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kiwfuh.live)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112、番外五

    顧溪硯并不想理會他,只是轉頭看著那株梅花道:“你遇到的可就是他?”

    梅清好現身看著幾乎被秒殺的蜈蚣精點了點頭, 感激得不知道如何是好, 剛想給顧溪硯二人行禮就被葉沁茗攔下:“不必客氣, 于我們而言不過舉手之勞。(看啦又看小說網)”說完她看著地上化成人形的蜈蚣精, 冷聲道:“道法三千你卻偏要走邪魔外道,如今落在我手中也是咎由自取,怨不得別人。”

    蜈蚣精被她身上的氣息震懾到了,也意識到這兩個人有多厲害,自己毫無還手之力, 連忙在地上磕起頭:“求大人饒命, 我只是一時鬼迷心竅, 看在我們都是妖的份上, 給我一條生路。我苦修五百年才有今日, 請大人大發慈悲, 放過小的。”

    “都是妖?你想要奪她內丹時可曾想過都是妖。修行不易, 但是妄圖奪取他人生命用作你修行的捷徑, 就是罪惡。”葉沁茗說得臉不紅心不跳, 只是偷偷瞥了眼顧溪硯, 對方果然正看著自己, 眼角縫著笑意。心里忍不住腹誹, 就知道這小心眼的一定在編排自己。

    蜈蚣精聞言冷笑起來:“你也是妖, 難道你就沒有做過這等事,弱肉強食本就是妖族生存法則,你們憑什么要求我?”

    葉沁茗眼里冷意浮現, 隨即玩世不恭道:“實話說,我也不是什么好人,哦,好妖,你做的事我都做過。我也會借用妖族妖丹修行,也拿過人的生氣,可是誰讓你遇上了我,我就是看你不順眼,弱肉強食,今日你為肉,我為食,你不服么?”

    “無恥。”蜈蚣精被她的無恥氣得臉色發青。

    葉沁茗松開壓制她的靈力,笑道:“我無恥你又能奈我何?”

    說完,一股黑色毒液自蜈蚣精口中噴出,朝著葉沁茗還有那株梅花本體而去。葉沁茗眼睛都沒眨,信手一揮那毒液一滴不剩全部被她裹住凈化的一干二凈,而趁機想逃走的蜈蚣精被她虛空甩出去的靈力狠狠拖了回來。

    上前踩住這近兩米長的巨型蜈蚣,葉沁茗沉聲道:“不過我忘記告訴你了,我殺的妖都是咎由自取,若你一心修行,我絕不會動你分毫,但你一旦越界,我便不會留情。至于取人靈力之事,我也只是拿了我媳婦的,一個愿打一個愿挨,而且她可是好好的,所以安心去吧。”

    妖一旦動了殺念,便會開先河,人,妖,仙三族,人族最為孱弱,這等妖怪一旦放過了,留下來的便是無窮的后患,殺人者人恒殺之,葉沁茗并不打算留情。

    手中靈力突然直接壓進蜈蚣精體內,再抬手蜈蚣精那墨綠色妖丹就出現在葉沁茗手中。而她也沒猶豫,徑直把妖丹捏的粉碎,蜈蚣精連慘叫聲都來不及發出,就直接消散無影。

    葉沁茗下手狠而果決,身上那種殺意并不暴戾卻透著上位者裁決時的冷酷,梅清好看著忍不住脊背生寒,后退幾步。在葉沁茗轉身看著她時,立刻俯身跪下,立誓道:“梅清好在此盟誓,此生絕不會濫殺無辜,亦不會走旁門左道,求二位施援手救婉兒,無論你們有什么要求,我都照辦無誤。”

    葉沁茗的確是有意震懾她,顧溪硯也清楚,見她表了態示意她起來,便帶著梅清好進了林婉兒屋內。

    林婉兒其實看起來好許多了,不過昏睡這么久單憑靈力補足對凡人而言并不夠。顧溪硯右手抬起,掌心一股柔和的靈力吐出,自林婉兒眉心滲入,隨后在周身游走,如此細致過了一遍,顧溪硯收回了手,對梅清好道:“她被取走的靈力生機我都給了她,應該很快就能醒了。”

    梅清好感激不已,坐在林婉兒身邊看著她,眼里擔憂終究是放下了。而且正如顧溪硯所言林婉兒醒的很快,就在顧溪硯兩人準備離開時,床上的的人嚶嚀一聲,低低叫著:“清好姐姐,清好姐姐。”

    梅清好此刻連感謝都來不及,趕緊俯身過去握著林婉兒無力摸索著的手,哽聲道:“我在,婉兒別怕,我在呢。”

    林婉兒這段時間一直生病昏睡,只能喝點湯水,虛弱的不行,聲音細弱蚊吟。原本就嬌小的手,握在手里更是只剩瘦弱的骨架,梅清好心疼得直掉眼淚。

    林婉兒這段時間迷迷糊糊總覺得自己要入黃泉了,全屏一口氣吊著,如今看到梅清好,看見她好好的,又清楚察覺到她的心疼和憐惜,那種后怕便化作委屈,一時間也沒發覺身邊多了兩個人,委屈得泫然欲泣:“清好姐姐,我好怕。”她努力抬起手想要梅清好抱抱她。

    梅清好看她瘦的貓兒一般,這么委委屈屈地要抱抱,也是忘乎所有,俯身小心把這小人兒抱在懷里,撫著她的后背不停安撫她。

    葉沁茗饒有興致地看著,也沒出聲提醒。

    那廂林婉兒趴在梅清好懷里,一顆心滿是安穩:“你沒事,真是太好了。”她那日回來后就一病不起,時而清醒時而糊涂,總是夢到那一株梅花敗落一地,滿是枯枝殘葉。身體的難受,心里的恐懼擔憂讓林婉兒簡直生不如死。如今清醒了,她的清好還是好好的,她才徹底心安了。

    “傻丫頭。”梅清好眨了眨眼,把快涌出來的淚憋回去。

    “姐姐,我好餓。”聲音軟糯糯的,這是得寸進尺地撒嬌了。

    只是剛說完,她便驚覺在房間里,站著兩個神仙一樣的姑娘,此刻兩人一個溫雅柔和,一個趣味十足地盯著她們,讓林婉兒有些蒼白的臉倏然變得通紅滾燙,隨后又立刻想到什么,刷得又變得慘白。

    她掙扎著后退,卻因為沒有力氣,根本無法離開梅清好的懷抱,心里巨大的恐慌,讓林婉兒身體都在發抖:“清好姐姐,她們,她們……”。

    她眼里已經沁出淚了,梅清好是妖她比誰都清楚,如今她以人形出現在她房里,還有兩個她不認識的人在這里。她的丫鬟,爹娘都不在這,她們是妖,還是來對付梅清好的人,這無論是哪一種林婉兒都恐懼萬分。

    她不知哪來的力氣,推了一把梅清好,弱聲道:“你,你快走。”

    梅清好反應過來,趕緊把往后摔去的林婉兒抱緊,急聲道:“婉兒莫急,她們不是壞人,她們知道了我的身份,還出手救了我們,沒事的。”

    葉沁茗失聲笑了出來:“我說小姑娘,現在才反應過來是不是太遲了,方才那眼里完全沒有我二人,只有你的好姐姐。”

    梅清好被她們說的面紅耳赤,瞥了眼懷里的人,松也不是抱也不是,只能微微別開臉。

    林婉兒也是羞得不行,但還是偷偷瞅梅清好,對方在她面前一向波瀾不驚,此刻卻是滿面紅暈避開她的目光,心里一股甜意和欣喜甚至壓過了害羞。

    梅清好記著她說餓,而且這么久沒好好用飯定然餓壞了,扶著她躺下,溫聲道:“事情來龍去脈我會和你細說,你才醒還很虛弱,方才不是餓了么?等兩位恩人告訴你爹娘你醒了,給你準備些吃的,好不好?”

    林婉兒舍不得她離開,可也知道得告知爹娘,免得他們擔憂。便點了點頭,回頭對著顧溪硯二人細聲道:“還要多謝二位仙子救命之恩,方才是我失禮了,身子不利落不能起身道謝,還望兩位見諒。”

    林婉兒雖然才十六歲,但是被教養得很好,即使有些尷尬但還是維持著該有的禮數。

    顧溪硯微微一笑:“不必多禮,我這便去通知林老爺。蜈蚣精已經伏誅,你們可以安然無憂了。”

    “多謝。”梅清好送她們離開后,站在門口目光還有些游離。

    “清好姐姐。”林婉兒忍不住叫了梅清好,想讓她陪自己。

    她臉瘦得只有巴掌大小,這么柔柔弱弱叫自己,梅清好完全拒絕不了,走過去在她床邊坐下,摸了摸她的額頭:“還難不難受?”

    林婉兒搖頭:“就只是餓,渾身沒氣力。”

    梅清好有些沉默,她是妖不能光明正大現身,只能等著林家人知曉了去給她熬粥,在府內她能做的甚至比不上一個貼身丫鬟。

    林婉兒似乎意識到了她在想什么,捏著她的衣角道:“不急,餓了這么久也不在那一會兒,你陪著我我心情好,比喝白粥開心多了。”

    梅清好看著她,片刻后輕聲道:“傻丫頭。”

    兩個人在那里低聲聊天,另一邊顧溪硯已經讓守在外面的管家去通知林文海。

    林文海和夫人喜極而泣,步履匆匆往院中趕。葉沁茗兩人沒有跟上去,只是看著一群人消失。片刻后,葉沁茗輕輕碰了下顧溪硯:“你說那林家小姐和那個梅清好是不是有情況?”

    顧溪硯垂眸看著她,就方才這一碰,葉沁茗就直接靠在了她身上,眼看自家小茶葉使了壞又八卦起來,顧溪硯忍俊不禁,摟住她的腰低聲道:“緣分到了自然就有了,她們二人命里有緣,但人妖終究殊途,能伴一世已是難了。”

    葉沁茗蹙了下眉,可也知道這是無法改變的,而且既然顧溪硯說有緣,那便是不幸中的大幸。

    發覺到她的沉默,顧溪硯轉移話題:“不過不管她們有沒有情況,我們是有了,回家去么?”

    葉沁茗一臉正經道:“我們能有什么情況,我可不和你回去,你沒安好心。”

    顧溪硯低聲笑出來:“我沒安好心?那我有什么壞心?”

    葉沁茗轉過身瞅著她,右手食指勾了她一縷頭發,盤弄后又貼上去在她白凈的下巴上咬了一口,手指滑到她心口點了點:“你心知肚明。”

    顧溪硯喉頭微微動了動:“你不愿?”

    葉沁茗就喜歡看她這隱忍又要故作端莊的模樣,吐氣如蘭:“不是不愿,只是神君大人,如今已經亥時三刻了,馬上就子時了,今夜不眠么?”

    顧溪硯盯著她幾乎是目不轉睛,片刻后她低低在葉沁茗耳邊說了一句,讓葉沁茗直接面紅耳赤得破功。

    “茶能醒神,可不眠。”

    “顧溪硯你個悶騷。”

    顧溪硯失笑,也不管她揪著自己鬧,蹲下身把葉沁茗往身上一帶,就把葉沁茗背了起來。

    葉沁茗被她抱過許多次,背著倒是第一次。身下的肩膀纖細,不如男子寬廣,但是卻十足有安全感,葉沁茗也不鬧了,放棄了一般直接趴顧溪硯身上,嘟囔道:“今夜捉妖可累了,你不許折騰我。”

    顧溪硯輕聲應了:“好,不折騰你,疼你。”

    葉沁茗摸了摸臉,繼續道:“不許偷換概念,你在下面不許不老實。”

    說話間顧溪硯已經帶著葉沁茗直接瞬移出了林府。不過因為兩人笑鬧著也沒留神外面的情況,出了林家院墻,二人恰好撞上打更的更夫。

    背著葉沁茗的顧溪硯愣住了,那更夫更是嚇懵了,于是一身白衣顧神君和那更夫大眼瞪小眼,都愣在原地。

    下一刻才發出來的慘叫被消弭,顧溪硯收回手,有些尷尬看著翻著白眼臉色猙獰,嘴巴大張的男人。而背上的葉沁茗笑得花枝亂顫,東倒西歪差點摔下去。顧溪硯無奈極了,趕緊扶穩她:“當心跌了。”隨即一個旋身消失不見。

    更夫如夢初醒般愣了半天,卻不記得發生了什么,在原地走了幾步又繼續打更了。

    遠處夜色中清脆好聽的笑聲依舊在繼續,一個溫婉嗓音滿是無奈:“再笑要嚇壞別人了。”

    “哈哈,除了那個被你嚇壞了的更夫,誰大半夜會出來被我嚇壞,哈哈,神君大人你窘不窘啊。”滿是促狹的逗弄之意的聲音,葉沁茗滿臉笑意,探著腦袋和顧溪硯說話。

    顧溪硯看她眉眼間都是愉悅,也不再說什么,雖然出了糗但是能逗得她如此開懷,也很好。

    葉沁茗就像個被她寵壞了的孩子,笑她鬧她,發現顧溪硯一步步穩穩背著她不說話,笑聲也停了下來。

    夜色中背著她的人,精致的臉上是說不出的溫柔,葉沁茗心里是這萬年來都不曾有過的幸福。她們相知相愛數千年,也曾一起遠離紛爭,但卻從未像現在這般放松,沒有絲毫顧忌。這樣的日子,這樣的顧溪硯,就在她身邊,觸手可及。

    輕輕趴在她身上,收緊了胳膊,突然安靜下來的人讓顧溪硯慢下腳步,輕聲道:“怎么可?”

    葉沁茗看著她的側臉,嗓音低緩:“顧溪硯,你怎么這么好呢?”

    顧溪硯步子一頓,沒說什么,隨后又繼續朝著顧府走去,靜謐夜色中一切都陷入沉睡,天地間仿佛只有她們,閑適溫暖。半晌,顧溪硯回了一句:“因為你歡喜,而我喜歡。”

    葉沁茗吸了吸鼻子,她覺得太沒出息了,于是又丟出一句:“又在哄我。”

    顧溪硯輕笑起來:“那我快些,回去再仔細哄你。”說罷腳下速度顯然快了許多。

    葉沁茗突然覺得心口一股情緒激蕩,完全沒收斂:“顧溪硯,我喜歡你,喜歡極了!”這一聲她毫不顧忌,在靜夜中格外清晰,顧溪硯始料不及,腳下一個踉蹌,險些跌倒。緊跟著一股靈力滌蕩開來,睡夢中驚醒的,半夢半醒的全部沉入好眠。

    據說第二日,整個郢州城連公雞都遲了一個時辰打鳴,一城好夢。

    作者有話要說:  番外應該不多的,這里番外結束挺好的,你們說呢。她們真幸福,可以秀翻一座城。哈哈

    感謝在2019-11-20 18:35:30~2019-11-22 17:51:22期間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哦~

    感謝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江藍生 1個;

    感謝投出手榴彈的小天使:蘭舒婷 3個;清半夏 1個;

    感謝投出地雷的小天使:雙兒ˉ、從小缺鈣、、fighting 2個;小莎子、陽寶、清半夏 1個;

    感謝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三無埋人機 50瓶;喜歡看甜文的絡絡 25瓶;啁啾與喳 11瓶;水封2333、isheroi、霧清竹、白忖 10瓶;第一樹吹 6瓶;心疼的抱住胖胖的你、喵~、christmas丶、閑魚、liy、十三 5瓶;白飯兩碗 4瓶;23209045、seight 2瓶;

    非常感謝大家對我的支持,我會繼續努力的!
快速时时彩 网络兼职如何赚钱方法 单机麻将全集大全下载 梦幻互通版赚钱 问道新区金币买什么可以赚钱之道 南昌麻将算子规则一览表 代理代还软件哪个品牌赚钱 南方彩票安卓 最赚钱的真石漆 海王捕鱼怎么中巨奖 200m宽带如何赚钱 英雄联盟人物 连续剧和电影谁赚钱 网络捕鱼手机版 次新股赚钱容易吗 认真坚持跑网约车赚钱吗 个体赚钱 知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