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kiwfuh.live)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430章 有本事就來拿

    “若是這位神鈴宗的前輩不出手,只怕我現在已經死了吧。(手機閱讀請訪問m.k6uk.com)”

    云瑯冷冷的側頭盯著葉白,說道:“你竊取我們萬劍宗的劍法總綱,哪怕是黃成長老不出手,我也會將你斬于劍下。”

    “既然如此,那你還等什么?不如現在就動手。”

    葉白目光明亮,淡淡說道。

    兩人針鋒相對的模樣頓時就是引起了其余宗門的目光。

    要說云瑯敢說話這么硬氣,這并不奇怪,畢竟是萬劍宗的大師兄,但葉白一個誰都不認識的丹殿弟子,又怎么敢這么說話?

    云瑯渾身靈力鼓蕩,目光如劍,盯著葉白沒有說話。

    曹云突然說道:“此事是萬劍宗不對在先,貿然出手偷襲,還是萬劍宗的大長老,此事也未太不把我們如意宗放在眼里吧。”

    云瑯渾身氣勢一點一點的消失,他一甩袖子,鄭重一禮,說道:“此事,我代大長老給諸位賠個不是。”

    天罡宗宗主徐汝鵬微微點頭,心中卻忍不住想到,早聽說這云瑯不光是修行天資難得,處事更是落落大方,舉止得體,如今看來,傳言不假。

    曹云也是點了點頭,既然萬劍宗都已經低頭了,他自然也不會追究下去。

    但云瑯話鋒一轉,目光冷漠的盯著葉白,一字一句的說道:“萬劍訣總綱乃是我們萬劍宗的至寶,無論如何,此等寶物都不會允許流落宗門之外,不管是誰竊取,我們萬劍宗都會將之擒拿,若是有人膽敢擅自修行其中秘法,我萬劍宗必誅之!”

    曹云臉色漸漸變得凝重起來。

    云瑯這番話明顯是代表萬劍宗說的,也就是說,如果一個處理不好,那么這件事情勢必會演變成兩個宗門之間的敵對。

    元真溫和一笑,沒有說話。

    許多雙的目光依舊是盯著葉白,很明顯,對于那日云天拍賣行外發生的事情雖然很多人知道了,但是也仍然有很多人是不知道的。

    那么事實究竟如何,還要看看葉白是怎么說的。

    葉白平靜說道:“不錯,萬劍訣總綱我是在我的手里。”

    這是他說的一句話。

    但隨著這句話,許多人卻是騷動起來。

    有不解的,有奇怪的,更有不敢相信的。

    在大部分人看來,葉白這么說,簡直就是在找死,畢竟當著這樣的時間,地點說出這樣的話,萬劍宗豈有不追究的道理?

    葉白笑了笑,又說道:“不過與這位道友一樣,我的目的,也不過是為了追回祖師遺物罷了。”

    “你的意思是說,這本萬劍訣,是你們丹殿的?”曹云感覺有些可笑。

    無論怎么看,萬劍宗和丹殿都是兩個八竿子打不著的宗門,一個修劍,一個煉丹,井水不犯河水。

    這么一會功夫,又有三個宗門陸續到來。

    但所有人都沒有心思關注這些了,因為葉白的話,簡直就是驚濤駭浪!

    “當然不是丹殿。”

    葉白笑了笑,說道:“曹宗主,天劍宗這個宗門,想必你是知道的吧,不錯,我就是天劍宗的弟子。”

    曹云眉頭緊鎖,記憶中搜尋到天劍宗的相關記憶,隨后,他立即就想到了很久以前的一些秘辛。

    臉色變得古怪起來,曹云緩緩說道:“不錯,如果是天劍宗的話,此事倒是也說得通,萬劍宗的萬劍訣,其實叫做天劍訣,本身也的確是天劍宗的鎮宗秘法。”

    此言一出,全場嘩然!

    云瑯卻是冷哼一聲,沉聲說道:“如今的天劍宗不過是末流宗門,又有什么資格提起這種陳芝麻爛谷子的事情,我想請問一下諸位,莫非你們宗門的秘法都是完完全全由本門自創的么?”

    許多修士都沉默了下來。

    修行界中自然不會真的人人道德高尚,互幫互助,事實上很早以前,在南域的歷史上便是有過一段混亂時期。

    在這段混亂時期中,搶奪別宗功法融入到自己的宗門中,對外宣稱是自己宗門的功法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

    甚至可以說,現在的十大宗門,便是當初積累壯大的。

    葉白哈哈一笑,鄙夷說道:“這是我們天劍宗與你們萬劍宗之事,何必扯上其他宗門?”

    云瑯冷淡說道:“我并不是想要辯解什么,我只是想要告訴你,修行界之中,最無用的便是講道理。”

    “說得好。”

    葉白瞇了瞇眼,意味深長的說道:“我今天來,也不是為了跟你講道理,萬劍訣總綱就在我手上,如果你們萬劍宗想要,那大可以來拿!”

    云瑯自信一笑,說道:“我萬劍宗失去的東西,自然要堂堂正正的拿回來,葉白,我知道你的真正實力不止眼前這么一點,不過遇上我,你不會有任何勝算的。”

    “也許吧。”

    葉白懶得再說什么,這種單純的嘴炮根本沒有任何的意義。

    反正他這一次的打算就是踩著萬劍宗一路提升名次,云瑯挑釁與否,結局都是一樣的。

    “葉兄,還記得我嗎?”

    一個面色蒼白,氣質陰森的年輕修士上前一步,微笑問道。

    葉白轉過頭,笑道:“上官兄,別來無恙啊。”

    此人正是葉白之前在清風樓遇到的豪賭對象,鬼王宗的上官飛。

    上官飛目光看了一眼已經盤膝閉目進入打坐狀態的云瑯,問道:“惹上麻煩了?”

    葉白想了想,就說道:“一點小麻煩。”

    上官飛深深看了一眼葉白,說道:“希望我們不要在比試上遇到。”

    “希望如此。”

    葉白也說道。

    這時,上官飛旁邊一個穿著黑色長袍的老人嘶啞說道:“走吧。”

    上官飛點點頭,沖著葉白善意一笑,就跟著這黑袍老人到了鬼王宗的區域。

    葉白注意到,這黑袍老人一只袖子空蕩蕩的,似乎缺少了一條手臂。

    能夠帶隊參加南域大比,很明顯,這黑袍老人絕對是鬼王宗的大人物。

    至于這上官飛,葉白對于他的印象還算不錯,畢竟當初的豪賭中,上官飛也沒有耍賴,更是非常豪爽。

    葉白跟著元真與十余個丹殿的弟子一齊到了丹殿區域之后,整個平臺上已經只有兩個區域是空著的。
快速时时彩 学生可以赚钱软件是真的吗 杭州种植葡萄赚钱吗 挖金iOS版手机赚钱 孔明灯作坊赚钱吗 大众麻将手机版 广东腾讯麻将旧版官网 视频哪些网站赚钱 米赚 手机赚钱手机版下载安装 影视行业赚钱的工作6 手游团战有哪些能赚钱的 歌曲收费是谁赚钱 干信用卡套现怎么赚钱吗 单机捕鱼达人作弊器 大连金州干什么可以赚钱 棋牌游戏平台麻将 可以返还的赚钱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