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kiwfuh.live)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105、第 105 章

    不得不說, 澀澤龍彥的裁縫活做的是極好。(看啦又看手機版m.k6uk.com)

    天知道他到底哪里弄出來的衣服, 在他自己從某個房間呆了好一會兒走出來之后,已經換了一身干凈衣服的對方木著一張臉, 遞給了等在外面的阿柚一套衣服。

    即使剛才對方的異能力聯合起來揍了他一頓,但是澀澤龍彥卻是干不出因為不爽就扔衣服這種事情的。

    但是適合阿柚那樣大的衣服他是不可能有的,所以他也就只能挑著之前做好的備用衣服迅速改了改給了阿柚弄好了一套。

    畢竟, 他,澀澤龍彥, 裁縫技能max!

    因為阿柚的身上不適合拿東西,衣服被【劃地為牢】接了過來。

    嗯,白色的, 看起來和他們三個人穿著的一個風格。

    阿柚:???

    這是什么好像是邪教一樣的團服么?

    但是無奈,衣服還是要換的,在發現這個心口插刀死不了之后阿柚只能無奈的治好了自己。

    而此時,只剩下太宰治和陀思的收藏室里。用鑰匙鎖上門,陀思轉過身。

    “雖然和計劃里有些出入,不過目的達到就可以了。”

    “是啊。”

    太宰治拿著阿柚拜托他先幫忙拿著的外套嘆了口氣。

    “有些意外還真是讓人無法避免。”

    就比如他在阿柚喊出那句‘好心人’的時候就瞬間明白了阿柚出現在這里的原因。

    罪魁禍首,某俄羅斯人跑不了了:)

    “不過這意外還真是讓人看的身心愉悅。”

    陀思在收藏室眾多寶石邊游走, 然后, 伸出手, 拿出了相鄰的兩塊寶石。

    “她的能力也很有趣不是么?”

    可以傷害別人, 但唯獨不會傷害自己,還真是個‘忠心’的異能力。

    “算了吧,這種能力白給我都不要。”

    要不是異能力這種東西完全沒有選擇的話, 他甚至都以為阿柚這能力純給她自己添堵。

    雖然相處的并不算多,但是有一點太宰治十分清楚。

    那個女孩,是真心期盼著死亡的。

    和陀思擦肩而過,太宰治轉過身,看著他手中的兩塊菱形寶石。

    “一個是只要在看得到的范圍就能把異能者聚集起來的結晶體,另一個是能把接觸到異能者的異能力融合成一個的結晶體。”

    “用這兩個吸收所有收藏品的話就能阻斷能量源,濃霧就無法繼續維持。”

    陀思抬起頭看向了太宰治。

    “那么,請使用你的能力吧。”

    把手中的外套搭在手臂上,太宰治抬起手,輕觸了一下結晶體。隨著結晶體的變化,收藏室里所有的結晶體全部都向空中飛去,融合成一片。

    看著空中的能量,太宰治秉持著最后的演技。

    “只要觸摸那個的話,事情就全部結束了。”

    預料之中的,一把刀子從他身后捅出。

    “沒有人能夠逃得出我的預料。”

    澀澤龍彥說著,按著刀柄又向里推了推。

    “就算是出現了一點小小的意外,最終的結果也定然是我所預料的那樣。”

    他改衣服的速度天/衣無縫!讓他很好的趕上了對太宰治的捅刀時刻。

    你預料的?這傻子真傻。

    “你怎么會……”

    配合的演了一句,太宰治踉蹌著幾步,然后十分干脆的倒在地上

    不演了,再這樣下去被傻子傳染可怎么辦?

    而且重點是被捅了他竟然什么也沒想起來!

    這不科學!他都貢獻這么大了竟然一點感覺都沒有么!!!

    然而倒在地上的太宰治卻絲毫沒有注意到,被他搭在手臂上的衣服隨著他倒下的動作,那胳膊好死不死的落在了……衣兜上。

    屋子的角落里突然出現了一個穿著睡衣的男孩。

    然而如同幽靈一般出現的悄無聲息,在所有人視線的死角,他面無表情的注視著屋子里反轉又反轉的大戲。

    齊木楠雄就這么眼睜睜的看著陀思一刀給澀澤龍彥割喉,一點阻止的想法都沒有。

    畢竟……這幾個都不是個好人,他們窩里斗和他齊木楠雄有什么關系?

    一直被迫害的澀澤龍彥:???

    就在‘最終勝利者’即將發出勝利言語的時候,大門被推開了。

    已經換完臨時衣服的阿柚領著異能力三人組就回到了‘收藏室’,然而映入眼簾的缺失白衣三人組倒下了兩個。

    阿柚:???

    等等!我就是換了個衣服這怎么回來就這個樣子了?

    就在阿柚一臉懵逼的時候,看見自家妹妹的齊木楠雄頓時走了出來。

    “臥槽二哥你怎么在這里!不是說好了不阻止我自殺的么!”

    陀思:???

    ‘不是我……’

    齊木楠雄看著眼前大傻子與戲精與二五仔的場子,一時之間不知道該說些什么。

    最終,他轉過頭看向了自己的妹妹。

    ‘是警報器,被按了。’

    阿柚已經反應了過來,她跑進屋里,隨意的瞥了一眼被割喉貌似十分凄慘的澀澤龍彥,就一門心思奔向了太宰治。

    畢竟澀澤龍彥這個人……阿柚不認識他啊!

    “太宰你怎么被捅了!”

    她幾步跑到太宰治旁邊,看著明顯是被人從后暗中下手的傷勢,直接拔了刀,蹲下身戳著他的臉治療著。

    “太宰,醒醒?”

    她揪著太宰治光滑的臉。

    “你要死了么?你要死了吧?你準備死了么?”

    畢竟是被背刺,說不定還有啥遺言沒交代呢,要是真提前交代完了她大不了再把刀給他插回去!

    睫毛輕微的顫動,被刷了治療的太宰治抬眸看向了阿柚。

    鳶色的眼眸在空中粉紅色光芒的映襯下仿佛也變為了紫色,然而低著頭的阿柚那純黑的眼眸里卻是原本的色彩。

    在這個角度里明明是沒有絲毫光芒映照的地方,然而太宰治卻在那黑色眼眸中卻莫名看到了光。

    那光芒并不強盛,只是星星點點的,如同是夜空里,那繁星布滿的天幕,璀璨而溫柔。

    他……好像有點熟悉。

    不,應該是極為熟悉才對。

    她只是問著極為單純的話語。

    “你確定已經想好了么?結束生命。”

    在最深處,被蹭蹭鎖鏈所封印的大門劇烈的震動著,如同是被腐蝕一樣,最外層的鎖鏈開始生出了銹跡,它們迅速的擴散來來,在幾塊的時間里,配合著震動,崩壞掉了大量的鎖鏈。

    然而仿佛是筋疲力盡一樣,在僅剩下幾根鎖鏈的時候,那力量只剩下絲絲縷縷的余暉,再也無法發揮作用。

    但也為他提供了些許的直覺。

    這句話,他應當是聽過才對。

    太宰治突然就笑了起來。

    準備好?當然

    ——還沒有。

    做個好人,救助他人,無論是這個亦或是什么,帶著這些微小的的期望,卻總是能讓他堅持到第二天的黎明。

    而現在他的期望,是他還沒有記起那些屬于他的東西。

    在沒有找回之前,他又怎么會死亡?

    如果是以前的他,按照推測來看,自己當時回答的應該是肯定的答案。

    不過,這次要不同了。

    這么想著,太宰治彎起了眼眸。在頂端晶體光芒的折射下,他的眼中仿佛也泛起了光彩。

    “還沒有哦。”

    他的聲音輕飄飄的。

    難得的,他順從著自己的感覺。

    “還沒有和阿柚一起殉情,我怎么可能先走一步呢?”

    阿柚:“……”

    阿柚絲毫不覺得感動并且為太宰治的安全而感到憂愁。

    臥槽現在是皮的時候么!我二哥還在身后站著呢!

    我告訴你,你現在皮是爽了,但是待會兒怕不是要被扔到地心!

    阿柚回身看著齊木楠雄,剛想要叫對方幫忙時間回溯一下這個太宰,畢竟她治療是刷了,但是總是刷不滿那絕對是中毒了。

    “二哥,這個太宰傷還沒好,不如……咦?那個好心人呢?”

    眼前的房間里原本散發著微弱光芒的晶石全部消失,就連頭頂那莫名的粉光也消失不見,不過這不是最重要的。

    最重要的是好心人和澀澤龍彥兩個人全沒了!

    齊木楠雄十分坦然的開口。

    ‘他們的思想太不好,我為他們安排了點洗腦子的地方。’

    反正那個叫澀澤龍彥的早就狗帶了,而且那個叫陀思的竟然當著他面心里閃過了十幾條陰謀詭計。

    當他的讀心是擺設么?他果斷在對方即將開口的之前把他弄走。

    陀思:這就是你不讓我說話的理由???

    “哎?”

    阿柚回頭看向了異能力的方向,只見原本就有些透明的異能力們此刻已經快要完全透明,被齊木楠雄所驅散的霧氣讓它們也將要變回原本的樣子。

    愛麗絲遺憾的嘆了一口氣。

    “明明是拋開林太郎和柚醬相處的時候,結果竟然這么快。”

    她迅速的擁抱了一下阿柚,然后又笑了起來。

    “柚醬別忘了以后找我玩啊,我們不帶林太郎!”

    說著,她的身影開始消失。

    【人上人不造】一如既往的沉穩,他沖著阿柚點了點頭,然后一個沒忍住,摸上了阿柚的頭。

    輕輕揉了幾下之后,他恢復了一本正經的樣子。

    “再見。”

    在說完這句話之后,也變得消失不見。

    最后,是【劃地為牢】。

    淡金色的眼眸就這么凝視著阿柚,她抬起手中的刀子,向著阿柚身上插去,然而結局與從前絲毫不差。

    【劃地為牢】驀然微笑起來,她抬起手,溫柔的摸了摸阿柚的頭,無法說話的她沒有留下任何言語,就保持著這個姿勢,逐漸消失。

    阿柚抬起手摸了摸頭頂,之前的觸感仿佛還留在上面,由主人所衍生出的異能力,明明在這濃霧中應當是殺戮的存在,然而卻又是這么的溫柔。

    不過總是有煞風景的存在,就比如……還躺在地上的太宰。

    “阿柚——”

    他拖長了聲音,試圖把阿柚的注意力轉移到自己身上。

    “我現在還身受重傷啊……”

    他使勁的向著阿柚眨了眨眼睛。

    “難道不應該特殊照顧一下身為病號的我么?”

    真的,被背刺的他特別慘!

    而且劇本都飛了,他只覺得自己這刀白挨了。

    阿柚:“……”

    原本還有些惆悵的氣氛瞬間消散,阿柚面無表情的看著太宰治,只覺得對方可能不需要治療……

    是哦,你還記得自己是個病號么?要不是你還中著毒怕不是早就跳起來了吧!

    “二哥……要不幫個忙?”

    她的治愈就能治療不會解毒啊……

    看了看明顯對自己妹妹不懷好意的太宰治,齊木楠雄卻只想把對方也扔到太平洋里,然而在沉默了一會兒之后,他還是伸出了手,給對方的傷口套了個時間回溯。

    太宰治立馬原地復活。

    但是之后的事情齊木楠雄一點也不想管,他日常救世,剛才在短短的幾秒鐘之內已經驅散了橫濱所有的霧氣,現在所有的異能力估計也早就回歸了。

    眼看著都后半夜了,再不睡覺明天精神會不好的。

    當然,這個精神不好不是他,是阿柚。

    ‘回家吧。’

    他這么說著,然后向阿柚伸出了手。

    ‘已經很晚了。’

    阿柚接過太宰治遞過來的外套,嘆了一口氣。

    “是啊,折騰了這么長時間竟然什么事都沒有……”

    最大的傷害也就胸口插刀,然而胸口插刀弄不死她啊!

    把手放到齊木楠雄深處的手上,阿柚轉過頭沖著太宰治道別。

    “那我就先回家了,你也早點回去睡……”

    話還沒說完,只見齊木楠雄驟然發動瞬移,帶著阿柚瞬間消失不見。

    太宰治歪了歪頭,卻突然笑了起來。

    “這一場‘災難’,真的是讓人意料不到啊,意外這種東西果然奇妙。”

    而且……他切實的感受到了,被封印在內心最深處的,那道門扉。

    要怎么才能解開封印呢?

    這么想著,他轉過身,向著門口走去。

    “嘛,也不知道那個需要洗洗腦子的費奧多爾君現在到底在哪里呢。”

    而遠在飛機上,原本準備出場的中原中也突然被告知不用出場了。

    中原中也:???

    說好的帥氣黑手黨屠龍呢?

    然而除了懵逼的異能特務科之外,還有一個人同樣十分懵逼。

    好不容易趕到戰場的,名為中島敦的少年抱頭蹲著身,一雙眼眸中滿是茫然。

    “太宰先生……中原先生……還有……織田先生……”

    他抓著腦袋,內心滿滿的都是不可置信。

    等等!自己是重生了?可是為什么這個現實里和記憶力對不上號啊!

    中原先生不是我們武裝偵探社的么!他怎么去了港口黑手黨還是干部?!!

    織田先生呢!我們武裝偵探社最靠譜的人織田先生呢!!!

    為什么只有太宰先生還在啊喂!!!

    現實與記憶交織,中島敦只覺得自己腦子亂糟糟的,就在這時,遠處傳來了一道熟悉的聲音。

    “敦你在這里是在……做什么?”

    “太宰先生!!!”

    中島敦一下子反應過來,他瞬間站起身,試圖向對方說明。

    是了,太宰先生的話一定沒問題的!

    “我我我……大事不好了太宰先生!!!”

    眼看著中島敦有些語無倫次,太宰治拍了拍少年的肩膀,笑的燦爛。

    “別著急,有話慢慢說,就算敦你說你不小心摔倒在河里我也不會笑的。”

    因為我現在就在笑啊!(震聲——)

    “不是啊!真的是非常大的事情!”

    中島敦使勁的扒住太宰治的胳膊。

    “太宰先生我好像重生了怎么辦啊!”

    太宰治:?!!

    作者有話要說:  太宰:我被捅了都沒有恢復記憶你個濃眉大眼的怎么就重生了???

    感謝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哦~抱住使勁親一口(づ ̄ 3 ̄)づ

    感謝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嫣 10瓶;冉冉然、種花家、錦葉予 1瓶;

    非常感謝大家對我的支持,我會繼續努力的!
快速时时彩 推荐几款手机赚钱软件是什么 用硬盘赚钱 海王捕鱼巨奖怎么得 赚钱社交电商 金砖彩票群 别人都怎么赚钱 变啦 减脂教练 赚钱 江苏兴化麻将 梦幻西游新区垃圾五开怎么赚钱 单机捕鱼小游戏 出租朋友圈赚钱是什么 捕鱼游戏开发捕鱼游戏开发的未来发展 gta5炒股赚钱攻略详细pc 网页街机捕鱼游戏 现在有什么能赚钱的手工活 91街机捕鱼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