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kiwfuh.live)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一一三一章 忍忍就過去了

    與尋常人家成親當日才把大部分嫁妝帶過去不同,大周皇子成婚前一天,皇子妃便要將陪嫁妝奩送入皇子府中。(m.k6uk.com看啦又看手機版)

    于是,五月十七這日,第四莊內的人在秦氏的指揮下,天不亮就開始挑著燈籠把嫁妝仔細抬出來裝車了。待到吉時,在震天的鞭炮中,秦家的族長秦德、小暖的舅舅秦正田等二十余族中男丁女眷,將小暖的陪嫁,整整齊齊的一百二十車嫁妝送往晟王府。

    拉嫁妝的馬車俱是高頭大馬,馬脖子都上掛著紅綢,車上的嫁妝也用鮮亮的紅綢花裝飾著,只裝飾馬匹車輛的紅綢就用掉了二十余匹絲綢!

    莫說車上拉的嫁妝都是什么,就這鮮紅的嫁妝車隊往外一走,就亮瞎了圍觀眾人的眼,暗道一聲陳小暖家不愧是開綢緞莊的,有的是布。

    押送嫁妝的黃子厚笑容滿臉實則心中沒底,動用這批上等紅綢姑娘并不知情,這是夫人的主意,等姑娘知道了,還不曉得要怎么罰他們呢。

    當時黃子厚還勸夫人說,即使不用紅綢,姑娘的嫁妝也能亮瞎人眼,用這些只是錦上添花。但秦氏異常堅決地道:“這節骨眼上不添花,什么時候添?用,挑最好的用!”

    夫人向來節儉,但在姑娘身上卻是真舍得花銀子,連身為管家的黃子厚都算不清姑娘的嫁妝和準備親事花去了多少銀子,因為最近莊子賬上的錢,向流水一樣向外出。

    “咯噔!”

    馬車輕微咯噔了一下,嚇得秦二舅和秦德立刻轉頭察看。這第一輛馬車上拉的是建隆帝所賜的玉幣,這是小暖的身份象征,一點也磕碰不得。后邊也碰不得,第二輛馬車上拉的是建隆帝賜的其他珍寶,后邊三輛馬車上是太后賜的,再后邊是皇后賜的……

    馬車進京后,前有鳴鑼開道,送嫁的車隊經過熙熙攘攘的街道,由宮中太監和晟王府的侍衛陪著,將這些金貴的嫁妝送入晟王府,秦德等人懸著的心才算放下。

    王府的大管家看到連綿不絕運進來的嫁妝,連連告訴自己這是王妃的嫁妝,不歸自己管,心里才敞亮了些。

    晟王府內的侍衛仆從將嫁妝卸下車,按照秦家人的指點布置喜房和屋子后,又在前院設珍饈酒宴二十桌、御酒二十壺,并設禮樂款待王妃族人。秦德雖然做足了心理準備,但見了這樣的陣仗,還是呆成了一根木頭樁子。

    司天監官員報吉時已到后,禮樂聲起,鴻臚寺官員引著王妃族人入宴時,秦德都不知該邁哪條腿,還是秦二舅硬拖著他,才入了宴。

    秦德暈乎乎地喝下鴻臚寺少卿給斟的御酒,再拿筷子小心翼翼地品著桌上根本沒見過的珍饈美味,感慨萬千。這是秦德人生中最高光的時刻,待吃完酒宴回第四莊下馬車時,他的腿還在打著飄,不住地跟自己的兒子說,“人往高處走水才往低處流,你們可不能學正埔,得學正田,一定要有出息!”

    秦氏嫁女,身為長兄的秦正埔卻不在受邀之列。村里人只當他少吃了一頓喜酒罷了,哪能想到他錯過的是這天大的榮光。

    將小暖的嫁妝送入晟王府后,第四莊的主院和兩個跨院都空了。秦氏謝過從村里趕過來送嫁的族人后,請人帶他們下去歇息,她看著空蕩蕩的院子,心里沒著沒落的。

    在一片嘈雜聲中,秦氏回到亂糟糟的內院,坐在擺滿東西的炕頭上,依舊沒著沒落的。

    她養了十六年、當眼珠子一樣疼著的閨女,要嫁人了,嫁的還是天底下最尊貴的人家,夫家有全大周最惹不起的正房婆婆,更更惹不起的公公,還有個事多得不行的太婆婆。萬一她們聯起手來欺負自己的閨女,該怎么辦?

    待到晚上,讓人把小草帶去西屋歇著后,秦氏看著乖乖坐在自己面前的小暖,很想跟她說,“小暖啊,咱不嫁了成不成?”

    小暖被娘親這愁眉苦臉的模樣鎮住了,既然接下來的話讓她這么說不出口,那就干脆別為難娘親了,反正她啥都知道,“娘也累了一天了,咱們早點歇著吧?”

    這可不行,還有正事兒呢。

    秦氏用力眨巴眨巴眼睛,把不爭氣的淚珠子都眨巴沒了后,才從箱子里非常沉重地拿出一個小盒子。她打開盒子,取出只有幾頁紙的一本書,翻開遞給閨女,很嚴肅地開始了她身為母親,在女兒出嫁前一晚必須要做的事,“明天晚上,你和三爺就要成為夫妻了,這圖你先看看。”

    小暖低頭,就推翻了以前的一大結論,原來,大周還有跟小草一樣的靈魂畫手!

    不對,他的靈魂還跟小草不是同一類的,小草的畫能讓人看了心情大好。這位畫手的畫,為了突出洞房花燭的重點環節,特地夸大了人體的關鍵部位,讓人看了就覺得……嗯……非常膈應,想把畫摔到他臉上去,再狠狠地踩上幾腳。

    大周的姑娘們出嫁前看的竟是這種畫,可想而知她們是抱著什么心情拜堂的。

    見女兒一臉忍不了的樣子,秦氏安慰道,“你別多想,到時候眼睛一閉,就算再疼也要忍著不能鬧,一小會兒就完事兒了。女人……都是這么過來的,等有了孩子,你就算熬出來了。”

    小暖抬頭見了娘親認真又痛苦的臉,恨不得立刻讓綠蝶去把渣爹拉出來鞭撻一頓。男人最渣的一點,就是在這件事上虐待自己的女人。

    小暖把畫冊扔在一邊,忍不住抱著娘親低聲道,“娘,不是所有男人都跟我爹一樣惡心的,娘再找個人過日子吧。不論他的出身、地位,只要娘看他順眼,他心里也有你,想跟你踏踏實實地過日子就成,娘再給我和小草添幾個弟弟或妹妹……”

    還不等小暖說出,秦氏就不輕不重地拍在她的背上,“瞎說啥呢,你都要成親生娃兒了,娘再嫁人生娃算啥,讓人笑話嗎?娘覺得現在就挺好,現在就盼著你和小草都能好好的。”

    “別管他家里多鬧心,三爺是個好男人,你嫁過去了就踏踏實實地跟他過日子。不過,他要是敢找女人回去欺負你,你也別忍著,回來咱們合計好了,就拿著他當初寫的承諾找上門去,跟他合離……”

    秦氏初嫁女,不放心地一件挨一件地叮囑著,小暖聽了一會兒,就迷迷糊糊地睡著了。

    她覺得自己剛睡著,就又被娘娘晃悠醒了,“小暖,該起來梳妝了。”

    啊?小暖迷迷糊糊地揉了揉眼,才發現天已經大亮。五月十八這一日,終于到了。
快速时时彩 云彩娱乐首页 528千炮捕鱼网络版 卖给女人什么东西赚钱 成都麻将算法 微帮平台靠什么赚钱6 单机捕鱼达人2无限金币 温州人赚钱领域 闲来湖南麻将下载 阿甘赚钱 篮球队门票赚钱 辽宁阜新麻将玩法 靠文化怎么赚钱 梦幻诛仙2什么职业好赚钱吗 掌心福州麻将作弊器 现在集上买啥赚钱 三级心理咨询师能赚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