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kiwfuh.live)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一章 花柳病丈夫1

    安然緩緩睜開眼。(看啦又看)。

    觸目所及,這是一間古色古香的閨房。

    拔步床上軟紗隨著輕風,微微起伏,風里帶來淡淡的清香,嘰嘰喳喳的麻雀在窗外枝頭跳躍。

    安然下床,推開窗戶,金色的陽光灑進來,外面鳥語花香。

    現在是春天。

    從原主給自己的記憶球里可以得知,原主好像就是這個春天,跟永安侯世子訂的親。

    三天前,安然偶然得了一個快穿系統,系統顯示,她雖然可以活到人均壽命,但一直疼愛她的外公卻活不過一年了,而這個快穿系統,就是以生命天數做獎勵的,獎勵的生命天數,也可以贈送給別人。

    安然不想外公死,所以便同意了快穿系統的提議,進任務世界,幫一些許了愿的可憐人完成心愿,獲得生命天數的獎勵。

    系統任務按難易程度分為白綠藍紫橙五種,作為新手,她只能接白色任務,白色任務完成后,獎勵十天生命,雖然天數少,但是難度低,而且可以在這種低難度任務中學習,鍛煉,等會的東西多了,接難度高的才能應付,所以安然也沒有介意,就接了系統推薦的據說特別容易的新手任務。

    等接收了許愿者的記憶后,不得不說,系統推薦的這個任務,的確還是挺簡單的。

    原身名叫許安然,十五歲的時候,與永安侯世子訂親,不久嫁到了永安侯府。

    永安侯世子好色無度,縱情秦樓楚館,不幾年染上花柳病,也傳染給了許安然,讓許安然早早就感染了那樣的臟病,痛苦離世。

    死的痛苦窩囊,活的也不幸福,這讓死了的許安然回想自己一生,自然怨氣橫生,后來有緣碰到快穿系統,說是能夠許愿,讓得到這個系統的人幫她完成愿望,便許愿,希望有人能幫自己平平安安活到老,讓她出一口怨氣,也好了無遺憾地去投胎。

    只要不嫁給永安侯世子,平平安安活到老,就能完成許安然的心愿,而且更重要的是,現在原主還沒訂親,沒在原主訂親,甚至嫁了后才讓她過來,她很輕松就能改變命運,看,這任務多簡單,也難怪會作為新手任務了。

    知道了原身情況后,安然放下心來,想著只要自己沒答應永安侯府的親事,這事應該不難解決。

    正在這樣想著的時候,原身的貼身丫環小鵲進來道:“小姐,太太喊小姐過去。”

    安然點了點頭,道:“知道了。”

    當下便跟著小鵲去見了許夫人。

    許夫人是一個年近四十歲的中年婦人,保養的還算好,微有些發福的臉上在看到安然進來后,便綻開了笑容,道:“孩子,后天要去永安侯府參加花宴,我已經讓人送來幾套衣裳首飾,你來挑一挑,看喜歡哪個。”

    許家這些年落魄了,家里養不起針線上的人,丫環婆子們做的針線活,應付下日常穿著還行,要出門,那不上檔次的針線就穿不出去了,只能去成衣鋪找人做了。

    安然聽了,點點頭,歡喜地道:“好啊。”

    這歡喜倒不是裝出來的,而是現代正在流行復古,很多人都想買套把古代的衣裳首飾穿戴穿戴,但這花錢少了吧,劣質品看起來不好看;好的吧,價錢昂貴,又買不起,現在有這些高質量的古代衣裳首飾擺在跟前,讓安然隨便挑,隨便選,哪能不高興呢。

    至于要去永安侯府,她是一點也不擔心的,畢竟還沒到訂親的時間,暫時還不用將永安侯府當作龍潭虎穴,不敢過去。

    當下安然按許夫人的吩咐,選了一套漂亮的衣裳和首飾,許夫人看女兒選好了,又吩咐道:“過兩天去永安侯府,你可要好好表現表現,爭取讓世子爺喜歡上你,知道嗎?”

    安然想到自己的任務,便開始探許夫人的口風,道:“娘,女兒不想嫁給那個永安侯世子,聽說他整天眠花宿柳,好色無度,這樣的人,哪是良人呢?”

    許夫人聽女兒這樣說,不由笑道:“傻丫頭,哪個男人不偷腥呢,這一個女人是偷,一群女人也是偷,有什么關系?只要正妻是你就行了,到時你生下孩子,繼承了爵位,其他女人再多,對你又有什么影響?”

    安然聽了許夫人的話不由無語。

    其實她早該想到的。

    從許安然給她的記憶中,她能看的出來,這個許家一直想巴結永安侯府,所以想讓女兒攀龍附鳳也很正常,但安然本來還想著,自己不能把人想的太壞,也許許夫人不知道永安侯世子的為人,只是有點攀龍附鳳,所以想把許安然嫁到永安侯府呢,那樣的話倒也不算大錯,頂多算識人不清,現在看來,根本不是識人不清那么簡單,分明是為了攀龍附鳳,明知對方不是什么好東西,也要把女兒往火坑里推,連女兒過的好不好都不會管。

    知道了這一點,安然對許夫人的觀感就down到了谷底。

    不過原身父母要喪盡天良,不管男方人品怎樣,為了攀附權貴,就是要賣女求榮的話,那看來要想推掉這門親事有點難了。

    本以為是個簡單的任務,她說不愿意就行了的,看這樣子,原身父母,為了攀上永安侯府,是一千個一萬個樂意,想讓她嫁永安侯世子的啊。

    這就有點難辦了。

    這樣一個簡單的任務,都有它難搞的地方,看來她以后要更加謹慎了,不能太自信了。

    安然知道許家為什么想巴結永安侯府,誰讓許家正在走下坡路,需要人脈呢。

    許家不算新貴,但也不算世家——她家是從太爺爺這一代發起來的。

    許安然的太爺爺當年中了一甲進士,位列榜眼,之后做官也是做的風生水起,一路做到了閣老。

    可惜的是,虎父犬子,許安然的爺爺、父親都不是讀書的料,許家也一路走下坡路,也就是許安然的哥哥還有點能耐,如今已是舉人,全家人都將希望寄托在許大哥許江的身上,就盼望著他能一飛沖天,將來讓許家再現輝煌。

    ——而許家明知永安侯世子好色無度,還非要把許安然嫁給他,也是看中了永安侯府的能量。

    永安侯世子的姐姐,可在宮中做著貴妃呢,這要是攀上了永安侯府,對許江的前途是極有好處的。

    安然看許夫人這樣說,想著自己要直接拒絕這門親事只怕很難,不過沒關系,她還有別的辦法。
快速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