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kiwfuh.live)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239、幸福鎮11

    在處理了酒店的部分問題后, 玩家們就打算出門看看了。(m.k6uk.com看啦又看手機版)但一出門,只見酒店四周人多的要命, 并且走到哪里似乎都有人跟著。

    這是有意的監視了。

    所有的玩家都意識到了這一點,但這對于他們來說不算什么大事情, 回到酒店,貼一張隱身符差不多就解決了。離開酒店附近,你才會發現,其他地方人少的可憐,并且,沒有蹲守在酒店附近的人, 家里都是有孩子的。

    林柚就是用隱身符躲開外面監視的人群, 到達距離酒店相對較遠的一個小超市。超市人很少, 就連收銀員都沒有一個, 整個超市空空蕩蕩的,若不是遠遠的看到一個居民提著個大袋子走出超市, 林柚都不確定這里有人。

    超市里的貨物相對較為齊全,剛剛離開的那個人購買, 不, 直接拿走的商品大部分都是些零食, 看起來像是孩子, 沒錯,就是小孩子喜歡吃的那些零食。

    剛剛沒跟上那個人是林柚自己的失誤,那么要不要等在這里一會兒呢?如果有下一個人來的話,說曹操曹操到, 還真有下一個人來了。

    這個人也是買了些零食就離開了。這一次,林柚選擇了跟上去。

    因為使用隱身符后,就算是隊友相互之間也看不到對方,因此林柚這一次和高仁是分開的。而且白天應該不會有什么很大的危機,分開獲得的情報也會最大化。

    這一次林柚跟上的是一個女人,這個女人有點胖,走一會兒歇一會兒,但是她的心情還算是很不錯。等林柚看到那個女人家里為女人打開房門的人的時候,愣了下。

    什么叫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開門的男人林柚認識,正是那個抱走了女孩子薇薇安的男人。

    對于那個男人,林柚覺得雖然他對分派到了薇薇安很開心,但其實并不是真心的喜歡孩子,而是似乎類似于中獎了很開心這樣。反倒是這個女人,林柚覺得她是發自內心的開心,她喜歡孩子。

    透過明亮的玻璃窗,林柚看到這個女人把自己拿來的零食遞給坐在沙發上的薇薇安,試圖以此討好她,但薇薇安并不會理會她,只是自顧自的想著一些什么。這個女人鍥而不舍的繼續給薇薇安遞東西,直到最后薇薇安惱怒的一把甩開了那個女人遞來的零食。

    男人看到這樣的薇薇安很是生氣,手瞬間舉起,一巴掌扇在薇薇安的臉上,頓時薇薇安人小體重又輕,就這樣被甩了出去。幸好是甩在了沙發前面的地毯上,不然后果不堪設想。要知道這里可是沒有醫院這種地方的,而白天的居民和普通的人類沒什么兩樣。

    胖女人趕緊去攔住男人,薇薇安趴在地上緩了一會兒,然后瞬間蹦起來,沖出去了。她的速度很快,就像個小炮彈一樣,屋子里的兩個人一時之間都沒有反應過來。

    林柚在兩秒之間就做了決定,留下來還是去追薇薇安,結論是去追。薇薇安一路跑,最開始可能是心里有股氣支撐著她,但漸漸的,她身體素質跟不上,速度也就慢下來了。她一直走一直走,然后來到了墓地。

    林柚是知道有墓地的,也曾經想過來看一看,但沒想到是今天。

    薇薇安很熟練的找到了一座墓碑,然后趴在了墓碑前面,她像是對待一個老朋友一樣開口道

    “她死了,去找你了。”

    靜默,很久的靜默。小姑娘似乎是在和墓碑對視,最后敗下陣來。

    “我很努力的想要她活下來了,但是似乎不行。”

    小姑娘像是一個滄桑的老人一樣有模有樣的搖搖頭,最后她的額頭貼在墓碑上

    “現在,我最后一個親人也離開我啦,我也要死了。”

    一個小女孩說出這樣老氣橫秋的話讓人驚訝,但是想想昨天看到的,這個鎮子里的小孩子都是老年人變的,也就沒什么可驚訝的了。說不定這個小女孩已經活了七八十年了。

    林柚想要繼續聽她訴說,但接下來這個小女孩居然想要自殺!要不是林柚貼著隱身符距離她很近,差點就讓她成功了。

    “嗯?外鄉人?”

    被制止的小姑娘沒有太多的驚訝,她似乎有點兒迷茫,上上下下的打量了一下林柚后,她開口道

    “我記得你,你是那個家伙很在意的外鄉人。”

    那個家伙?

    林柚神情不變

    “我想要你幫我。”林柚確定這個小女孩跟神父并不是在一邊的,單單就是昨天的事情,那個叫安娜的女人死去的時候,小女孩的悲慟不是作假的,林柚感覺的很清晰。

    悲痛,還有仇恨,和無奈。

    就在剛剛,小女孩的無奈占了上風,她才選擇了自殺。是因為覺得自己對付不了神父嗎?

    “我就要死了,幫不了了。”

    不知道林柚有什么請求,也不想知道林柚的請求,小女孩現在的心情只有一個詞語能夠形容,那就是心如死灰。

    “這個人,是你的爸爸吧。”

    墓碑上的名字并不是安娜,而是一個男性的名字。當然應該是這個女孩子很親密的男人,林柚也就猜的父親,畢竟小女孩的外表在這里擺著,戀人什么的......有點重口味了。

    林柚猜對了,小女孩臉上神色有著細微的變化。

    “你想就這樣死嗎?你的母親,安娜女士的尸骨都還沒有收斂回來。”

    林柚并不是非常了解國外的喪葬習俗,但是對于遺體的看重應該整個地球都一樣吧。林柚試圖去打開薇薇安的防線。

    雖然用死去的親人去繼續刺激一個小女孩不大好,但現在也沒有別的,更好的辦法了。

    “你想要我幫你?以我母親的尸骨為代價?”

    說完不等林柚反應,薇薇安繼續老成的笑了。

    “你或許誤會了什么,如果你去找其他的孩子,他們或許會幫你,但是我不會。”

    薇薇安看著林柚,像是看著一個不懂事的孩子。

    “雖然我不知道整個鎮子的人對于神父是怎么想的,但是我確定孩子們都挺恨他的,這種畸形的,永遠長不大的身體......值得每個孩子向他復仇。”說著薇薇安攤開自己幼小柔嫩的雙手,隨后她繼續開口“但我不會做這種事情。”

    “因為我,太了解神父是什么樣的怪物了,如果可以,你們快跑吧,不要追尋永生不死的傳說了。”

    人之將死其言也善,林柚感覺到了她的真心。并且薇薇安說到了點子上

    “那么該怎么離開,我們現在已經被監視了。”

    林柚順著薇薇安的話開口。但薇薇安并不吃她這一套

    “你能從監視之中逃出來,站到我的面前,你應該有一些小手段吧。”

    林柚默認,有時候在npc面前適當的展現一下自己的實力會更有助于任務的展開。

    “但我覺得沒什么用,畢竟逃出去也是個很艱難的事情呢。有時候,來了,就走不掉了。”

    突然,薇薇安雙手猛然用力,林柚一時之間居然比不過她的力氣,手上的刀子被奪走了,薇薇安此刻笑著,像個詭異的洋娃娃。

    林柚感覺到非常不舒服,瞬間,最初進入這個副本的恐懼,追逐齊鞍的無望,無法保護父母的無助似乎都要......

    “看太多,眼睛會瞎掉哦。”

    依舊是少年音,齊鞍就算是身體成長為了青年的身體,但是聲線似乎永遠都是少年音。不知道他是故意的還是怎么樣。

    齊鞍的話剛剛落音,林柚心中升騰翻涌的感情瞬間消失,她明白自己這是中招了。轉身去看薇薇安,只見薇薇安雙目流下血淚,恐懼的看著齊鞍,身體抖的跟個篩子一樣。

    “魔,魔鬼.......”

    “不,是天使小哥哥哦。”齊鞍伸出一根指頭搖了搖“真是的,老人家完全不會說話嘛,難怪你這樣的丑。”

    “不過你放心,丑陋的人太多了,你只是丑的比較獨特一點,拿出勇氣,你還是可以堅強活下去噠。”

    噠你個鬼。

    林柚瞥了眼齊鞍。齊鞍很久都沒跟著自己進副本了,就算齊鞍不說,林柚也猜到估計齊鞍是被限制了,那么這一次是要做什么呢?

    “有事情?”林柚淡定的走向齊鞍。無視薇薇安見鬼一樣的眼神。

    “嚶嚶嚶,你對人家好冷淡哦,人家特意來看你耶,人家不管......”還沒說完,齊鞍就被林柚捂住了嘴。

    這就是最初一見面就要吃掉自己的boss嗎?為什么越來越嚶嚶怪化了。因為林柚的冷酷無情,齊鞍不得不恢復正常,他還想來個感天動地的重逢來著。至于丟臉?沒事啊,反正除了林柚誰看到自己這樣嬌俏的一幕,殺掉就好啦。

    薇薇安身體抖的更厲害了。

    “不開玩笑了,這個副本存在bug,我專門過來修復。”這句話,齊鞍是對著林柚說的,并沒有讓薇薇安聽到。

    “影響主線任務嗎?”林柚皺眉,順便吐槽這破系統怎么回事,bug這么多?

    “沒關系,我已經解決了。”齊鞍轉身對著薇薇安“對了,我是她男朋友,我很強,你要不要試著跟她聯手?”

    “說不定會幫你完成心愿哦。”

    林柚默默聽著支線連環任務開啟的聲音無語,這,這個薇薇安是狗嗎?因為齊鞍更加強,就連自殺都不自殺了?瞬間決定跟自己合作?

    求求您,有點重要npc的尊嚴可以嗎?

    作者有話要說:  薇薇安:尊嚴?那是什么?

    三三:尊嚴?那是什么?

    系統:......我的鍋嘍?
快速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