”

    蘇澤略微疑惑的看了他一眼,皺眉想了想,狐疑道“看你這模樣,難不成,這其中還有什么隱情不成?”

    一聽蘇澤說沒有,葉青石眼中的期待之色,頓時就少了十成十。

    他沉默片刻,方才喃喃道“其實,能夠活著從這里出去的,其實都是被皓月老魔洗掉了一部分記憶的人。”
快速时时彩 湖北彩票开奖查询30选5 私募基金配资利率 四川麻将算账步骤方法 同城麻将下载之后进不去 三人麻将游戏下载 江苏快三基本形态走势 甘肃省快三走势图 江西快3开奖结果查 51计划网pk10 微信麻将群免押金 福利彩票p62今晚开奖结果 股票配资排名-选杨方配资靠谱 股票k线图分析 理财平台排名 股票涨跌幅排行榜 第一配资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