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kiwfuh.live)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318肉菜

    那皇兄盤算的事情,也就不成了。(手機閱讀請訪問m.k6uk.com)

    尉遲敬擺擺手,示意他先坐下來,“再說吧!到時候看小魚兒的意思,我們再決定要怎么幫?”

    獨孤皇室以前除了景然也確實是找不出來能擔當此重任的人了。

    不管于公于私而言,那孩子現在看來都是最合適的人。

    “那景兒呢?既然皇兄已經知道了,也不知道他打算怎么辦?”

    真是一個兩個的一點都不省心,你說你好好的做你的景王,以后等著繼位多好。

    可你偏偏要玩出來什么假死的把戲。

    “景然的身子骨有點虛,你也知道,他那次在巫族為鎮壓那黑暗獸受了重傷,加上體內又有魔氣,恐怕……”

    尉遲敬老爺子話說了一半,剩下的就讓人忍不住自行腦補了。

    反正他是答應了景然,不會把他的身份給說出來。

    不是他有心對江蘇隱瞞,實在是他覺醒了自己巫神記憶之后,里面的很多事情除了找和自己身份一樣的景然說一說,要是告訴了江蘇他也聽不明白。

    江魚味一直感覺自家家養的小妖精有問題。

    但是,先前她一直忽視了問題的所在。

    終于,在她又想到那位景然前輩的時候,還有自己詢問景然前輩的消息,陵游大哥吞吞吐吐的態度,她才鬧明白這問題出在什么地方。

    農學書院現在第一批子弟已經培訓的差不多了。

    再過些時日,最后對他們進行一次結業測試。

    結業考核之前,很多人都已經確定了自己以后的就業方向。

    有喜歡安定的人打算還是留在江州幫忙管理種植,也有一些家里面比較富裕的人家的子弟,喜歡農學書院的氣氛,便申請直接留下來當先生。

    還有很少一部分人,在上了這么長時間的課,知道了整個光明大陸還有那么多神奇的地方,便決定要出去走一走。

    美食一條街現在已經發展的很好。

    即便是巫廚小店的位置是在美食一條街的最深處,但是凡是來江城縣的人,大多還是沖著小店的美食而來。

    《點菜菜譜》和專門為農學學院先生提供的那種特殊的點菜渠道現在自然還不能完全普及。

    “要只是農學學院的內門弟子,倒也是可以。隨著巫廚小店能量的發展,倒也能跟得上。”

    酒家老爺子給江魚味提出來這樣的建議。

    主要是他在農學書院當聘用先生的時候,看中了一個特別樸實的好后生。

    “這件事我會認真考慮一下,然后去找孔山長商量商量,若是可以的話,三天后就可以制定出來具體的方案了。”

    江魚味也覺得把《點菜菜譜》給推行出去不錯。

    可問題的關鍵是,每一份《點菜菜譜》都需要耗費大量的能量值。

    若是需要持續發展,必須要保證巫廚小店的正常運行。

    江魚味去找了孔先生的結果就是,決定了以后農學書院的所有正式先生和每三年一屆的優秀學子可以得到一本《農學》作為獎勵。

    但是,《農學》是屬于大家的知識和經驗匯總之類的書籍空間。

    里面可以存在一些種子,隨著以后的更新還可以做一個農業試驗。

    至于提供像孔山長那般的先生待遇,那是沒有的。

    “我們開辦農學書院的目的是為了幫助整個光明大陸,既然他們來了這里,我們也是用心教授。”

    “教是我們的責任,學同樣是他們身為學子的責任。如此,我們就更不應該助長這些子弟的享樂之風。”

    孔垂楠倒是同意弄出來一本類似于《師典》的東西。

    卻很不贊同將巫廚小店的美味菜品也放到里面。

    本來命名為教師法則之類的那本,也正式給命名成了《師典》。

    同樣,在孔垂楠的建議之下,也并不是每位來農學書院的先生都能擁有一本屬于自己的《師典》。

    “至少要任教合格五年以上,要不然會有人沖著我們的《師典》來。”

    孔垂楠是感覺這位江小友很單純,所以涉及到人心險惡這些事情,他就不能不出面多說兩句。

    有一位仁慈的君主,對于整個國家的百姓來說,都是一件幸事。

    但是,身為合格的君主,也決不能一味的仁慈下去。

    孔垂楠是知道那位的態度,也是一心一意的想要管好農學書院的事。

    江魚味當然是知道這位先生的好心,他既然這么說了,自己自然也就不好反駁什么。

    便笑著應了下來。

    但是,作為第一批的先生,像酒家老爺子和之后忙完了堤壩之后就會正式來書院的海家老爺子,他們都是必須要給《師典》的。

    其實江魚味對于農學書院的事情,管的真的不太多。

    “剛開始確實是我一手在籌備,但是大家知道了之后,都有幫忙。現在有了孔先生之后,他更是真的把書院當成了家。”

    說起來,江魚味感覺這一段時間,自己忙得真的是挺亂糟糟的。

    這種感覺好像自從去了巫族收拾了那圣女之后,就開始了。

    反噬!

    以前倒是聽自家姐姐提過這回事,她還說到了一個什么北域家族。

    但那個時候她以為這都是姐姐在給她講故事,壓根沒有當回事。

    小巫聽到自家主人在說話,便馬上興奮的蹦了出來。

    因著小巫的修為提高,江魚味便讓它偶爾也來農學書院幫一下忙。

    畢竟,大家看到的只是局部,它身為一個小智能,還可以隨時幫忙測量一下整體的數據。

    是以,在農學書院里面的人,都知道巫廚小店有一個粉色的小可愛小靈物。

    “我知道,就是感慨了一下。”

    眼看著自己先前想準備的農學書院已經正式走上了正途,江魚味覺得這里面也就沒有多少自己的事了。

    加上現在巫廚小店的菜品,不管是她在什么地方,都可以隨時在靜止空間不限時間開始制作。

    外加上還有江蘇前輩和海寧,酒水方面和對外方面都有酒娘,到時候即便是自己離開了,尉遲爺爺也不會太受累。

    如此,江魚味便決定至多再等上一兩個月的時間,就準備離開江城縣了。

    小巫見自家主人有了這般想法,便也開始盤算著,是否要開始計算能量值,然后直接回去了。
快速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