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kiwfuh.live)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七百五十三章 夜闖象牙閣

    有傳言說,玄武界內,不管是什么書,在象牙閣里都可以找到。(看啦又看♀手機版m.k6uk.com)”

    那就對了,如果金烏教的人是要找什么書,那他們要求的一定是象牙閣。

    將狼道,“怎么了,你要去象牙閣嗎?”

    吳松道,“恐怕是的。”

    “那我奉勸你還是打消這個想法。”將狼道,“象牙閣守衛嚴密,每一層都有守衛,如果沒有城主的令牌,想要偷偷進去,幾乎是不可能的。”

    吳松想起了那個和蕓娘在酒館里碰頭的妖族,那個妖族是官府里的官差,他顯然已經被蕓娘買通了。

    聯想到蕓娘他們要去象牙閣,吳松幾乎可以猜到那個妖族的身份了。

    “如果有內應的話,那或許就不是問題了。”吳松道。

    “那我們現在怎么辦?”將狼道,“是先去藏沙城城主的府邸,還是去象牙閣?”

    吳松沉吟良久,最后道,“先去象牙閣。”

    那些妖族現在懷疑云容是某個令他們敬畏的人,在搞清楚她的身份之前,那些妖族時不會動她的。

    所以,吳松暫時可以把云容的事放一放,先去解決金烏教的事。

    不管他們要去象牙閣偷什么書,吳松都一定要阻止他們。

    “那我們什么時候去象牙閣?”將狼道,

    “現在。“吳松道。

    蕓娘和水曜護法在密室里發現吳松之后,很可能會認為吳松已經偷聽到他們的計劃,所以,為了避免夜長夢多,他們一定會盡快動手。

    吳松和將狼此前從未去過象牙閣,但是他們無需打聽象牙閣的地址。因為,他們一出酒館,就看到了那座高塔。

    在黑夜之中,象牙閣高聳入云,像是連接天地的黑色階梯。

    吳松和將狼穿過大半個城市,來到象牙閣。

    象牙閣建在一座湖上,四周都是湖水。

    要去象牙閣,需要乘坐小船。吳松和將狼兩個,是受到官府追捕的,自然不能乘坐小船。

    他們來到湖邊一個偏僻的地方,跳入湖水,游了過去。

    象牙閣四周是空蕩蕩一片的空地,什么遮擋物都沒有。吳松和將狼只好待在水里,看著象牙閣。

    “吳哥,我們接下來干什么?”將狼道。

    “等,”吳松道,“我們就在這里等著,一會兒一定會有人來。”

    約莫半個時辰之后,一艘小船來到了象牙閣。從船上下來一個人,吳松看的分明,那人正是蕓娘。

    她踏上象牙閣前面的空地,兩個妖族守衛從象牙閣里走出來,攔住了蕓娘。

    蕓娘拿出一塊牌子,向那兩個守衛亮了亮。

    隨后,兩個守衛讓開,讓蕓娘進入了象牙閣。

    要進入象牙閣,必須要城主的令牌才行。蕓娘剛才拿出的令牌,應該就是城主令牌。吳松這時不由猜測起和蕓娘碰頭的那個妖族的身份,令牌應該是他給蕓娘的。

    他肯定不是藏沙城城主,但是他卻能搞到城主令牌,那么他到底是誰?

    “吳哥,我們現在怎么辦?”將狼道。

    吳松看著象牙閣,在蕓娘進入之后,不久,第一層就亮起了燈。那燈光漸漸往上,到了第二層,隨后是往第三層。

    將狼道,“吳哥,我們現在該怎么辦?”

    吳松道,“我們從外面爬上去。”

    他們來到象牙閣的背面,雙手扒著外面的石塊,爬了上去。

    象牙閣是石頭建筑,是用一塊塊的石頭堆砌起來的。在石頭和石頭之間,有著很寬的縫隙,因此,很容易攀爬。

    吳松手中化出一把元力長劍,插入巖石縫隙里,很容易就可以爬上去。

    而將狼雙手生有利爪,因而也可以十分輕松地抓住巖石。

    兩人就跟著塔內的燈光,往上面爬去。燈光一路往上走,走到底十二層的時候,停了下來。

    吳松還以為是蕓娘到了地方,正要尋找窗戶,進入塔內。

    沒想到,過了一會兒,距離他們不遠的一個地方,開了一扇窗戶,一個人從里面爬了出來,和吳松他們一樣,從外面向上爬去。

    那人正是蕓娘,吳松不明白了,她既然有城主令牌,已經進入了象牙閣內,為什么要從外面往上爬去?

    吳松不知道象牙閣的規矩,因此才會有這樣的疑問。

    象牙閣高四十九米,共二十四層。其中最下面的十二層,里面存放的書籍都較為常見,只要是持有城主的令牌,就可以在那十二層里隨意翻閱。

    但是,再往上的十二層里,存放的書籍要么是極為罕見的孤本,要么是涉及重大機密的書籍,所以即便是持有城主的令牌,也不能進入。

    除非是城主親自前來,那樣才可以進入。

    蕓娘一開始就知道她要找的東西在上面的十二層里,設法拿到城主的令牌,只是為了直接越過下面的十二層。

    蕓娘并沒有發現吳松和將狼,專心的往上面爬去。

    吳松和將狼隔著數米的距離,悄悄地跟在后面。之前吳松和蕓娘見過好幾次,在他的印象里,蕓娘是一個柔軟的女子,心機出眾,但是修為其實就比普通人要高一點。

    但是現在,看到蕓娘在象牙閣外如履平地,吳松時候完全出乎意料。

    這時,他才意識到,蕓娘也是一大勁敵。

    雙方在象牙閣外一路往上爬,吳松估計來到第十七層后,蕓娘打開塔上的窗戶,翻身進入了塔內。

    吳松和將狼隔了一會兒,隨后也從窗戶里進入了塔內。

    塔內沒有燈光,一片黑暗,借著從外面射入的月光,吳松看到里面都是一排排的書架,上面擺滿了書。

    他看不到蕓娘在什么地方,他走到離自己最近的一個書架,看到在書架上有寫著一行字,那是妖族文字,吳松不認得。

    吳松把將狼拉過來,指了指那行妖族文字。將狼看了看,輕聲道,“我也不認識,這是古代的妖族文字。”

    這樣一來,吳松只能先找到蕓娘再說。

    吳松和將狼分頭行動,在一排排的書架中尋找蕓娘。

    一連找過了十幾排書架,吳松都沒有發現蕓娘。再次轉過一個書架,忽然在黑暗之中,空中飄起一行金字。

    那行金字如同活物一般,向吳松飛了過來。

    吳松發動神鋒無影,手中化出一把元力長劍,接連刺出數劍,砍向那些金字。

    元力長劍穿過金字,就好像對方是空氣一般。

    金字聚成一線,徑直撞向吳松的胸口。

    吳松發動鳳鳴訣,身體上包裹著一層鳳凰外衣。那行金字撞在吳松的胸口上,吳松只覺得猶如一柄大錘擊打過來一樣,一股大力將吳松整個人退了出去。

    吳松的后背撞在墻壁上,那行金字繼續向吳松飛了過來。

    吳松張口噴出一股火焰,將那行金字盡數焚燒。火焰過后,金字消失。

    原來如此,金字不怕元力,但是怕火焰。

    一個矮小的身影從一個書架后面緩緩走了出來,邊走邊咳嗽,走到距離吳松五米遠的地方,那個身影停住了,一個沙啞蒼老的聲音響起,“這里是象牙閣禁地,外人不得擅自闖入。”

    他說的是標準的東洲話,完全聽不出一絲口音。如果不是從外面射入的月光,讓吳松看到那是一個年老的妖族,吳松幾乎要以為站在自己對面的是一個人族了。

    “我來這里是為了找人,一個人族女子剛剛闖入了這里,她是為了偷取某本書而來,你應該去阻止她。”吳松道。

    “我的同伴已經去阻止她了,現在請你離開。”老年妖族道。

    吳松道,“那個女人十分狡猾,你們一定要小心。”

    老年妖族道,“我們自有分寸,現在請你離開。”

    就在這時,在不遠處的黑暗中,忽然亮起了一道白光,接著,是一聲痛呼。吳松認得那道白光,那是黑石戒指發出的光芒。

    聽到那聲痛呼,老年妖族神色一變,道,“不好!”

    老年妖族以和自己的年邁的外表極為不相稱的敏捷身法向那個方向竄了過去,吳松也跟在后面。

    他們很快就趕到了亮起白光的地方,那附近的幾個書架都著火了,地上躺著兩個人,一個是將狼,一個是吳松不認識的妖族。

    老年妖族揮起一只手掌,從掌心里飛出幾行金字,飛到那些著火的書架上。 上面的火焰很快熄滅。

    吳松來到將狼身旁,扶起他的頭。將狼的胸口焦黑一片,應該是被黑石戒指的白光打中了。

    吳松伸出右手貼著他的頭頂泥丸穴上,運轉千方經,注入了療傷解藥。

    很快,將狼就醒了過來。吳松道,“將狼,你怎么樣?”

    將狼道,“我沒事,吳哥,你快去追那個女人。她帶著一本書,向那個方向跑了。”

    將狼指著一個方向,吳松道,“你先在這里待著,我一會兒就回來。”

    吳松放下將狼,來到另一個受傷的妖族那里,那個妖族和將狼一樣,也是胸口焦黑一片。

    那個老年妖族正在為那個妖族運功療傷,吳松道,“他是被一種極為霸道的兵器打傷的,尋常的療傷辦法是沒有用的。你要是信得過我,就讓我來為他醫治。”

    老年妖族看了看吳松,猶豫了一下,這時那個受傷的妖族發出一陣激烈的咳嗽,咳出幾口鮮血。

    老年妖族讓開,對吳松道,“有勞你了。”

    吳松在那個妖族身旁蹲下身,按照醫治將狼的方法為他進行了醫治。
快速时时彩 财神捕鱼技巧 a股分红赚钱吗 宏发彩票苹果 飞驰人生 赚钱 捕鱼大师的工具箱有什么用 深圳西红士靠什么赚钱 手机淘宝怎样赚钱的 基金会技术致富赚钱攻略书籍 柬埔寨美女捕鱼56视频 项目经理怎么样赚钱 企鹅号矩阵很赚钱吗 捕鱼来了怎么刷金币 做美甲怎么赚钱 城市猎人赚钱的方法 大世界彩票安卓 上市为什么会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