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kiwfuh.live)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一零七八章 被吃絕戶的表妹16

    吳元娘看吳老夫人來了,提起這事,不由嘆了口氣,說實話,其實她是不想摻和母親和祖母之間的爭端的,雖然她肯定優先考慮自家母親的意見,但老太太的意見,她卻也不是輕易敢忽視的,畢竟雖然娘家需要靠她支撐,但她又何嘗不是需要娘家支持呢,她跟娘家,是相互依靠的關系,這種情況下,要得罪了老太太這個老祖宗,對她在后宮可沒什么好處。(看啦又看手機版m.k6uk.com)

    畢竟老太太雖然不管家了,但在大事上她是說的上話的,就算大伯老覺得老太太偏心,所以跟老太太不對付,但她也甭以為得罪了老太太,拉大伯幫自己就不用怕了,畢竟大伯老覺得他們二房占了便宜,就算她跟老太太關系僵了,也不見得大伯就會幫自己,指不定看老太太跟她關系不好了,還要心里高興呢,甚至覺得自己沒老太太支持了,沒靠山了,可以朝二房發難了,發起渾來,不知輕重,還要朝自己落井下石呢。

    所以這會兒看吳老夫人來了,說起這事,吳元娘也很是頭疼,當下只能裝作不知道她想法的樣子,道:“老太太,這個我也不清楚,母親說這樣安排,我就這樣弄了,有什么不妥嗎?”

    反正她已經把事情做了,想來她娘在府里也將風聲放出去了,現在老太太再來問,她這樣說了,想來老太太也沒辦法了,而她也能裝作不知道其中利害關系,不得罪老太太。

    吳老夫人看她這樣說,就知道她這是在裝傻,她是沒跟她提過這樁親事,但她想著吳二夫人肯定會跟她說的,自己就不用一再地說了,免得她不高興,以為自己幫安然挾恩求報,哪知道吳元娘就看到了這一點,裝起傻來了呢?這樣裝傻,自己的確沒跟她說過,她要真裝不知道,她還真怪不了她什么,于是當下吳老夫人只能道:“那下一次娘娘再給府里賜什么東西時,給然然和三郎一樣就行了。”

    聽她這樣說,吳元娘自然不會同意,畢竟她怎么可能反復,再說了,她始終是想站在她娘那一邊的,于是當下便裝作猶豫的樣子,道:“這不好吧?我先那樣表示了,現在又這樣表示,豈不是讓崔姑娘和方姑娘尷尬?”

    她這樣說也是很有道理的,吳老夫人聽了,不由嘆了口氣,想著自己這是被吳二夫人和吳元娘先斬后奏了啊,人家先做成了事實,自己再讓她們改過來就難了。

    這也是沒辦法的事,要擱了自己年輕掌權那會兒,誰敢跟自己玩這一手呢,現在自己老了,退居二線了,她們也不把自己當回事了。

    算了算了,不行就不行吧,強扭的瓜不甜,自己非要三郎娶然然,縱然三郎愿意,兒媳婦不愿意,還是算了吧,免得強行嫁過來,到時兒媳婦找然然的麻煩,自己要是又走了,到時誰能護住然然呢?三郎孩子雖不錯,只怕也是不敢為了然然跟他媽作對的,所以就算了吧。

    吳老夫人看事已至此,只得罷了,不過,雖然已經有些想通了,但一想到吳二夫人和吳元娘做的手腳,還是有些不快活,當下便心灰意冷地跟吳元娘道別。

    吳元娘看吳老夫人一臉喪氣的模樣,也有些不忍,當下便道:“老太太,非要三郎娶然然嗎?”

    吳老夫人淡淡地道:“不娶的話也行,將她的財產還給她就是了,不過,咱們家可沒上百萬兩的銀子還她,要是不給她個交代,然后又不還錢,這種不要臉的事我還做不出來。”

    吳元娘聽了吳老夫人的話,不由臉上火辣辣的,她聽母親提過,修省親別墅,因家里沒錢,將方表妹的財產全花光了的事,而她母親,明顯抱的就是老太太說的這種既不想要方表妹、也不愿意還她錢的想法,所以這時被吳老夫人點破說出來,吳元娘能不覺得臉上火辣辣臊的慌么?

    吳元娘當下噎了會方道:“老太太,這事我做不了主,也許你可以勸勸我娘。”

    吳老夫人淡淡地點了點頭,不置可否。

    她現在心里,已經沒了非要將安然嫁給吳三郎的想法了,免得將來自己過去了,沒人罩著安然,安然會被吳二夫人欺負。

    看吳老夫人沒邀請自己,一個人進宮看吳元娘,吳二夫人便知道,她只怕多半是跑去吵方安然的事的,不過她不擔心,因為她知道,女兒不會出爾反爾的。

    不過她還是預估有誤,這不,老太太回來沒多久,吳元娘就請她進宮說話。

    身為賢妃,吳元娘還是有宣家人進宮的權力的。

    吳二夫人看女兒找自己,便趕緊進了宮,問道:“娘娘,有什么事?”

    吳元娘便問道:“娘,你真不想三郎娶方姑娘?”

    吳二夫人沒想到女兒竟然還真是為了這事問她,她本以為女兒不會改變主意的,也不知道吳老夫人是怎么跟女兒說的,竟然讓女兒在這事上猶豫起來,當下不由緊張,怕女兒別被吳老夫人洗了腦,改了主意,于是當下便斬釘截鐵地道:“當然!她命格不好,刑克親人,我是不可能讓你弟弟娶她,危害到咱們家人的。”

    她還是不說真實原因,只一口咬定這個。

    但她不說安然的錢被她花光了,現在變窮光蛋了,她看不上她了,不代表吳元娘不會說,當下吳元娘便無奈地道:“娘,先前老太太過來,說咱們家用光了方表妹的錢,不讓弟弟娶她,不好交代,畢竟咱們家又沒上百萬的銀子還方表妹,所以,對這個事,娘是怎么打算的呢?”

    吳二夫人聽吳元娘提起錢的事,說心里話,吃到了嘴里的東西,她當然是不會吐出來的,不過她自然不能這樣說,于是當下便含糊其詞地道:“修省親別墅,又不是咱們這一房修的,是為了整個家族的榮譽修的,總不能讓我們這一房還錢吧?到時老太太他們總是有辦法的,你不用擔心。不管怎么說,總不能為了還錢,就把你弟弟賣了吧?那成什么了。”
快速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