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kiwfuh.live)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595章 貴妃屈辱

    二皇子這般強硬和不耐煩的語氣,讓奴婢有些發怵,急忙告罪之后便回去照顧蘇貴妃了。(www.kiwfuh.live)

    其實自從蘇貴妃被接到二皇子府里養著之后,貴妃的院子里已經換了不少的奴婢了,開始的時候二皇子總是嫌那些奴婢伺候的不上心,對他的母妃做得不好。

    有的奴婢推三堵四地不愿意和蘇貴妃接觸,也被二皇子給趕走了。

    照顧蘇貴妃的這件事就落在了現在這些奴婢的手中,開始的時候,二皇子總是過幾日就問一遍蘇貴妃如何,可是他也鮮少會進蘇貴妃的院子里。

    那畢竟太臭了。

    而且蘇貴妃不能說話,也不能動彈,就躺在床上,就算是進去看了也沒有什么用。

    后來二皇子去看蘇貴妃越來越少了,甚至漸漸都不再過問了。

    雖然二皇子一直有讓人去找能解毒的方子和神醫,可是一直以來毫無收獲。

    蘇貴妃知道二皇子許久沒有過問自己,那些婢女伺候得不盡心,她只能一直躺著動彈不了,心里十分的憋屈,便打算用絕食的辦法想要引起注意。

    新來的奴婢看著蘇貴妃不吃東西,心里著急,只能找到二皇子將這件事告知,沒想到卻碰了個冷臉。

    反正那婢女是再也不敢去找二皇子了。

    婢女有些悶悶不樂地回了蘇貴妃所在的院子里,一臉的愁容。

    這院子里還有其他兩個丫鬟,看見她回來,便上前問道:“怎么樣,二皇子怎么說?”

    那婢女垂頭說道:“殿下很生氣,說是我們沒有照顧好貴妃娘娘,還說這樣的小事日后就不許再去煩他了。”

    另外的婢女有些發懵:“那貴妃娘娘不愿意吃東西,我們也沒有辦法,這哪里是小事情,如果貴妃娘娘絕食而亡怎么辦?到時候二皇子一定會讓我們幾個小婢女娶陪葬的。”

    一想到這里,幾個奴婢臉上都一副哭喪著臉的模樣。

    剛才回來的婢女說道:“殿下說了,要我們好好伺候貴妃娘娘,說只要不要將她凍著,不要讓她餓著就可以了。”

    “難不成我們還能把貴妃娘娘的嘴給掰開塞東西進去不成?”一個婢女有些悶悶不樂地說道。

    她的話音剛落,另外一個奴婢眼睛一轉,開口道:“也不是不可以,反正二皇子已經很久沒有來看過貴妃娘娘了,我們做什么他也不知道,他不是說不能讓娘娘餓著嗎?”

    一個婢女怯怯地說道:“若是被發現我們對貴妃娘娘不敬,這不好吧?”

    “我們不說出去,有誰能知道?貴妃娘娘自己又不會開口說話,只要我們小心一些,沒人會發現的。”

    “就算是能讓貴妃娘娘張開,她未必能配合吃下飯菜。”一個婢女說道,“說不定會吐出來。”

    剛才出主意的婢女道:“我倒是知道一個辦法,我們老家有人養鴨養鵝的,如果這些牲畜不吃東西,都是用管子直接灌下去的。”

    “不行不行,這樣對貴妃娘娘不太好吧,她又不是牲畜。”

    “那你說要怎么辦,讓她就這樣絕食下去?別忘了,她要是死了,說不定二皇子會讓我們都得陪葬!”

    “只要小心一些,沒人會發現的,而且只需要一次兩次,相信貴妃娘娘就能識趣地配合我們吃飯了。”

    幾個婢女相互商量了一番,很快就同意了意見。

    就算是有的不愿意那么做,也已經被勸動了。

    奴婢端著飯菜走進了蘇貴妃的房間,她們已經將那些飯菜全都弄得細細碎碎的,即便是不用咀嚼也可以直接吞咽下去。

    其中一個丫鬟守著門口,另外兩個丫鬟則負責給蘇貴妃喂食。

    蘇貴妃看著眼前出現的兩個丫鬟,忍不住皺起了眉頭。

    她想見她的兒子,還有她的女兒,可是她已經許久都沒有見過他們了。

    “娘娘,我們給你喂飯了。”那奴婢開口對蘇貴妃說道,只是這屋子里的味道太過難聞,讓她忍不住捂住了鼻子。

    蘇貴妃偏過頭去,表示并不想理睬他們,她覺得只要哦自己繼續絕食,就一定能看見她的兒子容裕的,畢竟容裕從小便十分關心他的母妃,一定不會讓自己受委屈的。

    看見蘇貴妃不愿意吃東西,那婢女伸出手來,掐住了她的下顎,使勁將她的臉被掰正過來。

    蘇貴妃驚訝地看著眼前的婢女,這些賤婢怎么敢這樣對待自己?

    她想要掙扎怒吼,可是卻使不出勁來,就來說話,也只能艱難地發出“呃呃呃”的聲音來,根本就沒有任何的威脅。

    奴婢說道:“娘娘,你可不要怪我們,是你自己不愿意配合吃飯的,那我們只能硬灌了。”

    她說著直接將飯菜塞到了蘇貴妃的嘴里,一直塞一直塞,然后用力將那飯菜往喉嚨里掐下去。

    蘇貴妃的腦袋劇烈地掙扎著,可是這力氣對于奴婢來說太過于微不足道。

    看著這些婢女這么對自己,蘇貴妃的眼淚忍不住掉了下來。

    她可是堂堂貴妃啊,怎么能受這樣的屈辱!

    之前渾身散發著臭味也就罷了,她漸漸的鼻子失靈也不覺得有什么,可是身子不能動彈,只能任人擺布,連如廁都要假借別人之手,實在讓她難堪,如今更是過分,居然要這般對自己。

    都是因為應采薇那個賤人,如果不是她,自己又怎么可能會淪落到如此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地步!

    應采薇是故意的,故意留著自己的一條命來折磨自己。

    早知道她是這樣的魔鬼,自己說什么都不會去招惹她的。

    可是現在,說什么都已經晚了。

    當初自己所做過的事情,現在有人千倍百倍得奉還到了自己的身上,這是報應啊,雖然遲了二十多年,可是她終究是回來了。

    她想喊,她想叫,想告訴所有的人,紀顏寧就是應采薇,告訴他們,紀顏寧是個怪物,是個回來報仇的狂魔。

    可是她做不到,只能將這個秘密爛在肚子里,說不出口。

    蘇貴妃突然想起了當初她進應府的時候,看見應采薇那張滿是笑意的臉龐,眼角彎彎,落落大方得和自己打招呼,那個時候的應采薇,像是冬日里那縷陽光似的溫和。

    可惜,再也回不去了。
快速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