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kiwfuh.live)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126、第一百二十六章

    于是雪梨靦腆道:“姨母, 那我們去睡覺了, 你也早些休息。(www.kiwfuh.live)”

    “好。”

    韶音對她微笑, 但說完“好”字就微合了下眼, 這才起身讓甘草和當歸收拾茶具,好像的確覺得疲憊了。

    雪梨和子嵐告辭離開。

    子嵐今日很少說話,盡管這也有雪狼族性格的原因,但雪梨能感覺到他因為姨母的話題而感到凝重。

    和上回來雪蓮峰的情況不同, 這回韶音回來了,得了韶音的允許后, 甘草將他們兩人的住處安排在了內宮中。

    雪梨和子嵐并肩往休息的地方走, 子嵐將雪梨先送到了住處, 就在他打算離開之前,雪梨走過來抱住了他的腰,舒服地在他下巴上蹭蹭,道謝道:“霧霧,今日謝謝你。”

    子嵐不解道:“怎么了?”

    雪梨說:“謝謝你陪我過來見姨母。還有之前, 狼官說你請他們幫忙關注姨母歷劫回天的消息了, 所以天官才會在姨母要回天的時候第一時間告知狼宮, 我才能那么快知道。你還特意準備了仙車,陪我一起過來。”

    “……這些都, 不必道謝。”

    子嵐微微一詫回答道。他的確是為了雪梨特意多注意了一些, 但當初這么做的時候,實際上并沒有多想,只是希望雪梨能夠早些得到韶音仙子的消息、早點見到韶音仙子, 這樣或許能讓雪梨覺得開心,此時雪梨如此鄭重地提出來,還要向他道謝,反而讓子嵐有些局促,不覺微微面紅。

    雪梨說:“今日姨母說得這些……嚇了我一跳。”

    子嵐應道:“嗯。沒想到你的父親會是長云神君,這位神君的名號我也曾聽說過,他一把破風劍使得極好,在仙妖之戰中也很有名。還有雪心仙子,經歷亦讓人感慨。”

    子嵐的神色看上去的確很受震動。

    只是雪梨問:“剛剛聽姨母說這些的時候,你看起來有些緊張?”

    “……嗯。”

    聽到雪梨說起這個,子嵐微頓,眼神閃爍了一下,但并不否認。

    他道:“我只是在想,韶音仙子將這么重要的秘密說出來告訴你,我也一起聽了沒有關系嗎?”

    子嵐的確很關心雪梨的事,想要知道所有與她有關的內容。但他亦很清楚,長云神君和雪心仙子都是雪梨的父母,而韶音仙子是雪梨的師父和姨母,認真來說,這些都是雪梨的家事,和他這樣的外人是沒有關系的。雪心仙子之事嚴重,韶音仙子將所有的經過都告訴雪梨,必然下了很大的決心,而這種時候讓他也在場,無疑是“破例”。

    韶音仙子是相當冷靜持重之人,讓她破例是相當難的。

    子嵐隱約覺得自己應當是沾了長云神君當年的光,因為此前已經有過將雪心仙子的事告知長云神君、讓長云神君進入雪蓮峰內宮的先例,所以韶音仙子才會在思量后決定也對他破例,現在想來,這一點在第一次來雪蓮峰時,甘草和當歸議論時好像也有提及。不過相比較于長云神君當年的長守四年,子嵐這回實在算是十分輕松了。

    然而相比較于子嵐的緊繃,雪梨卻認為很自然。

    她問道:“那你聽了會說出去嗎?”

    子嵐當即承諾道:“當然不會!只要不是你們二人授意,我一個字都不會說的。”

    子嵐的目光堅定,漆黑的眼眸里沒有絲毫動搖遲疑,眼神儼然是狼的目光。

    雪梨和子嵐生活在一起這么久,她知道狼族的承諾是非常沉重的,雪狼族尤其如此。雪梨了解子嵐,他這樣說了,肯定一個字都不會往外吐露。

    想到這里,雪梨不禁笑了,說:“這就是了。”

    雪梨道:“姨母讓你一起聽,肯定是非常信任你、相信你的人品才會這么做的。你在小仙境里和我們相處的時間不短,當初仙境被白衣人的暴雨入侵的時候,是你舍命救了我們,盡管你現在沒事,可當時真的是九死一生,這些姨母都看在眼里……”

    雪梨當時還對子嵐的舉動懵懵懂懂的,后來到九重天上聽了其他人的解釋描述,又聽了掌星會上玄武北君的說法,才明白得清晰起來,并且越想越是后怕,對子嵐的感情亦愈發感動。

    雪梨道:“經歷過這些,姨母不可能不相信你的。再說,你也不是外人,我和你……”

    說到這里,雪梨忽然紅了臉。

    她害羞道:“不說啦!反正我就是想向你道謝而已,你快回去睡覺吧,晚安!”

    話完,雪梨踮起腳,飛快地在子嵐嘴角輕快地親了一下,然后就跟被燙到了似的,慌張地拖著尾巴跑了,一下子消失在門后,“咚”地關上了門。

    因為雪梨的動作太快,子嵐半晌還是懵的。

    他愣了愣,過了良久,才后知后覺地抬起手,摸在雪梨剛才迅速親過的地方,然后禁不住赤了耳尖。

    子嵐又僵又興奮,過了半天,他才抿了抿唇,表面雖還鎮定,身后的尾巴卻暴露了情緒。無奈雪梨已經鉆回房間里去了,他呆站好久,才終于拖著狂搖的尾巴往自己的住處走去。

    雪梨跑回房間里以后,就一直偷偷藏在窗戶后面觀察子嵐的反應。她自己的九條大白尾巴也在不安地擺動,等到確認子嵐離去,她才害羞地乖乖縮回屋子里。

    雪梨變回小白狐,刺溜一下鉆上床,把自己團進棉被里。

    雪梨在床上蹭來蹭去搖著尾巴,因為姨母先前告訴她的事,腦袋里太精神根本睡不著。

    不過,雪梨很快發現這回安排的屋子與上回不同,不僅在內宮中,姨母還在床上給她放了一些小枕頭和布偶之類的小東西,所以雪梨一鉆到床上,就感覺到了不一樣的氣息,是她上回在那些小玩具上嗅到的,和自己有點像的熟悉氣息。

    是娘的氣息……

    姨母給她準備了很多以前母親留下的東西。

    雪梨停頓了一下,將床上的一個小布偶拽到懷里來摟著,輕輕嗅了嗅,上面的氣息已經很淡了,但仍然是那種讓雪梨覺得和自己有點像、但又不大一樣的氣息,不知怎么的就讓她莫名安心下來。

    非常舒服的味道。

    雪梨忍不住抱住蹭蹭,將自己埋進被子和玩偶里,困意逐漸強了起來,雪梨埋在溫暖柔軟的床上,不知不覺就睡了過去。

    ……

    雪梨和子嵐這般,就決定暫時在韶音姨母的雪蓮峰中小住幾日。

    子嵐寫了書信回狼境,向狼王狼后告知情況。

    狼王狼后早在得知子嵐和雪梨去接韶音仙子回天時就有心理準備,韶音仙子在九重天上極有名望,難得有這樣的機緣,與她交好沒有壞處,且雪梨畢竟是韶音仙子家的女兒,她們師徒二人分別許久,以后都是一起住了也很正常,子嵐肯定舍不得剛剛叼到懷里的小狐貍,想要一起待著完全可以理解,故而狼王狼后頗為爽快地答應了。

    雪梨和子嵐并不是第一次來雪蓮峰了,相比較于上一回,這一回雪蓮峰方方面面的感覺都和上回不同了許多。

    雪梨睡醒從房間里出來的時候,正好撞見甘草和當歸在興致勃勃地打掃庭院、照料草藥。

    甘草看到雪梨出來,眼神微閃,貌似不好意思地輕輕咳嗽了兩聲,這才別扭地打招呼道:“你起來啦!”

    當歸捧著比他人小不了多少的草簍,亦靦腆地對雪梨笑笑。

    甘草和當歸都明顯比上次來的時候有朝氣多了,對她亦努力展露著和善。

    雪梨點頭,道謝道:“嗯,這次見面還未道謝,上回謝謝你們幫我們。”

    甘草明顯也是知道上回見面時對雪梨態度并不算好,所以現在才會尷尬,但雪梨清楚他們都是為了保護姨母,當然不會在意。

    甘草聽她這樣道謝,反而不大自在,說:“不必客氣。幸好元君大人將所有事情都告訴你們了,我們沒有做錯判斷,不然才是難辭其咎。”

    雪梨問:“你知道姨母現在在哪里嗎?”

    甘草一指外宮道:“元君大人在雪蓮峰時每日都是固定卯時起,今日沒有來訪的病患客人,現在多半已經在做早功了。早膳我亦準備好了,你既然醒了,就自己過去吃吧。對了,元君大人說過希望你醒來就去找她,你吃好東西,就過去吧。”

    雪梨連忙應下。

    雪梨跑到膳堂一看,見甘草做了糕點。甘草廚藝驚人,紅紅白白的米糕全都做成了花朵的形狀,噴香撲鼻,還是熱的,已經全都用盤子分好了,大概本來是打算送到屋里來的,但正好碰見雪梨醒了,就讓她自己過來吃了。

    雪梨喜歡吃甜的東西,這樣的甜米糕很合她的口味,她歡歡喜喜地吃了好幾塊,耳朵晃來晃去,這才去找姨母。

    清晨的雪蓮峰十分寧靜,走在室外,放眼望去全是薄霧和雪山,景色邈遠寧靜,有一種空靈之感,比仙境更像仙境。

    雪梨去敲了甘草指的姨母修煉道室的門。

    “進來。”

    屋內傳來韶音的聲音。

    雪梨踏進屋內,才發覺姨母平時修煉的地方大得精神,這個房間雪梨上次沒有來過,不要說當初在杏林峰,就連狼官的醫仙都沒有這么好的藥室,不過想想姨母本身就是仙宮之主,又感覺不必吃驚。

    屋內有藥柜丹爐,醫書和各類草藥整整齊齊地擺了幾排,正中間是鉆研修煉的地方,空間很大,鋪了木席,擦得一塵不染,還放了雪梨熟悉的醫具,韶音正坐在那中央。

    韶音指了指她對面的位置,道:“坐吧。”

    雪梨忙在那對面坐下。

    韶音從容道:“我們好久不見了,這段時間我一直在凡間,不知道你在九重天上修煉得如何。今日,我就先檢查一下你的功課吧。”

    說著,她將數十種草藥一起取出來,依次放到雪梨面前。

    雪梨抬眸一掃,就認出這些草藥中的大半,其中有凡間的靈參藥草,亦有九重天上才有的名貴仙草。

    當初小仙境里也會種一些靈參仙草,但是品種有限,像這種罕見的仙界靈株,韶音也不是完全沒教過雪梨,但大多只是用畫圖或者傳說來簡單教授,明晃晃地放在眼前是不曾有過的,這一回姨母給她出的題,毫無疑問是有點超綱的。

    雪梨大致掃了一遍,發覺自己大概有七八種草藥都沒能快速認出來,因不想讓姨母失望,心里有點焦躁。她逼迫自己沉淀下來,靜下心來,從簡單的開始,依次報出草藥的名字、藥性還有處理和使用方法。

    韶音靜坐在對面,十分沉靜地聽著。

    但考到一半,雪梨終究敵不過自己的心亂,聲音漸漸小了,不斷拿起草藥的動作也停了下來。

    韶音覺察到雪梨的異樣,問道:“怎么了?太難了嗎?”

    “不是。”

    雪梨臉紅地搖了搖頭,她的確有點擔心那幾種自己認不出的草藥,但這不是關鍵,還另有原因。

    她說:“我一直在想姨母昨天告訴我的事,沒有辦法靜下心來。”

    “……原來如此。”

    韶音能夠理解,輕頷了下首。

    雪梨見姨母沒有生氣,略微安心。但她頓了頓,忍不住出聲問道:“姨母,我父母……到底是什么樣的人呢?”

    作者有話要說:  q:所以狐球球看到狼球球是搖著尾巴走的了嗎?

    狐球球:看到了嗷!(開心)

    ==

    非常感謝jojojojoooxx小毛球和蘇四小毛球都給我扔了一顆地雷嗷!!將你萌團住蹭蹭舔舔摸毛毛=3=
快速时时彩 比特币要怎么赚钱 微理看看赚钱软件下载 轻纺城赚钱模式 365天天捕鱼游戏 人人宝赚钱 老版南京麻将 lol陪玩和代练赚钱吗 大圣捕鱼单机版 农村养殖什么即好销售 又能赚钱 美女双人麻将小游戏 财神捕鱼游戏机厂家 赚钱路由器小米路由器设置 闲来麻将app下载安装 1000元投资股票能赚钱 高中生网上赚钱平台 888彩票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