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kiwfuh.live)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406、第 417 章

    黑暗退去, 天邊初露灰蒙蒙的魚肚白時, 來襲的不死怪物終于退回黑暗的海里。(M.K6uk.Com看啦又看♀手機版)

    “嗚嗚嗚……”

    聽到這熟悉的嗚嗚聲,船上的鬼修們木然地看過去, 便看到被聞翹摁住的不死怪物。

    聞翹靈巧地將它扭在變大的如意環上,宛若用身體蜿蜒爬行在環中的某種生物一樣, 還挺有藝術感的,若是忽略它張大的嘴被卡得死死的話。

    為了不讓它傷到人,聞翹還將它的獠牙打掉, 變成沒牙的怪物。

    真慘!真是太慘了!

    縱使覺得這些不死怪物丑絕人寰, 每晚不干好事, 總是爬出海面威脅他們的生命,船上的鬼修和人都覺得它挺可憐的。

    聞翹拎著如意環, 問季承嗣, “季公子,我能將它留在船上吧?”

    季承嗣看得愣愣的, 糾結地想, 干嘛要將它留在船里?以前只聽說過不能讓不死生物爬上船,沒有聽說過主動讓它進來的。

    “可以。”鬼王戚叔走過來, 一口應下。

    聞翹高興地朝沉默寡言的戚叔道:“謝謝, 我們想研究一下,絕對不會讓它脫離控制, 傷到船上的諸位。”

    戚叔只是隨意地點頭,然后又走開,似乎一點也不擔心船上多了只不死怪物會不會有什么危險。

    聞翹他們回船艙休息。

    武雄安幾人的目光一直瞄向他們, 特別是被聞翹綁在如意環上的那只不死生物,其實心里也挺好奇的,不知寧遇洲是否能真的研究出如何殺死不死生物的方法。

    不死海的威脅來源于這些不死生物,它們數量極多,而且殺不死,甚至一但被它們拉下海,不管是人還是鬼修,都會變成它們中的一員。如果能研究出如何殺死它們,不死海的威脅會大大地減輕,他們的性命更有保障。

    為此,武雄安幾人都主動過來請示,有什么需要他們幫忙的。

    “不用。”寧遇洲頭也不抬地說,“你們趕緊回去恢復體力,晚上還有得忙。”

    武雄安他們只好回船艙休息。

    隔壁的房門打開,就見臉色慘白、氣息微弱的溫漪倚著門框而站。

    所有看到她的人都有些驚訝。

    這段日子,他們白天忙著休息,晚上忙著和不死怪物戰斗,并未怎么注意到她,沒想到她越來越虛弱,現在連站都站不穩,需要有東西支撐才行。

    聞翹走過去,戳了戳她,差點將她戳倒,只好伸手將她撈住。

    “你出來做什么?”聞翹說,“可是有什么事?”

    溫漪的目光落到被聞翹丟給聞兔兔拎著的不死怪物上,輕聲說:“我出來看看。”

    “沒什么好看的,你還是先保重你自己罷,爭取活久一點。”聞翹說著,輕松地將她拎回房里,放到床上,再往她嘴里塞了一顆靈丹。

    溫漪呆呆地看著她,沉默不語。

    許是察覺到她的時日不多,聞翹格外溫柔地拍拍她的手,聲音都變得很是和善,“努力地活下去啊,好死不如賴活著!何況,你還沒和冷奕道別呢,是吧?”

    鼓勵她一番,聞翹方才離開。

    等她回到艙房,寧寄臣幾人看過來。

    “姐姐,她真的要死了嗎?”聞兔兔問。

    聞翹點頭,“看情況是的,靈丹只能爭取讓她拖延些時間,但無法改變她的結局。”

    聽罷,寧寄臣和聞兔兔都不由沉默起來。

    這還是他們第一次遇到連寧遇洲都救不活的人,雖說他們和溫漪沒什么感情,到底同行一場,甚至知道她為何會如此時,心里是希望她能活下來,不管將來她能做到哪個地步,付出什么代價,只要命還在,就有無限可能。

    修煉者大多見慣生死,可大多時候,仍是尊重生命。

    “看開點,這是她自己選擇的。”師無命拍拍聞兔兔的腦袋,神色平靜,甚至蘊著幾分笑容,給人的感覺有幾分漫不經心。

    聞兔兔不高興地拍開他的手,“我才不擔心她呢。”

    為了證明自己不擔心,他拎著那只不死生物送過去給寧遇洲研究。

    師無命笑了笑,轉頭就見聞翹盯著自己,笑道:“阿翹妹妹,你這樣看著我做什么?”

    聞翹慢吞吞地說:“我在想,不知道那些不死生物咬你一口,會不會崩斷牙。”

    “??!!!!!”

    師無命一臉驚嚇地看著她,驚恐不已,“阿翹妹妹,你趕緊打消這種可怕的念頭,那些不死生物長得那么丑,萬一被它們咬一口,變丑怎么辦?我雖然不算是絕世美男,但好歹皮相也不差,而且還沒娶媳婦呢,你怎么忍心我變成個丑逼?”

    聞兔兔嗤笑一聲,“這些不死怪物能不能咬傷你還不一定呢,根本不用擔心。”

    師無命頓時不依不饒地和他吵起來。

    見這一人一獸忙著吵嘴,聞翹上前按住那只掙扎的不死怪物,方便寧遇洲研究。

    寧遇洲收集它的血液、皮肉等,用干凈的容器裝起來,然后取出不少靈丹、靈草、靈藥之類的,一邊試驗一邊查看結果。

    這種嚴謹的研究,若是讓那些鬼修看到,估計又要臉色慘白。

    寧寄臣一臉嚴肅地盯著兒子的動作,可能是一脈相承,他并不覺得這種情況可怕,反而還極富研究精神,若非自己能力有限,估計也要上手去研究。

    小麒麟蹲在旁邊,時不時地插幾句話。

    “寧哥哥,我能感覺到不死海里有一種奇特的力量,不死生物便是受這奇特的力量束縛,無法脫離生死,只能作為這種不死怪物存在。”

    小麒麟雖然只剩下元神,但到底是神獸,元神力量強大,自然能在第一時間就察覺到。

    不過只是察覺,再多的就沒有了,畢竟它原本就是只麒麟族的未成年幼崽,又只剩下元神,能幫的并不多。

    聞翹問:“小霆,你覺得,若是直接將那種保護它的力量從它們的身體里驅除出去,能殺死它們嗎?”

    小麒麟呆了下,然后搖頭,“我不不知道。”

    正在抽取不死生物血液的寧遇洲道:“應該可以。”

    頓時,屋子里所有人都看過來,連師無命和聞兔兔也不吵架,紛紛聚在那里盯著寧遇洲的動作。

    當寧遇洲將一碗提取出來的藥液和靈液的混合物潑向那只不死生物時,滋滋的聲音響起,就像烤肉的聲音,但彌漫的氣味十分難聞,讓人有一種作嘔的沖動。

    “嘔——!”

    聞兔兔幾個忍不住吐了,沖到窗邊,推開窗大吐特吐。

    只有寧遇洲和披著傀儡殼子、沒有呼吸系統的小麒麟格外的鎮定。

    等他們吐回來,師無命忍不住問:“寧兄弟,你難道不覺得難受嗎?”

    寧遇洲十分淡然,“還好,我提前屏息閉氣,就當在水里。”修煉者能在水中閉氣幾個時辰到幾天時間,不過一會兒沒什么。

    眾人:“……”失策,他們怎么沒想到。

    接著,他們看向那只被潑了藥液和靈液的不死怪物,發現它半邊身體被腐蝕得差不多,依然頑強地沒有死,甚至被腐蝕的身體開始慢慢地修復,仿佛突然間重新生長。

    半個時辰后,它的身體重新恢復,甚至連被聞翹打掉的獠牙已經長出來。

    聞翹又動手打掉。

    “嗚嗚嗚……”

    不死生物發出嚎叫聲,這尖銳的嗚嗚聲,聽起來仿佛在痛哭流涕。

    發現合成出來的藥液的傷害作用不算太大,寧遇洲繼續研究。

    接下來,晚上寧遇洲都隨著他們去甲板獵殺不死生物,然后專心研究。

    如此過了幾天,雖然仍是沒能研究出如何殺死不死生物的方法,倒是研究出能迅捷有效地傷害不死怪物的方法,讓它們失去行動力。

    聽到外面響起呯呯呯的攻船聲,一群人再次離開船艙。

    季承嗣早就守在甲板上,見他們過來,一臉期盼地問:“聞姑娘,寧兄弟,研究得怎么樣?”

    寧遇洲道:“成果不大。”

    聽到這話,季承嗣也不意外,不過多少有些失望。

    這時,又聽他繼續說:“不過我研究出一種能對不死生物有傷害作用、讓它們暫時失去行動力的藥液。”

    瞬間,所有鬼修精神一振,目光灼灼地看過來。

    寧遇洲沒有多作解釋,因為不死生物已經爬上船攻擊,季氏弟子只好先去應戰,連季承嗣這位少爺也沒有閑著,盡自己所能地幫忙。

    不過他們仍是抽空關注寧遇洲的一舉一動,當看到他竟然直接取出不少陰屬性的靈草準備提煉藥液時,鬼修們都十分激動。

    果然,船上有個煉丹師就是好。

    伍靖平看到這一幕,直覺寧遇洲又要提煉什么毒,畢竟初次見面時,寧遇洲從鬼怪身體里提取毒性的動作太熟練,他們當時都以為他其實是玩毒的。

    當著眾鬼修的面,寧遇洲熟練地用從幽冥界弄到的靈草提煉出不少藥液,這些藥液呈現銀灰色,如同不死海在白日中的冰冷色澤。

    時間有限,寧遇洲能提取出來的藥液并不多,召來一個鬼修,“將這藥液抹到武器上,直接對付不死生物就好。”

    這是最能快速傷害不死生物的方法。

    那鬼修侍衛的武器是一柄泛著陰冷寒光的劍,當將那藥液抹上劍時,劍身的光澤仿佛越發的凌厲。

    鬼修侍衛持著劍,朝爬上來的不死生物揮過去。

    不死生物連叫都未叫一聲,身體和劍接觸的地方瞬間出現一道深刻的傷痕,傷口仿佛被什么腐蝕,瞬間被腐蝕掉半邊身體,筆直地栽落海里。

    效果非常好,鬼修們大喜,紛紛將藥液抹到劍上。

    不死生物源源不斷,被砍落海里時,很快又會爬出來,讓人疲于應付。更不用說它們的皮糙肉厚的,修煉者對它們的傷害有限,很少能像這么簡單有效地攻擊,所以這藥液的效果,自然讓鬼修們十分高興。

    隨著船深入到不死活,以后還會遇到更強的不死生物,不是誰都能對付的,反而擔心會被那些強大的不死生物趁機拖下海。

    這藥液的橫空出世,讓鬼修們多了份保命的底氣,如何不高興。

    寧遇洲繼續提煉藥液,這藥液都是一次性的消耗品,等劍上的藥液消耗完,需要重新抹上去,需要的藥液不少,只他一個人提煉,根本無法供給一艘船的侍衛用。

    為此,寧寄臣只好去幫他。

    寧寄臣是個細心謹慎的,提煉藥液最需要的是耐心和細心,很快就能上手。

    寧遇洲笑道:“爹,學點本事也好,以后你就和我一起學煉丹術吧。”

    寧寄臣:“……”

    黑暗再次退去,白日到來。

    因為藥液的原因,這晚季氏的弟子十分輕松,紛紛佩服地看著寧遇洲。

    以往也不是沒有煉丹師隨著其他鬼云船出海,但從來沒有聽說過哪個煉丹師能研究出可以直接作用傷害不死生物的藥液之類的東西,由此可見寧遇洲的本事和天賦。

    季家這邊的情況,也讓玄陰城和鬼家的船上鬼修紛紛看在眼里。

    等不死生物退去后,那兩艘船趕緊朝季家的船靠近,派出代表到季家的船上,詢問昨晚他們用來傷害不死生物的方法是什么。

    季承嗣作為季家的少爺,需要出面接待他們。

    他一臉得意地看著鬼家作為代表過來的鬼巍,拿喬說:“鬼巍,你以往不是看不上我的東西嗎?沒想到你有一天也要求到我這兒。”

    鬼巍也是個心態好的,沒有被他擠兌得惱羞成怒,搖著骨扇說:“季六六,你也別得意,又不是你弄出來的。我猜,應該是師姑娘他們吧?”

    季承嗣也沒想過能瞞住他們,因為這些事是瞞不住的,大方地承認:“是啊。”

    玄陰城的管事忙道:“季少爺,那是什么東西?”

    季氏弟子在一旁解釋,聽得鬼巍和玄陰城管事驚訝不已,沒想到季家的煉丹師竟然有這等本事,可見是個優秀的。

    鬼巍多少有些嫉妒,這季六六又蠢又傻,但運氣總是不錯,連這么厲害的煉丹師都能讓他遇到。

    “季公子,我們也想買這種藥液,不知能否勻我們一些?”玄陰城的管事和氣地問。

    季承嗣不敢擅自作主,說道:“我去問問寧兄弟,你們稍等。”

    等季承嗣到船艙那邊時,就見到寧遇洲他們依然捉了只不死生物在研究。

    雖然研究出能迅捷地傷害不死生物的方法,卻仍是沒有研究出如何殺死它們,寧遇洲對這些不死生物體內蘊含的力量非常感興趣,決定繼續研究下去。

    對于他這種研究精神,季承嗣等鬼修們肅然起敬,自己做不到的事情,就格外的佩服那些能做到的。

    季承嗣將來意說明,生怕他們多想,趕緊補充:“寧兄弟放心,若是你們不想,我直接擋回去,我們季家可不怕玄陰城和鬼家,他們無法給我們施加壓力。”

    寧遇洲笑道:“不必如此,有生意上門,接下便是!你將這藥液提煉的丹方賣給他們。”

    “啊,你要賣掉藥液的丹方?”季承嗣愣了下,“這多虧啊。”

    “船上的煉丹師不多,憑我們幾個人,根本無法提煉太多藥液供給他們,不如將丹方賣出去,讓他們自己去提煉。”寧遇洲解釋,不過是一個丹方,他并未放在眼里。

    寧遇洲也不蠢,不死海的赫赫兇名讓鬼修望而怯步,若是有這藥液幫忙,鬼修們以后進入不死海也有倚仗,不死海的兇名將會減弱。

    掌握這種藥液的勢力,能撈到的好處可想而知。

    正好可以弄些好東西,像玄陰城這樣的勢力,好東西可不少。

    作者有話要說:  第二更

    感謝在2019-11-22 00:52:27~2019-11-22 18:28:50期間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哦~

    感謝投出手榴彈的小天使:樓主不在 1個;

    感謝投出地雷的小天使:sunny89 4個;感覺寄己萌萌噠、murasaki、24686092、blumchen、慢吞吞小姐 1個;

    感謝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不喝酒的貓t 100瓶;我是小仙女 40瓶;li、燕子 30瓶;玉、公子笙、幻zi、sunny89、一寸丹心、似水流年 . 夢 20瓶;紅顏禍豬、大玉米、ym、清 10瓶;緋月落櫻 9瓶;24686092 8瓶;17055783、涼兒、感覺寄己萌萌噠、小七七 5瓶;一一寶寶 2瓶;清扎、若兮、蒾霧、scx 1瓶;

    非常感謝大家對我的支持,我會繼續努力的!
快速时时彩 励步英语加盟赚钱吗 有没有电脑挂机赚钱的行业 和记彩票首页 法师耍花赚钱 北京麻将2019安卓版手机 微信表情包是怎么赚钱的 欢乐捕鱼大战怎么获得金币 头条怎么发链接赚钱 湖北麻将红中赖子杠 农村开小食杂店赚不赚钱6 wpsoffice赚钱 幸运彩票安卓 滴滴跑专车赚钱不赚钱 北京晚上兼职能做什么赚钱 口袋彩票苹果 天然工坊不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