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kiwfuh.live)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二六八章 現實2

    也是安蕊活該,為了方便行事,就坐在安然旁邊,兩人中間坐著她的熊孩子。(www.kiwfuh.live)

    這下好了,安蕊完全沒想到火鍋會潑到自己這邊,她正準備看安然燙傷的好戲呢,哪知道自己成了被看好戲的那個人這火鍋燒了有一會兒了,已經開始沸騰了,所以這一鍋潑下來,安蕊猝不及防,全撒在胸口和腿上,當下便燙的慘叫起來。

    雖然這會兒是冬天,但因屋里有空調,所以安蕊穿的是冬裙和打底褲,火鍋湯水潑上去,迅速就與皮膚親密接觸,燙的能不疼么?

    當下安奶奶看寶貝大孫女燙傷了,不由慌了,道:“趕緊去衛生間,先用冷水淋著。”

    然后又朝站在一邊嚇傻了的安母吼道:“蕊蕊被燙傷了,你還不趕緊打120?!”

    “哦,哦,好。”回過神來的安母趕緊手忙腳亂地打120,一邊的安父不由皺眉,看了眼同樣嚇傻了的昊昊,知道孩子估計也嚇壞了,也不好責怪他了,于是雖皺眉,但也不好說什么。

    倒是昊昊在嚇壞了半晌后,不由因嚇壞了而哭了起來,道:“不是我弄的,我沒想往媽媽那邊弄,我要往二姨那邊弄的,不知道為什么,有東西推我的手,我都控制不住,火鍋就潑到媽媽那邊去了。”

    安蕊先前倒不知道這其中有安然做的手腳,只以為是兒子到底年紀小,不小心弄的,但這事是她讓兒子弄的,又不是兒子真的調皮,亂搬火鍋,所以也不好罵兒子。

    這時聽兒子這樣說,不由一愣。

    她不相信兒子會撒謊,畢竟無論他做了什么錯事,她從來沒罵過他,所以兒子根本不用撒謊來掩飾自己的錯誤,那也就是說,真的有東西推他的手,導致火鍋潑到了自己這邊?

    想起安母一直說安然有些邪門,問她可認識什么大師,要找大師收拾安然,安蕊不由看向安然,想著,明明火鍋該潑到她身上的,結果不但沒潑到,還潑到了自己身上,要是這事真是有人故意為之,那安然的可疑性最大。

    而安母這時聽了安蕊兒子的話,比安蕊還相信這事是安然做的手腳,畢竟她可是親自吃過她莫名其妙虧的人,當下不由看向安然,本來想說什么的,但看著安然那不帶一絲感情、像看死人的眼神,不由哆嗦了下,不敢說什么了她現在有點怕安然了,在沒找到大師收了她之前,別說說她什么了,還擔心對方會主動找她的麻煩,所以這會兒縱然覺得這事可能是安然干的,也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什么也沒說了。

    而她不說,其他人更沒心思說,因為安蕊疼的厲害,安奶奶和安蕊這兩個最愛找安然事的人也沒心思說,至于安心,她不會攙和這種事,安父呢,還沒想到有安然什么事,所以自然也沒說,于是一家人等120來了,便將安蕊送上了救護車。

    安蕊這次自作自受搞的后果挺厲害的,那鍋湯燙的她胸口和大腿相當嚴重,在醫院足足住了一個多月才出院,后期還需要休養和植皮。

    本來安然還給安蕊下了夢魘術的,現在看她受到的折磨比夢魘要厲害多了,就撤了她的夢魘,畢竟她都成這樣了,要再天天做噩夢,睡不著,只怕會死人的,安然暫時還沒對她動殺心,所以只這種程度就算了。

    不過安蕊算了,對安奶奶自然不會就這么算了。

    一想到安奶奶一個幾十歲的成年人,對當年尚是幾歲小孩子的自己那樣苛待欺負,惡毒到沒邊了,安然不收拾她才怪了。

    于是這一個多月,安蕊固然因燙傷痛苦,安奶奶卻也因噩夢連連痛苦天天在夢里被個魔鬼追,每天晚上都被噩夢驚醒,醒了除非不睡,只要入睡,就會再次做噩夢,接連一個多月做噩夢,沒睡好覺,能不痛苦嗎?

    這是安然的以牙還牙,當年安奶奶合著安蕊欺負年幼的她,安母又不保護她,恐懼之下,晚上經常做被長著一副可怕面孔的惡魔追著跑的噩夢。

    安然每每回憶幼年的經歷,都想著自己沒被安奶奶和安蕊欺負得性格或扭曲孤僻,或膽小懦弱,也算是老天保佑了,所以這會兒安然便讓安奶奶,也嘗一嘗自己當日的經歷。

    要不是讓她變成一個小孩,在夢里像自己那樣被人欺負操作起來只怕沒什么效果畢竟安奶奶是大人,變成小孩被人欺負也不會怕的要不然她都想讓安奶奶嘗一遍年幼的自己遭受過的一切了。

    總而言之,因為安蕊被燙傷,安奶奶做噩夢,安家今年這個年自然沒過好。

    而安然則在完成了這趟回去的任務收拾安蕊和安奶奶看安蕊住進醫院后,借口家里事多,她就不在家里添麻煩了,回了自己的住處。

    她可不想將一分一秒的時間,浪費在讓她根本不想呆的安家。

    那邊安蕊在疼痛稍減后,便仔細問起了昊昊那天的情況,聽昊昊說真的有東西推他的手,便將安母找了來,問她:“你上次說安然被邪崇附了身,我被燙成了這樣,你說,是不是她做的手腳?”

    安母想起安然那冰冷、猶如看死人的眼神,不由打了個冷顫,本想說有可能的話,到嘴邊卻變成了:“我也不知道。”

    其實說句實話,安蕊那樣倒霉,安奶奶又天天做噩夢,睡不好,安母心里其實是非常幸災樂禍的,想著你們也有今天,讓你們一直欺負我啊,真是老天有眼啊!只是面上不敢表現出來,怕安父和安奶奶責怪罷了。

    不怪安母這樣幸災樂禍,她雖然為了在安家過的好,一直對安奶奶和安蕊聽話,但那只是被安奶奶和安蕊欺負的,她不敢不聽話罷了,并不代表她喜歡被人欺負,所以這時看安蕊和安奶奶都過的不好,心里自然高興。

    所以這會兒想著這事要真是安然搞的,那她自然不能將她供出來,畢竟安然對自己不滿的程度,可比對安蕊和安奶奶的不滿程度差多了,自己當時找她的麻煩,她不高興,都能那樣整自己,就安蕊和安奶奶當年那樣欺負安然,安然肯定會更不高興,將來搞不好還會繼續整安蕊和安奶奶的,那豈不是很好?

    所以安母這會兒沒附和安蕊的話,一是害怕安然,二也是不想安然出事,想讓安然多折騰安蕊和安奶奶幾回。
快速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