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kiwfuh.live)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635章 奔赴嵐城

    “你快起來,我這不興動不動就跪啊拜啊的規矩。(www.kiwfuh.live)”

    曲意摸了摸眼角,點了點頭便站了起來。

    “可是小姐,這必然是一項不少的花銷,您為何不一次性給一筆銀子便算了呢。”

    “這筆銀子是要給的,那是賠償,也是安置費。只是一條人的命,不止這些錢。話說回來,我也算是個商人,但也是個有良心的人。我這么做,是希望他們以后日子過的好一些,對我如意軒和白氏的恨意少一些。”

    更重要的是,不管是不是她的目的所在,這確實是一個很好的收買人心的善事。

    如此一來,那些為如意軒做事的人,便會踏踏實實的為她做事,也免顧了他們的后顧之憂。

    能開出好福利的商行有很多,但如此人性的商行,可并不多啊。

    “如意軒有今天,并不是我一個人的功勞,是大家一起努力得來的,我外祖曾經跟我說過一句話,做生意,有出才有進。最重要的是,不能寒了為我們效力的人的心。”

    “小姐…您有大智,奴婢謹記您今日的教誨。”

    說著,曲意便又要拜下去。

    有句話叫,聽君一席話,勝讀十年書。沈君茹這是在教她,不管是為人,還是處事,她要學的,還有更多。

    沈君茹忙抬手扶住了她。

    “我會將冬梅和關峰留下協助你,接下來的事,你全權負責,可能辦好?”

    曲意一愣,本就將臨川這邊的鋪子全權交給她打理了,如今這么大的事,還交給她,這是對她的信任,也是對她的實力的考量。

    “奴婢謝小姐給奴婢機會,奴婢一定不辜負小姐期望。”

    微微點了點頭,沈君茹將一個刻著“如”字的玉牌遞給了曲意,“這是如意軒出了京城外開的第一家分店,也是第一仗,可一定要替我打的漂亮些。”

    曲意微屈膝,雙手高奉,接過玉牌,保證道。

    “奴婢,定不辜負小姐!”

    曲意領了玉牌離開之后,沈君茹便將冬梅和關峰都喚了進來。

    她手里握著一封一直沒舍得打開的家書,是從漠北邊境快報而來,壓抑不住的思念,讓她想要不顧一切的,來一趟說走就走的行程。

    “你們兩個暫時不要回京,先留在這幫助曲意料理后面的事情,該怎么做,我也都吩咐給曲意了,我只有一句,不要虧待了跟著我們的人。”

    “奴婢明白,那小姐你…”

    “我要去一趟嵐城,此行蹤,只有你二人知曉,切莫透露給旁人。”

    “九殿下和莫大人都不行么?”

    “恩,誰都不要說。”

    耳朵尖尖微紅,她這是要千里尋…尋那個人去,且不說還未婚配,沈君茹將一封用蜜蠟封好,并且戳了自己私印的信遞給關峰。

    “找靠譜的人送回去,務必交到父親的手上。”

    “是,屬下明白。”

    “恩,我走之后,冬梅便交予你了,待回程時,我會再讓人送信來,屆時一同回京。”

    關峰傻愣愣的笑了笑,抬手撓了撓后腦勺,虎頭虎腦的樣子,哪似平日那般精明模樣?

    倒是冬梅,微微紅了臉頰,從小到大,她還從來沒跟小姐分開過那么久,還有點不舍的拉了拉沈君茹的袖子。

    “小姐,你帶我一塊去吧,路上我也好照顧你的生活起居呀?沒我做的餐食,您吃的慣么“

    “你啊,先前就是用這借口騙著來了臨川。只是那漠北嵐城可不比這臨川,更沒有九殿下和莫大哥同行。此番我輕車簡從,映月與我同去便可,我順道考察一下那邊的前景,也許可以在那邊開立分店也說不準。”

    什么考察,什么開設分店?根本就是借口,她啊,這是要去尋秦王殿下去了。

    冬梅依依不舍的扯了扯沈君茹,淚眼汪汪也沒能再打動她,只得多準備了些點心衣物錢財等讓沈君茹帶著。

    并且還一遍又一遍的囑咐映月,小姐愛吃什么,愛喝什么茶,睡覺的時候喜歡燃什么香,越說越眼淚吧嗒的,嚇的映月都不敢與她提起大小姐的事。

    告別了鳳清風和莫未夕,沈君茹也只道還要處理一些生意上的事,就不跟他們同行了。

    鳳清風倒也不疑有他,畢竟她身邊也有可用之人。

    而沈君茹的馬車,出了城門,稍稍兜了個圈,確定沒人跟著,便調轉馬頭,直奔漠北嵐城。

    越往北,民風越顯彪悍,南北方的差異便漸漸顯露。

    相比京城和江南水鄉的繁華,北邊便顯得貧瘠許多。

    沈君茹活了兩世,還是第一次往漠北走去。

    要說,在京城還沒感受到戰爭的逼近,越是往北,越是靠近邊境位置,便越是能夠真切的感受到。

    也許是幸運,又或是有映月相互,這一路行的還算安全,劫匪、山匪都沒碰到。

    一路急行至嵐城,便被攔下來了。

    “嵐城已封,只許出,不能近,便是要出,還得有通關令碟。”

    竟是在臨門一腳處被攔下了。

    “小姐,進不了。”

    馬車里的沈君茹,一路顛簸過來,路上幾乎沒好好休息,本就疲憊的很了,沒想到,到門口了還進不去。

    微微撩了車簾,對守城門將道。

    “勞煩小兄弟向秦王殿下通傳一聲,就說是京城來的摯友。”

    守衛猶豫片刻,打量了一下馬車,車輪上都是泥,想來是行了很遠的路程。

    道了聲“等著。”便入了城去。

    此時,鳳珉正端坐在沙盤前,身側立著宋孑、辛老將軍等。

    “上次燕軍吃了虧,這次不敢貿然進攻,屯守城外三十里,正是我乾國與燕國交界處。殿下,咱是攻,還是繼續守?”

    辛老將軍指著沙盤上的位置,說道。

    “我方糧草如何?”

    “本應充裕,只是吸納了數萬曼羅子民,縱使將部分送入其他城池,但還是不小的人口。再者…畢竟曼羅毀與我乾國之手,恐那些曼羅人會有二心,不敢太過分散,大多還是扣押著。”

    宋孑稟明,時間緊迫,又后撤的突然,這些人,若是暴動起來,內有外患齊發,對乾國來說無疑是災難!
快速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