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kiwfuh.live)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114、永恒之序曲12

    楚肆說話時用上了一點不易察覺的精神誘導, 張近寒還沒反應過來, 就已經莫名其妙答應了他的提議。(手機閱讀請訪問m.k6uk.com)

    月亮島是一座不大的島嶼, 放在西海群島之中并不起眼,但風景別具一格, 偶爾也會有不少游客來這里游玩。

    某間廢棄工廠的地下室中,一群幸存者在黑暗中縮成一團,神情驚恐不安, 卻沒人敢發出太大的聲音。

    時不時便有人抬頭向著地下室入口的那扇門看去,也不知是害怕被外面的瘋子發現,還是在期待救援者盡快到來。

    他們是發現異常之后最先逃出來的一批人, 幾乎都用東西緊緊堵住了耳朵。

    “咕咚!”

    時間流逝,有人在黑暗中用力咽了一口口水,突然向身邊一個人撲去, 堵在耳朵里的微型耳機在劇烈的動作間掉落在地, 一只隨身聽也被扯落出來。

    禱歌響起。

    片刻后,地下室外響起一陣腳步聲, 生銹的鐵門被人打開,陽光頃刻間涌入, 兩道人影背著光出現在地下室門口。

    “……有血腥味!”按照報信人給出的地址找過來的兩人臉色一變。

    一具腦袋似乎已經被砸變形的尸體倒在地下室中央,其他人幾乎人人帶傷, 有人胳膊上還有被啃噬的痕跡,這時都是一臉劫后余生的表情向他們看來。

    “果然,預想中的事情的確發生了。”和這群幸存者匯合之后,張近寒臉色不太好看, “不管那個人是故意反人類,還是被人坑害,甚至只是意外在隨身聽中錄入了模因病毒……”

    “這些幸存者實在太危險了,簡直是**感染源。誰也不知道這樣的事情還會不會發生……不能帶他們出去接觸外界!”

    來之前他收到的命令便是徹底毀滅月亮島,因此沒有其他準備。否則,若是攜帶有一兩件特殊封印物,或許還能救下這些人。

    張近寒眼中閃過一絲不忍——

    “稍等一下。”旁邊從始至終只是靜靜聆聽的少年,突然開口打斷了他接下來的動作,微笑著向那些幸存者詢問道,“你們是說,這首曲子最開始是從教堂中流傳出來的?”

    幸存者們不約而同點頭:“沒錯,就是教堂。”

    “那么,我先去一趟教堂。”

    留下這樣一句話,少年的身影轉瞬間消失,眾人的視線都抓不住他的背影。

    “……說不定會有什么發現。”

    此時月亮島上早已是混亂一片,神圣莊嚴中透出一股詭異的禱歌在街道上此起彼伏響成一片,遍地鮮血、碎骨,以及被啃噬得面目全非的殘尸。

    有人沐浴鮮血,在歌聲中起舞。

    嗅聞著鼻尖濃濃的血腥氣息,楚肆一路目不斜視,只是那雙幽深莫測的眸子里漸漸凍結起一層又一層薄霜。

    ……

    “世人皆是兄弟姊妹,血肉相融方為圣途……”

    教堂前,一群狂熱的感染者正在互相分食彼此的身體,神情莊重肅穆,儼然將這當作某種取悅神明的祭典儀式。

    驀然間,這些人的動作齊齊一頓,神色中浮現出一縷掙扎。似乎被某種極端危險的氣息從沉醉中驚醒,甚至刺激到了他們的潛意識。

    少年的身影無聲無息出現,他容貌精致俊秀,微微上翹的嘴角帶著幾分溫柔。

    一群陷入瘋狂的感染者驚恐地睜大眼睛,像是看見了什么不可思議的恐怖存在。早已伴隨著理智一同失去的恐懼感,在這一刻突然回到了他們身上。

    “果然是天道出現了問題,越是瘋狂,反而越是接近規則?”楚肆目光中露出一抹了然,“這些家伙,似乎洞察了什么……”

    受到驚嚇的感染者們停下動作,緊接著便為自己竟然在邪惡面前退縮,中斷了取悅神明的儀式而虔誠懺悔:

    “……主啊,原諒我!”

    ——在邪惡面前,他們不得不保存有生力量。

    下一秒,這些人不約而同奪路而逃。

    楚肆一臉錯愕。

    ……這些人未免也太不給面子了,表現得活像是一群遇見了暴徒的小姑娘!

    也不看看他們一個個血呼呼的,嘴角的血跡都沒擦干凈,和自己這溫柔純良美少年相比,究竟誰才更像邪惡反派?

    心中吐槽了一句,他徑自走進教堂中,一眼便看見了高臺之上,被人推倒的神像,以及那具鳩占鵲巢、被奉上神位的骷髏骨架。骨架之上還帶著干涸的血跡和些許血絲。

    它端坐神臺上,眼眶空洞,如神明俯瞰信徒,看上去驚悚而詭異。

    少年來到這尊詭異的“神像”面前。

    這段時間收集的天道本源,早已讓楚肆摸透了這個世界的規則,至少時間法則對他形同虛設。

    他神情平靜,微笑著與骷髏空洞的眼眶對視:“唔,讓我親自看一看,究竟發生了什么。”

    話音落下,一條虛幻的時間之河在上空浮現。

    少年只信手一撥,周圍的時間嘩啦嘩啦倒流,一切場景眨眼間飛快倒退,就像是一部被人不斷快退的錄像帶,一幀一幀向前回放。

    鋪滿鮮血與灰塵的地面漸漸變得一塵不染,被竊居其位的神像重新出現在高臺之上,晴明天光化作無垠夜幕,幽月高懸于夜空。

    一段早已被時間之河所淹沒的過去時空,被他輕而易舉從時間之河中撈起,如同紀錄片一般,重新呈現在楚肆面前,而楚肆則像是一道不存在于過去時空的幽靈,無聲無息出現在這段時空里,旁觀著過去發生的一切。

    暴風雨中,好心的神甫打開門,一位陌生人走進了教堂……

    ……

    “這就是怪異降臨的關鍵時間點?所謂怪異的誕生果然是沒有任何邏輯可言……”楚肆目光灼灼,看著教堂中發生的一幕幕,“剛剛降臨,便改變了這兩人的思維……”

    于是,溫文爾雅的音樂家變成了食人者,悲天憫人的神甫自我奉獻近乎病態……直到音樂家思維徹底瘋狂,用鮮血譜下那一曲樂章,無形無質的怪異也徹底發酵,形成了嶄新的模因病毒。

    而那首魔改版的神圣禱歌,便是模因病毒的載體。

    咯吱咯吱……

    “好香!再給我一點吧,請您再讓我嘗一小口,就一口!”

    流動的過去時空中,音樂家大口大口吞咽著血肉,神情癡迷而狂熱。神甫身上越來越多的血肉被他切割下來。

    周圍的氣氛突然變得詭異,似乎是楚肆的到來讓那無形無質的怪異發生了變化。下一秒,異變降臨——

    原本只是幽靈一般旁觀著一切發生的楚肆,眨眼間和神甫交換了位置。似乎代替了神甫的角色,瞬間從故事的旁觀者變成了參與者。

    詭異的禱歌不知何時響起,神情瘋狂的音樂家在少年面前伸出了餐刀。

    他雙目赤紅,形同野獸,沾著血絲的嘴角流下了口水,幾乎匍匐在少年身前:“你的肉聞起來好香啊,請問可以讓我吃一口嗎?”

    詭異的音樂迷惑著楚肆的心神,某種無形無質的規則降臨,似乎此刻的他若是說出一聲拒絕便是一種罪過。

    “……我的肉真的很香嗎?”少年微笑著低下頭,神態天真而好奇。

    “吸溜——嗯嗯,真的好香啊!”

    已經完全失去了人類理智的音樂家迫不及待點頭,眼巴巴望著少年,再次流下口水。

    下一秒,他就被一腳毫不留情踹翻在地,一雙冰冷的眸子倒映在他眼中。

    極端危險的恐怖風暴在少年眸中醞釀,即便已經退化成野獸狀態的音樂家,也在本能的直覺中渾身顫栗。

    嗡……

    難以形容的氣息在少年身上升騰而起,過去時空在這一刻片片瓦解。天地色變,禁錮在四周的規則發出陣陣悲鳴。

    倒帶的影像不斷快進,四周恢復空寂。剛才的一切仿佛幻象,教堂中央的少年目光與骷髏空洞的眼眶對視。

    “不管背后是什么東西在搗鬼,是不知名原因被污染的天道,受天道本源影響的怪異,抑或只是此界混亂規則的具現化……”

    少年眸底漸漸染上一層晦暗不明的色彩。

    哪怕這些東西不存在任何主觀意識和挑釁的想法,只是一段冷冰冰的規則——

    “這一次,我真的生氣了。”

    他唇邊微笑愈發溫柔而飄渺,如月色徐臨,映照幽幽夜幕。

    “……這么沒用的天道,不如換一個好了。”

    原本就提心吊膽的系統666:!!!

    【qaq宿主你冷靜一點啊!】小光球的尖叫聲在系統空間中響起,碎碎念猶如催眠一般,【冷靜冷靜冷靜!重要的事情說三遍!】

    【這個世界祂不是故意的!宿主你相信我,該有多想死才會主動挑釁你!天道祂多半有病,完全沒辦法控制自己,要不然怎么會有這么多亂七八糟的怪異,相信祂肯定知道錯了——等等,我都在說些什么?!】

    慌亂之中,直接從聯網資料庫里搜出了一堆勸架用語,直接套上去,結果念著念著突然感覺不太對頭的系統666,懵逼地住了嘴,有點懷疑統生。

    ……居然連這么一件小事都辦不好,更進一步認識到自己廢材的系統666,陷入了自閉。

    不過只自閉了一秒鐘,它就重新恢復過來——畢竟現在的它可是肩負著拯救世界的重大使命。趁著大魔王還沒下定決心,現在天下所有人的小命就在它一句話之間,它一定要讓大魔王回心轉意。

    ……唉,危機中方顯英雄本色,這一次終于輪到它系統666力挽狂瀾了!看它嘴炮攻擊——

    【宿主你千萬要克制啊,這個世界從小長到大也不容易……】

    “停!你都在說些什么?”

    一股強大的精神力風暴在系統空間中掃過,成功讓剛剛還慷慨激昂的系統666下一秒慫噠噠閉嘴。

    楚肆的聲音有些莫名其妙:“反正此界天道已經陷入了混亂狀態,直接將之寂滅,讓這個世界慢慢誕生新的天道意識,有何不可?”

    系統666:【……啊?】

    他有些好笑地問道:“你剛才腦補了什么東西?”

    系統666下意識答道:【天涼了,讓這個世界——】

    “pia嘰!”

    一句話還沒說完,它已經被楚肆的精神力風暴毫不留情pia飛出去,暈暈乎乎砸在了系統空間的角落里,一行大寫的顏文字在小光球表面出現:tat。

    下一秒,暈暈乎乎的系統666又被一股精神力包住,楚肆直接將這只小光球逮起來抖了一抖。

    嘩啦啦!

    如有實質般的一本本虛幻書籍在半空中掉落,各種各樣亂七八糟的小說書名從眼前飄過,幾乎各種類型都有,楚肆精神力一掃便發現了好幾本帶著霸道總裁風的書名。

    楚肆:……

    楚肆只感覺每一次發現了系統666的智商下限,對方都會在下一次繼續刷新。

    系統666頓時懵了,就像是一個被家長揪出了日記本和情書的熊孩子,光球表面都泛起了羞恥的粉紅色。

    楚肆精神力一動,那些由數據流組成的虛幻書本便被粉碎。

    他嘆了口氣,語氣里帶著關愛“特殊統群”的縱容:“算了,你還是重新改回原來的愛好吧。現在想想,三流網游也挺有意思的。”

    “至于其他事情,你不用管。”

    他的意識退出系統空間,抬頭遙望晴空無垠的蒼穹,目光卻穿透眼前的表象,看見了遍布這個世界的本質。

    世界之膜像是一張布滿漏洞的網,一條條混亂無序的規則鎖鏈通過漏洞連接虛空,被污染的天道本源散發出陣陣惡意,時時刻刻都有數不清的怪異誕生……

    “——是時候來一出改天換日了。”

    作者有話要說:  小可愛,晚上見。下一章大概十點半~

    感謝在2019-11-21 18:06:50~2019-11-22 18:02:42期間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哦~

    感謝投出手榴彈的小天使:對方正在輸入... 1個;

    感謝投出地雷的小天使:玄牝 2個;君沐宸、張、凮櫞 1個;

    感謝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清塵華曉、二二、幸茶、華酒是只白斬嘰、36442286、云上白鷺 10瓶;開始的死神 6瓶;樹下菩提子 5瓶;萌寶、唯有套路得人心 3瓶;若水、月娩、妖雨凌塵 2瓶;羅羅、雨洛、愛吃甜甜圈、落英繽紛 1瓶;

    非常感謝大家對我的支持,我會繼續努力的!
快速时时彩 为何中国电视剧赚钱 淘宝网开店赚钱 2017年养蛇能赚钱吗 四十多岁的人没有赚钱欲望 闲来陕西麻将官方下载 电脑下载东西赚钱吗 有什么稳定赚钱 彩客网首页 千库网可以赚钱 北京pk10赚钱技巧 天涯 2019捕鱼平台 开美团车赚钱吗 哪些平台可以上传视频赚钱 彩票直通车网址 天之痕3.2赚钱 怎样卖花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