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kiwfuh.live)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六百零六章 軌跡駕臨(二)

    雖然大家都知道,安小語就是傀儡堂的敵人,雖然上一次跟他們戰斗的其實是虎穴,但是他們都清楚,所有的一切都是安小語在背后操縱者,所以從心底里,他們還是有點抗拒安小語的。(手機閱讀請訪問m.k6uk.com)

    但是,六位一體的神奇現象,實在是太過讓人驚奇了。在安小語出手的時候,他們甚至屏住了呼吸,背后被汗水浸透。這是一種來自于天地本源的震懾,讓人根本提不起一點反抗的心思。

    安小語利用六位一體,將啟松身體里的毒素祛除,代價是獲得了衛星開發合作當中更多的利益,在這一點上面是劉欣來談的。安小語能夠給啟松治病,是因為啟松本身就是傀儡堂的龍頭,所以才是地位相當。

    如果換成是傀儡堂里面其他的任何一個人,安小語都不可能出手為他們治療。但是就算是如此,安小語也只是露了一面,在警備隊和所有人的注視下很快將毒素清除,然后消失在了房間里面。

    過了大概半個小時,屋子里的人才徹底反應過來,就算是知道安小語一些根底的管華和蘇亢,這個時候都是被震驚了。好久才會轉過來,忍不住都朝著對方看過去,并且同時看到了對方的震撼。

    搖了搖頭,蘇亢說道:“少宗曾經說過,毒素清除之后,大概兩個小時龍頭就會清醒過啦,到時候我們就可以聽從龍頭的意見了。現在我想我們應該出去,讓龍頭安靜地休息,一個多小時之后再過來。”

    其他的人都是點了點頭,跟著蘇亢他們離開了房間。

    啟煉墜在最后,有些不太甘心地回頭看了一眼躺在床上的啟松,又看了看屋子里面的大夫和門口的警備隊員,終究還是沒有輕舉妄動。其實他有一種非常可怕的沖動,可怕到他自己都嚇了一跳。

    咬了咬牙,啟煉轉過頭,跟著所有人走出了房間。

    回到了客廳里面,啟煉坐在沙發上面,心里瘋狂地盤算著,只剩下一個多小時的時間,他到底應該怎么才能夠挽回這樣的局面,到底應該怎么來確保自己的利益,想著想著,啟煉突然就笑了起來。

    所有人都看向了啟煉,不知道他到底在笑什么。啟智的心里有些防備,馬上就開口問道:“三哥,你笑什么?”

    啟煉說道:“安小語的手段果然高超,原來是這樣,你們是不是都已經和安小語串通好了?”

    啟智冷著一張臉:“你這是什么意思?”

    “我是什么意思?”啟煉突然站起來說道:“安小語的手段神鬼莫測,六位一體的手段直接滲透到人的靈魂層面,誰知道她在給父親治病的時候,有沒有對父親的 靈魂做什么手腳?到時候你們只需要付出一些利益,父親醒過來到底會怎么說,還不是全都在你們的安排之內?”

    “三哥,你這樣兩次三番地質疑我們所有人的決定,質疑父親的決定,難道這就是你的打算?是不是你從一開始就沒有打算要遵守這一次考核的規矩?你是要反對所有人了?”

    “如果考核是公正公開的,那我也沒有任何的意見。但是你們定制的規則有漏洞,難道還不允許我質疑嗎?我身為父親的兒子,也是這一次考核的競爭者之一,我就沒有資格詢問的嗎?”

    啟煉看著屋子里的所有人,似乎打算孤注一擲了,于是連連說道:“其實我從之前就開始懷疑了,這一次的合作難道之高難以想象,你一個搞商業的,到底是怎么拿到合作權的?難道這件事情就這么順利?我就不信你背后沒有什么勾當!”

    啟智一聽,心里咯噔一下,他本來以為啟松一出事,這件事情就要翻篇過去了。他確實是使了一些手段 ,托了人找關系,但是他也沒有想到,這個關系居然這么好用。說實在的,就連他自己的都以為安小語是故意的了。

    但是這種事情能說出來嗎?

    “你自己辦不成的事情就說別人是和別人串通好的,三哥,你從小就是這樣,一直都是這樣,自視甚高!你覺得你就是天下第一?你是天下第一你為什么不是少宗?為什么不是靈尊?我知道你從小就看不起我,但是天下的人沒有高低貴賤,凡事只要努力,就一定能夠有辦法解決!你沒有成功說明你不如我!這還有什么好解釋的?”

    啟煉一聽個勃然大怒,他確實是看不起啟智,甚至是有些鄙夷,現在聽到啟智說自己居然不如這樣的一個廢物,暴跳如雷:“你說什么?我不如你?你去問問幫派上下,我啟煉哪點不如你?你自己用了卑鄙的手段,打算投靠敵人搶奪傀儡堂的龍頭位置,你以為這個位置你能坐的安穩嗎?”

    “你胡說!”

    “呵!惱羞成怒了?”

    管華看著這兩個人在掐架,看了一眼坐在旁邊笑著看熱鬧的啟冼,不由得心里嘆了一口氣。看來安小語的說法是對的,不管這幾個人到底是誰繼承了龍頭的位置,傀儡堂的將來都不會是光明的。

    一個剛愎自用,看不起天下英雄;一個只會賺錢,所有事情都是以利益來衡量;還有一個隔岸觀火,心里全都是陰謀詭計,沒有一點堂皇大道。剩下的那一個又太老實,上位了也是被欺負的主。其他的兒子都是不成才的貨色,畢竟就算是啟松,想要培養出優秀的后代,也不可能源源不斷地提供資源。

    看到兩個人互相對峙,管華終于開口了:“兩位少爺,你們還是……”

    但是還沒等管華說完,蘇亢突然就過來告訴管華說:“華叔,龍頭醒了。”

    聽到這句話,所有人都是嚇了一跳,啟煉和啟智也放棄了爭斗,都看向了蘇亢,馬上就說道:“我去見父親!”

    但是蘇亢卻攔在了他們的面前,說道:“龍頭暫時只說讓華叔一個人進去,如果龍頭要說的是和下毒者相關的消息,我覺得還是不要貿然公開的好,幾位少爺小姐,還是稍待片刻吧!”

    啟煉的臉色難看,啟智確實無所謂,說道:“那好,既然父親已經醒了,我們再多等一刻也無妨。”

    管華看了蘇亢一眼,點點頭,讓自己的手下將客廳的出口堵住,然后自己跟著蘇亢走進了樓道,小聲問道:“真的醒了?”

    他看了看時間,距離安小語所說的兩小時時間,還有多半個小時,他不覺得安小語會出錯,但是也不知道安小語和蘇亢到底要做什么。他清楚,自己只是一個傀儡而已,而自己這個傀儡的價值,估計不久之后就要體現出來了。

    蘇亢輕聲笑到:“當然沒有醒過來,殿下的估算是絕對沒有差別的,但是殿下曾經安排我這樣做,是為了你好。”

    管華嘆了一口氣和蘇亢停在了啟松臥室的門口,看向了里面依然昏迷的啟松,又看了一眼樓到盡頭亮著燈的客廳,小聲問道:“所以這次又有什么計劃?你總該告訴我了吧?說實話我從開始到現在心里就從來沒有底。”

    看著管華緊張的樣子,蘇亢笑著說道:“叫你過來,只是給他們一個單獨相處的機會。你我現在是鎮山石,如果沒有我們,對于啟松到底要對我們說什么的好奇和未知帶來的恐懼,一定會壓垮他們的情緒,到時候他們就會產生沖突。”

    “那你怎么知道,他們怎么就會產生你所預想的沖突?”管華好奇。

    蘇亢高深莫測:“殿下說,一個人的行為是有跡可循的,催眠術并非是神秘的 東西,只需要幾個語言暗示,就完全可以讓人的行為朝著一個固定的方向發展,我剛剛說的話,就是一個種子。”

    剛剛說的話?管華回想了一下,突然就想到了什么。

    果然,就在這個時候,客廳的方向傳來了一聲大吼:“居然是你給父親下毒!”

    那管華吃了一驚,是啟煉!

    然后就是一陣的扭打,管華抬腿就想要過去,但是就被蘇亢從身后拉住了胳膊,搖了搖頭。蘇亢搖搖頭,什么都沒有說,眼神帶著濃濃的威脅。管華怔在原地,糾結了一下,臉色變了又變,終究還是沒有走過去。

    幾分鐘之后,扭打當中傳了了一聲槍響,然后就是兩個女人的驚叫。管華的臉上露出了一絲的不忍,閉上了眼睛,扭過頭去,甚至都不想去看,到底發生了什么,他已經全都猜到了。

    就在這個時候,在昏迷當中的啟松,于槍聲當中悠然轉醒。

    “華叔……”他叫到。

    管華的身體顫抖了一下,不敢置信地看向了屋里面睜開眼睛的啟松,連忙走了進去,站在了啟松的床邊,問道:“龍頭,你怎么樣?”

    啟松苦笑:“我已經轉不過頭去看你了,你離近一點。”

    管華的心頭悲戚,趕緊往前走了兩步。啟松的眼睛動了動,看向了管華,問道:“剛剛我聽到了槍響,出什么事情了嗎?”

    聽到啟松的問話,管華猶豫了一下,終究還是說出口:“四少爺拿到了代理權,大少爺別懷疑是給龍頭下毒,自己報警讓警備隊帶走了,現在……三少爺和四少爺正在質疑對方,三少爺他……”

    他沒有說下去,生怕刺激到啟松。

    這個時候蘇亢已經從客廳里面回來了,說道:“不是三少爺開的槍,看起來像是意外,四少爺死了。”

    看起來,像是意外。

    意思已經很明顯了,管華皺起了眉頭,實在是有些不忍心。

    但是啟松似乎并不意外,好像所有的事情他都知道一樣,管華倒是有些詫異,甚至開始懷疑,安小語是不是把啟松搞成老年癡呆了,畢竟現在啟松身體都動不了,只有眼睛能動。但是就剛剛,啟松的眼睛也不會動了,只是看著屋頂的燈罩。

    “龍頭……”管華忍不住呼喚。

    “華叔,你已經是安小語的人了吧?”啟松突然轉過了眼神,眼神里沒有任何的責備和殺意,但是卻讓管華嚇了一跳,冷汗瞬間就浸透了背后的衣衫。

    “龍頭……”管華不知道應該怎么說,他不想撒謊。

    啟松嘆了一口氣,說道:“我不怪你。”

    “龍頭!”管華一大把年紀,居然就留下了眼淚來。

    啟松繼續說:“安小語是個高手,平生僅見的高手。地下勢力終究還是地下勢力,安小語連祁蘭都斗得過,我們怎么跟人家斗?呵呵!我輸的不冤,你輸的不冤,我這幾個不成器的兒子輸的也不冤。”

    管華依然還是沒有說話,眼淚一直往下流。

    啟松又轉動眼睛看向了蘇亢,蘇亢微微點頭:“啟先生。”

    既然大家都已經戳穿了窗戶紙,事情還是簡單一點的好。

    “我知道你也是安小語的人,但是你偽裝的太好了,你是個人才,是個天生的天才,不應該僅限于地下世界。安小語應該有這個眼光,將來她會給你一個更光彩的前途。”

    “跟著殿下做什么事,都是光彩的。”蘇亢說道。

    “也是啊,安小語!安小語!真是一個讓人又敬又恨的對手,但是到最后,所有跟她作對的人,都應該心存敬畏。在我暈倒的時候,我就已經猜到了,你是安小語的暗線,管華也是安小語的人,我的這幾個兒子一定會一敗涂地,或許還會死掉一個兩個,我沒辦法,但是也不虧,我謝謝她!”

    蘇亢點點頭。

    他知道啟松所說的,就是之前安小語和王藝璇他們說起來的,啟松之前根本就沒有意識到世襲制對于地下勢力的不良影響。而現在借助著這一場內斗,啟松看透了,看穿了,他明白了,他要謝謝安小語。

    因為在他的心里,傀儡堂是他一生的心血,自己的兒子永遠都比不上西南城區的基業,安小語能夠提醒他在最后時刻保住傀儡堂的穩定,就算是付出了再大的代價,他也不心疼。

    他突然問道:“傀儡堂會一直存在嗎?”

    這個問題問的如此突然,管華也是愣住了。

    是啊,傀儡堂還會存在嗎?管華注定要成為下一任龍頭的繼任,只有這樣,傀儡堂才能夠擺脫安小語的敵對。但是同時,安小語也會掌控整個西南城區,到時候傀儡堂還會是傀儡堂嗎?既然可以有一個管華,有一個蘇亢,那以后呢?

    但是蘇亢卻說道:“傀儡堂永遠都是傀儡堂,現在是,將來更是。”

    啟松這就松了一口氣,說道:“看來,少宗殿下的志向遠大,區區一個地下勢力,對她來說已經是雞肋了。”

    蘇亢點頭:“確實是這樣。”

    啟松終于下定了決心,對他們說道:“但是我不放心,如果不給自己一個保險,我不放心把傀儡堂交到別人的手上。”

    管華嚇了一跳,說道:“龍頭!”

    啟松微微扯動還能動的嘴角,笑了一下說道:“華叔,放心。這么多年了,你應該知道,我是一個穩妥的人。我只是想要在最后,求一個心安而已,傀儡堂交到你的手上,我一萬個放心,但是你永遠都不可能擺脫少宗的控制的。”

    說著他看向了蘇亢,終于做了決定:“一回兒你讓其他八個副幫主過來開會,我到時候會公布承認東南城區的地下勢力在安小語統治下的地位,然后將龍頭的位置讓給華叔,華叔的位置……就你來做吧!”

    蘇亢并沒有拒絕,只是點了點頭,轉身出了臥室。他知道,啟松和管華還有很多的話要說,自己并不適合在場。

    客廳里面現在已經是一片狼藉,啟煉假裝與啟智扭打,在意外的時候觸動了其他人的手槍,將啟智的腦袋打穿,從額頭射進去,從腦后面穿出來,安小語都救不了他這個死人了。

    警備隊進來將所有的人都控制了起來,啟煉一直喊著自己擁有了繼承權,但是警備隊根本就不給面子,這個人平時裝出一副高冷的樣子,其實遇到打擊的時候最容易崩潰,終于情緒爆發,被帶回了警備隊分部。

    屋子里的所有人當然都是被帶走配合調查,蘇亢看著滿地的血跡,微微嘆了一口氣,掏出終端,給其他的幾位副幫主打了電話。

    傀儡堂的驚變,沒過多久就傳遍了整個地下世界。當然,故事是經過修繕的,傳出去的消息聲稱,是啟冼下毒想讓啟松去死,啟煉開槍殺了啟智,所有人都知道這只是表面上的說法。

    但是真相到底是什么樣的,還重要嗎?

    啟松公開承認安小語在東南城區的地位,管華繼任傀儡堂龍頭,蘇亢繼任傀儡堂的副幫主,唯一還有自由的啟忠,被叫回了啟松的別墅,注定今后半輩子都要留下來照顧已經癱瘓的啟松。

    所有的人都嗅到了一絲不同尋常的味道,他們看向東南城區的眼神,就像啟松說的那樣,最終還是帶上了無限的敬畏。安小語已經將近一個多月沒有露面,但是所有人都猜得到,這些恐怖的事實背后,一定無時無刻都有安小語的身影在背后操縱著,她就像是地下勢力的閻羅,高高在上的操縱著整個地下世界。

    于是在這樣風暴后的寧靜之中,黎倀也認同了安小語的地位,外八門更是接連發布了聲名。

    帝國歷9100年6月29日,東南城區地下勢力正式掛牌。

    軌跡從此駕臨!
快速时时彩 2013qq捕鱼大亨免费辅助 每日优鲜微信群赚钱 吃瓜小视频赚钱 百万英雄怎么赚钱最快 贵州麻将上下分的代理 私家车除了跑滴滴还能做什么赚钱 支付宝服务强怎么赚钱 彩金捕鱼2015 很好赚挂机赚钱 成都熊猫麻将微信群 开200人幼儿园赚钱 想用业余时间写点东西赚钱 成都麻将血战到底高手 JDB财神捕鱼漏洞 同桌游戏怎么赚钱收益 转发快手赚钱是真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