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kiwfuh.live)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213、霸道村姑成壕路17

    不知道為什么, 衛斯年說話的語氣中隱約夾雜著幾分失落。(M.K6uk.Com看啦又看♀手機版)

    錢寶芳覺得自己想多了, 如實點了點頭,并順手將錢放他辦公桌上,和那些包包裹裹的禮品擱在一起。

    衛斯年這次沒再推辭, 只是最后看著錢寶芳說了一句。

    “小芳同志, 是個好同志。”

    “衛同志, 同樣也是個好同志。”

    錢寶芳下意識脫口而出的回答, 讓衛斯年一掃陰霾露出幾絲明顯的愉悅之情。

    未待衛斯年多說什么, 打開的門板突然被人敲響, 來者是他的同事, 對方笑瞇瞇的先是瞧了眼一旁的錢寶芳,而后才說樓下的活動已經開始了, 他們要是有意的話可以去看看。

    等人離開,錢寶芳試探著問是什么活動。

    “年節將近,機關里組織大家伙為年底慰問孤寡老人捐款, 走, 我帶你去瞧瞧。”衛斯年隨手抓起那張百元大鈔,請錢寶芳下去一觀。

    錢寶芳跟他下樓的時候不免多想, 既然他們搞了這個活動, 那她到時需不需要捐一點。

    衛斯年沒給她多想的機會, 領著人到地方后,當即就把手里拽了一路的紙幣塞進了捐款箱,并義正言辭道,“這是小芳同志的一份特別心意, 大家鼓掌感謝。”

    不等錢寶芳反應過來,眾人立馬呱唧呱唧拍起了巴掌,贊許的目光不要錢地拋過來,甚至還有人朝她伸大拇指的。

    錢寶芳:“…………”這操作讓人多么猝不及防。

    “其實不關我的事,是衛同志大義散財,我們應該為他鼓掌才是。”她邊說邊自己帶頭鼓起了掌。

    結果大家伙鼓掌是鼓掌了,但全都一副‘你不用多說,我們都懂’的表情是什么情況?

    錢寶芳全然不知別人已經徹底誤會了,而當事人衛斯年本著不可言說的小心思也沒當場辯白,所以直到參加完活動告辭離開,那些人還對她特別熱情的樣子,令人十分奇怪。

    最后兩人在縣政府門口告別,閑話不再多說。

    走了很遠的距離,錢寶芳回頭去看時,發現衛斯年還在原地沒動,瞧見她回頭忙揮了揮手。

    分別沒過一會兒就到了晌午吃飯的時間,錢媽早就準備一家三口中午的伙食,沒打算再跑回家準備午飯,不然不光浪費時間,還會錯過晌午賣吃食的大好機會。

    錢媽讓閨女和錢爸先吃,然后還她,雙方輪流著來不耽誤做生意。

    輪到錢寶芳攤煎餅,正好衛斯年趕過來了。

    這回他帶了更多的同事過來,大家熱熱鬧鬧地聚攏到攤位前點煎餅料,時不時再在衛斯年和錢寶芳兩人之間打趣地瞧個來回,然后竊竊私笑,說一些他們自動理解的玩笑話。

    衛斯年坦然自若,不時約束下同事們不要太過火,沒叫錢爸錢媽看出異常來。

    倒是錢寶芳似有察覺,遞煎餅給衛斯年時深深瞧了他一眼,得到對方溫潤俊朗的一笑。

    之后幾日,衛斯年每天都帶人過來買煎餅,偶爾他的同事里還會有買煙花炮竹紅紙春聯的,照顧了不少錢寶芳他們家的生意。

    很明顯,他在討好她。

    錢寶芳經過幾天的觀察,最終確認了這一點。

    實話講,她也不是沒意動的,畢竟帥哥誰不喜歡,而且對方還那么對她的菜,心地善良人又好,工作還不賴。

    要她說如果那人有意想在縣城找對象,怕不是想上位的姑娘們能繞縣政府好幾圈。

    但從這么長時間的觀察來看,他好像對別的女同志并不多接近,甚至連接觸都很少,刻意保持了距離一樣。

    但與之不同的是,他在試圖親近她。

    錢寶芳有自知之明,但若是有機會的話,她覺得兩人試著接觸一下也不是不可以。

    因著這個考慮,雖然沒有挑明言說,捅破那層窗戶紙,但隨著接觸加深,兩人之間已經漸漸彌漫起一種旁人難以察覺的曖昧,接下來就差火候和時機了。

    在此之前,村長兒子王中華的喜日來臨。

    由于當初的承諾,錢寶芳一家需要停攤一天回村參加婚事,在當天早上就帶著賀禮和份子錢一起坐公車回去了。

    也因為提前打過招呼,王叔特地派人在鎮上回村的路口駕著驢車等候。

    有車子可坐,當然比靠11路走路回去強,一家三口欣然上車,沒多疲憊就順順溜溜地回了村子。

    驢車到村后,錢爸迫不及待地先去看一眼自家院子。

    自從他被拉去縣城看傷,這還是第一次回村,之前雖然有錢媽給他描述,但總沒有親眼所見來的好。

    錢寶芳沒阻止,別看錢爸的腿傷還沒好利索,但或許是因為天天看攤能活動練習的原因,他現在用拐杖用的特別熟練,自己走路完全沒啥問題。

    錢媽也知道丈夫一直掛心家里房院,不讓他看一眼不放心,所以只好任由他去了。

    待到錢爸看過院子,難受了一會兒立馬又振作起來。

    村里大喜的日子,他不能喪的讓人家面上難堪,而且不就是房子塌了么,以后重新再建就是,又不是沒本錢重建。

    想到他們縣城擺攤賺的進項,錢爸當即挺直了腰桿,底氣倍兒足。

    喜宴在村長家院子里擺,錢寶芳他們到達時,村里人基本都來了,隨禮的隊伍排了好長,隊伍前頭擺了張案桌,有村里年紀大識字的老人專門坐在那兒寫賓禮單子,將給份子的人家和份額一一記下來。

    錢媽提前準備了幾尺顏色挺正的紅布,外加兩塊的份子錢,面上絕對夠牌亮了。

    東西記過,他們一行被引進院子里的喜桌上坐下,等著觀禮吃酒。

    村長一家這時候都在忙的分身乏術,也沒人過來招待,但大家都很理解,進院后紛紛按照指示坐好,同桌的人開始拿著桌上的花生瓜子邊磕邊說,自有一番自在。

    錢寶芳給自家爸媽抓了花生,另外還倒了茶水,瞧得同桌就坐的一個大嬸子眼神跟著她轉悠,不知道在想什么。

    不過不用她多想,大嬸子下一刻就和錢媽攀談上,泄露出了她的意思。

    “你這閨女真好,長相、人品樣樣拿的出手,妹子你家真是有福了。”

    “這么好的姑娘喲,以后也不知道會便宜了誰家,有定親對象了沒有?”

    “沒有?那正好,我那村子有個好小伙,是我堂叔家孩子,長相人品都沒的說。”

    原來是想做媒。

    大嬸子和錢媽猶如久別重逢的親姐妹一樣熱絡的不行,夸閨女都把錢媽和錢爸夫妻倆夸的渾身飄飄然,差點找不到東南西北。

    但真當談到兒女親事時,錢爸錢媽瞬間清明過來,只道孩子還小,推辭著不說一點應下的話。

    最后實在被大嬸子的熱情弄的不好意思,錢媽立即轉移話題道,“你只夸人家小伙子多好多好,倒是說說他是哪家哪戶的,說出來我們夫妻也好聽了考慮一下不是。”考慮是會考慮的,應不應的還要另說。

    錢媽在縣城做了段時間的生意,長的不只是見識和膽子,彎彎道兒同樣也增加不少。

    再單純怯懦的人,在市井待久了,也會練出一點生活經驗來了。

    這種事情,錢寶芳不好插話,只坐在一旁裝聾子啞巴關注著,瞧著不對的話就會立馬給爸媽打眼色,別讓人三言兩語誆去了閨女。

    好在錢爸錢媽只有一個孩子,一旦涉及到她的問題,那就慎之又慎,不比精明的人差多少。

    大嬸子聽到錢媽的問話,還以為她被說動了,隨即就將男方那邊的情況透露了一點。

    說起來這位大嬸兒娘家是他們村,嫁去的鄰村有個隔房堂叔,那家的孩子是個長相品行都不錯的好小伙兒,年方二十二,結婚正適合。

    “那不合適,我家閨女才十九,這還是虛了一歲,兩人差了整整有四歲嘞,不成不成。”錢媽瞧著閨女一點意動的跡象都沒有,抓住個空子立即反駁道。

    實際上差四歲不是不成,只是錢媽有意推辭的借口罷了。

    畢竟以她看來,對方小伙兒再好,但在二十二的年頭上竟然還沒訂下說親對象,要么是一直沒說上,要么是有問題告吹了,無論哪一種,她都不想讓自家閨女吃虧撿剩飯。

    錢寶芳在一旁聽了會兒,感覺大嬸子描述的那好小伙怎么看都是劇情中小說女主的未婚夫啊。

    話說這次換她來,他們家根本沒有和對方說親的意向,怎么這門婚事還以這樣的方式找上門了呢。

    或許是劇情的不可抗拒性?

    錢寶芳心下狐疑的同時暗暗警惕,覺得為了防止劇情大神的尿性,或許她和某人的事情得加快了,劇情不允許他們再磨磨蹭蹭地慢慢培養感情。

    錢爸錢媽并沒有同她一樣意識到大嬸子口中的好小伙是誰,但不妨礙他們不想把閨女嫁給一個年方二十二還沒找到對象的‘剩男’,大好的年輕小伙子又不是沒有,慢慢挑就是,他們不急。

    大嬸子見說媒的事告吹,哀嘆一聲也沒多逼什么,當即轉換話題聊起了其他。

    只是看她那表情,貌似里面摻雜了旁的情況。

    錢媽瞧了出來,更加覺得剛才沒輕易應下是正確的,頓時向閨女拋了個讓她放心的眼神。

    他們家閨女不一般,他們也不是狠心爹媽,婚事屆時肯定要先經過寶貝閨女點頭首肯才行,酒席桌上就談什么的,顯得太沒誠意也太不鄭重了。

    錢寶芳表示絲毫沒擔心,只是考慮著男女主那邊是不是已經出事了。

    不然男主這邊怎么會有人開始給他另外說媒呢。

    稍后等人來的差不多的時候,周圍人群不免談起最近村里村外最新出爐的閑言八卦,其中關于女主李二妮家的叫他們這邊聽了個正著。

    作者有話要說:  加油!
快速时时彩 挖矿真能赚钱吗 单机捕鱼达人电脑版 游戏app推广赚钱 山东荒山种植什么赚钱 欢乐麻将 三人麻将 hao123导航如何赚钱 北京麻将一共多少张牌 双响财神捕鱼机 大棚好干吗赚钱吗 酷狗彩票安卓 我负债100万该怎么赚钱 大丰彩票安卓 27岁学什么赚钱 成都麻将怎么打会赢 盛大网络赚钱吗 快递员好干吗能赚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