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kiwfuh.live)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一千七十五章 東城設伏

    略陽軍營,帥帳。(m.k6uk.com看啦又看手機版)

    劉秀盤膝而坐,在他面前的桌案上,擺放著一排的弩機,有大有小,木制、鐵制,一應俱全。

    來歙、銚期、祭遵、龍淵等人站在桌案前,每個人的手里都擺弄著一臺弩機。

    來歙邊看邊忍不住贊嘆道“杜陵還真是名副其實的機關術高手,這弩機做的,也太精致、太巧妙了”

    他不是習武之人,但即便如此,他都對手中的弩機愛不釋手。

    劉秀舉目看向來歙,問道“來大夫,洛陽的工坊能不能仿制出這些弩機”

    “這”來歙仔細看了看,緩緩搖頭,說道“陛下,這些弩機看起來就很精巧,里面的機關部件,定然更加小巧精妙,工坊的工匠只怕是難以仿制。”

    劉秀意味深長地說道“倘若我軍將士,能大規模裝備這些弩機,隴軍、蜀軍,皆可不放在眼里了”

    銚期連連點頭,說道“哪怕哪怕只弄到一千套,微臣睡覺恐怕都會笑醒啊”

    他是衛尉,負責保護天子安全的,倘若皇宮侍衛都能裝備這些弩機,他也就高枕無憂了。

    劉秀聞言,眼眸閃了閃,說道“弄到一千套,或許也不是沒有可能”

    祭遵正色說道“今日我軍收集的弩機,共有六百多臺,其中的三百多臺是這種連弩,這種放在背后的扇形弩,有兩百臺,長條型的腿弩有一百多,碗弩只有幾十,恐怕,我們連五十套都組不出來。”

    他們繳獲最少的就是碗弩,碗弩的體積最小,內部的部件最為精細,制造的工藝也要求最高,在這些弩機當中,它的確是最難制造的。

    劉秀從桌案上拿起一臺碗弩,在手中把玩。

    鐵制的碗弩,上面有條小繩索,一邊鏈接弩機,另一邊有個圓環,圓環可以套在手指頭,只有手指一鉤動,便可觸發弩機內的機關,讓弩箭彈射出去。

    劉秀邊擺弄著碗弩,邊意味深長地說道“積弩營,是由杜陵一手創建起來,這次投入到略陽的攻城戰中,是積弩營的首戰,結果,首戰就失利,你們說,杜陵能咽下這口氣嗎”

    來歙正色說道“不能杜陵和金丹一樣,皆是心高氣傲,常以世外高人自居,說是不好功名,不愿為隗囂效力,可他們的吃穿住行,又有哪一樣不是靠隗囂資助

    說好聽點,他們是自命清高,說難聽點,就是沽名釣譽”

    稍頓,他又道“這次杜陵的積弩營吃了虧,杜陵一定會大動肝火”

    劉秀笑了笑,說道“失了面子,杜陵必然要想方設法的找回來,明攻占不到便宜,那么,他只會選擇”“暗取”

    來歙下意識地接話道。

    銚期和祭遵對視一眼,驚詫地問道“陛下的意思是,杜陵會讓積弩營趁夜偷城”

    劉秀點點頭,說道“如果我是杜陵,我一定會這么做,而且,我一定會夜襲東城”

    正所謂從哪跌到,就從哪里站起來。

    在東城吃了虧,那么,就要在東城這邊打開個缺口。

    看眼一臉驚訝的來歙、銚期、祭遵等人,劉秀含笑說道“今晚,把東城的守衛都撤了吧,當然,也要留下些人裝裝樣子,前幾日,不是在城內抓了一些帶頭搶掠的賊人嗎

    讓他們都穿上軍裝、甲胄,代替守衛。”

    銚期問道“陛下,積弩營今晚就會來偷城”

    劉秀搖搖頭,說道“我不知道,不過依照我的猜測,他們很有可能會來,就在今晚”

    因為今天的仗打得太激烈,無論是隴軍、蜀軍,還是己方的將士,都拼盡了全力,打得精疲力盡。

    杜陵不知道今日之戰過后,隴軍和蜀軍還會在哪一天能像今日這么拼命,所以,他應該會抓住今天的機會。

    銚期兩眼放光地說道“陛下,微臣現在就去東城那邊部下伏兵”

    劉秀點點頭,說道“第孫和次況一起去吧”

    “喏”

    銚期和祭遵拱手答應一聲,而后雙雙向外走去。

    來歙難掩臉上的喜色,說道“陛下,如果今晚能全殲積弩營,既能除掉我軍的一個心腹之患,又可讓我軍繳械一大批的弩機不管杜陵的為人如何,他的機關術,著實是厲害”

    劉秀說道“隗囂的手下確有不少的能人,只可惜,隗囂的野心太大,私心也太重。”

    他們正說著話,一名侍衛走進來,向劉秀拱手施禮,說道“陛下,李遲兄妹求見,說是給陛下送來飯菜和肉湯。”

    劉秀聞言笑了,摸了摸肚子,說道“還真有些餓了。”

    來歙也樂了,感嘆道“這個李遲,倒是個會來事的人”

    真是抱上陛下的這條粗腿后,就再也不松手了。

    看來,這個李遲想要的,也不僅僅是得到陛下的庇護,好帶著他妹妹開門立戶,他想要的,還應該包括仕途。

    當然,李遲做法也無可厚非,無論換成誰,得到這么好的機會,都會牢牢抓住的。

    來歙也并不討厭李遲這個人。

    劉秀對侍衛說道“請他兄妹二人進來吧”

    “是陛下”

    侍衛答應一聲,快步走出去。

    時間不長,李遲、李春月兄妹從外面走進來,身后還跟著兩名各提著兩只木桶的家仆。

    劉秀讓洛幽把桌案上的弩機都收起來,然后他站起身形,樂呵呵地走到木桶前,問道“李公子今晚做了什么飯菜”

    李遲連忙把四只木桶的桶蓋全部打開,一只木桶里裝著肉湯,一只木桶里裝著白米飯,另兩只木桶里,一桶是紅燒肉,一桶是菜丸子。

    李遲搓著手說道“陛下,這些都是一場家常便飯”“家常便飯好啊我也是好久沒有吃過了。”

    說著話,劉秀直接從木桶里拿起一顆菜丸子,咬了一口。

    菜丸子里混著面,其中的蔬菜主要是蘿卜,還有少許的蔓菁大頭菜、楚葵水芹。

    吃起來脆脆的,咸中帶著甜,甜中還透著香,回味無窮。

    劉秀把剩下的一半菜丸子也放入口中,咽下之后,看向李遲,問道“這菜丸子也是你做的”

    李遲欠了欠身,說道“希望能合陛下的胃口”

    “做得真不錯”

    劉秀點頭稱贊,李遲的廚藝是真的很高明,同樣的食材,別人就做不出這種味道。

    劉秀又拿起一顆菜丸子,同時招呼在場的眾人,說道“來、來、來,大家一起吃”

    李遲、李春月兄妹,也和劉秀有過幾次接觸,感覺劉秀這位天子,既隨和,又平易近人,別說完全沒有天子的架子,恐怕一般的縣府官員,其架子都要比他這位天子還大呢看到劉秀一口一顆菜丸子,吃個不停,李遲也是十分的興奮,說道“如果陛下覺得草民的廚藝還過得去,以后陛下的飯菜,就都由草民來做吧”

    劉秀仰面而笑,他是出來打仗的,不是出來游山玩水的,自然不會帶上御廚。

    本以自己為在略陽的這段時日,吃的方面會很難熬,沒想到,出現一位李遲,倒是完美地解決了這個問題。

    他笑道“如此,就太麻煩李公子了。”

    李遲連忙躬身施禮,說道“陛下折煞草民”

    “你們兄妹吃過了嗎”

    “呃這”“既然還沒吃,那就坐下來一起吃吧”

    吃得好,滿足了口腹之欲,人的幸福感便會提升,情緒也會自然變好。

    劉秀現在就處于這樣的狀態。

    他接過洛幽盛來的飯菜,拿起筷子,大口吃起來。

    李遲做得紅燒肉也好吃,瘦肉不柴,肥肉不膩,入口即化,滿嘴生香。

    洛幽給劉秀盛了一大碗的紅燒肉,他竟然都吃光了。

    平日里,劉秀的食量并不是很大,今晚他倒是食欲大開,足足吃了兩碗米飯,還有一大碗的紅燒肉。

    洛幽在旁看得都直咋舌,忍不住小聲提醒道“陛下,晚上不宜吃得太多。”

    劉秀聞言,放棄盛第三碗飯的沖動,他放下碗筷,接過手帕,擦了擦嘴角,對李遲笑道“等打完這一仗,我是真想帶李公子回洛陽啊”

    他只是隨意地感嘆了一句,李遲倒是打蛇隨棍上,立刻屈膝跪地,向前叩首,大聲說道“草民謝陛下隆恩”

    劉秀愣了愣,接著哈哈大笑,這個李遲,還真是個機靈鬼,自己隨口這么一說,他倒是沒客氣,立刻貼上來了。

    劉秀畢竟不是普通人,而是天子。

    對于天子而言,就沒有這么一說的說法,天子乃金口玉言,說出的任何話,都是口諭。

    “好既然你愿意隨我去洛陽,等打完這一仗,你就跟我一起走吧”

    劉秀也不討厭李遲,反而還挺欣賞他的,尤其是他的廚藝。

    李遲激動萬分,再次向前叩首道謝。

    接著,他小心翼翼地說道“陛下,草民草民還想帶上小妹”

    聞言,劉秀看向李遲的眼神又柔和了幾分。

    劉秀自小就沒爹沒娘老娘回娘家了,被叔父收養,后來跟隨大哥起事反莽,大哥、二哥、二姐又相繼蒙難,兄弟姐妹六人,最后只剩下他和大姐、小妹三人。

    正因為這樣,劉秀越發重視親情,他也喜歡重視親情的人。

    李遲在這一點上,恰巧投了劉秀的所好。

    他點點頭,說道“等到了洛陽,我為你兄妹二人置辦一座大宅子。”

    他一句話,讓李春月也激動起來,和李遲一樣,向劉秀跪地謝恩。

    劉秀又喝了兩碗肉湯,這才算心滿意足。

    李氏兄妹帶著家仆,美滋滋地向劉秀告辭,回往李府。

    李府珍貴的食材有不少,本來他兄妹二人還不太敢動,擔心都吃光了,父親回來,會責罰他二人。

    現在他倆有了天子做靠山,自然也就再無顧慮,把家中的食材統計了一下,打算在接下來的時間里,將這些食材統統用光。

    晚上吃得太多,劉秀在帥帳里坐著難受,帶著黑毛出去散步,順便到東城那邊看看銚期、祭遵的設伏情況。

    劉秀和黑毛來到東城這里的時候,舉目向城頭上看,能看到一排排的火把,以及零星的崗哨。

    這些崗哨,都是銚期從大牢里提出來的犯人,銚期向他們許下承諾,只要這幾天他們在城頭上放哨放得好,所有的罪名,便可以一筆勾銷。

    犯人們聽后,自然是喜出望外,不就是放幾天的哨嗎,這有什么難的

    如此就可以抵消自己的罪行,天下再沒有這樣的好事了。

    牢中的犯人們,幾乎連猶豫都沒猶豫,爭先恐后的接受了銚期開出的條件。

    他們不知道的是,這個看似讓他們占了極大便宜的條件,實際上是為他們開啟了陰曹地府的大門。
快速时时彩 船运行业赚钱吗 成都麻将算牌技巧 陕西钉钉推广员赚钱吗 湖南幸运赛车 免费单机麻将不用流量 捕鱼平台注册推广送金币可下分 湖南牵手麻将作弊软件 如意彩票游戏 很能赚钱且用时少的有什么职业 江西多乐彩 任九能赚钱吗 31选7 流量为王赚钱的例子 广东十一选五 山东种什么树最赚钱 赚钱宝二代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