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kiwfuh.live)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一百九十一章 來打個醬油

    江云海見她不說話,擺出一副了然于胸的表情繼續說道,

    “你不用瞞著我了,顧氏集團旗下的圣星娛樂是這部電影最大的投資商,聽說圣星娛樂原本沒打算投多少錢進來,是后來才追加的投資,從時間上推算,就是你決定參與電影女主角服飾贊助的時候追加的投資,據說,圣星娛樂昨天晚上又追加了一筆投資,顧庭深這么明顯的動作,不就是為了捧你的服裝品牌嗎?你還跟我矯情否認什么?”

    江希淺也不知道江云海說的是真是假,之前顧庭深也從來沒跟她提過這件事,她自然不會做過多的腦補,再者蘇韻還來試鏡了呢,顧庭深是為了暗中捧蘇韻也未可知。(m.k6uk.com手機閱讀)

    她腦子里一團亂麻,也不想再和江云海說些有的沒的,只冷冷的睨他一眼,“你跟我說這些,到底是想干什么?”

    江云海現在面對江希淺,心理上已經有點畏懼。

    畢竟她身后站著那么一個深不可測的男人,而以那個男人對她的重視程度,他開罪不起她,只能好好說話,

    “我是想跟你商量一下,你手里拿著選角的生殺大權,能不能,就直接把這個角色給如菲了?以這部電影現有的投資規模和主創班底來說,這部電影大賣是板上釘釘的事,到時候你和如菲就是雙贏,你的服裝品牌大火,她的事業也能借此更上一層樓。”

    江希淺十分無語的看了江云海幾秒,

    “你別異想天開了成嗎?我就是來打個醬油,哪來的生殺大權?再說江如菲現在懷孕了,根本不適合接戲,到時候孩子出問題了,誰負那個責?”

    江云海全當江希淺在推脫,“孩子能出什么問題?這部電影又不是打戲,就算是偶爾會有點動作戲,小心一些不就行了?電影拍攝周期又不會很長,孩子不會有任何問題!”

    “那就讓她靠實力說話,就算我有那個權力,也不會給她開后門,你死了這條心吧!”

    試鏡工作很快要開始,張之棟在那邊朝江希淺招了招手,江希淺點頭示意了一下,便不耐煩的丟下一句話給江云海,朝評委席走去。

    江希淺很快在張之棟旁邊坐下,工作人員把試鏡名單遞了過來,并且附帶了各位試鏡人員的表演經歷。

    趁著時間上還有點空檔,江希淺撐著下巴朝張之棟玩笑般的試探道,“張導,您把我安排在這個位置,恐怕不合適吧?這位置的分量太重了點,我只是個做衣服的,這可是喧賓奪主的干活啊。”

    張之棟哈哈一笑,意味深長的道,“沒有人比你更適合這個位置,安心坐著,啊?這位置你要是不坐,恐怕我的位置也是難保。”

    他說的是實話,圣星娛樂財大氣粗,接二連三的投資砸下來,沒有提別的要求,就是希望在女主選角時,能尊重女主服裝贊助商的意見。

    圣星娛樂要求提的含蓄,張之棟在這一行早就混成精,怎么可能聽不懂人家的暗示?

    女主服飾贊助商不就是‘若初’工作室?

    張之棟原本還不知道‘若初’的老板是江希淺,結果讓人一查,才發現有這么巧合的事。

    也所幸他之前和江

    希淺接觸過,知道她不是會咋咋呼呼亂來的人。

    江希淺就是再遲鈍,這會兒也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場面話倒是沒忘對張之棟說,“那就...多謝張導抬愛。”

    與此同時,試鏡廳外面。

    試鏡工作馬上就要開始,工作人員在給候選演員發號牌,一會兒所有演員都根據號牌進場試戲。

    號牌發到江如菲手里,她突然陰狠的看了眼不遠處形單影只的蘇韻,隨后附在工作人員耳邊說了點什么。

    這邊,評委席也已經座無虛席。

    張之棟左邊是制片人,右手邊便是江希淺,而江云海坐在了離江希淺比較遠的地方,他就是想繼續找江希淺搭話,都已經來不及。

    準備工作結束,已經有演員被叫進來試鏡,說是試鏡,其實就是試戲。

    導演從劇本中隨便挑選一場戲,考察演員的演技。

    對于演戲而言,江希淺完全是個門外漢,只能看個皮毛和熱鬧。

    江希淺一邊漫不經心的看著演員的表演,一邊翻看手中關于演員們表演經歷的文字材料。

    下意識的掠到蘇韻的簡歷,才知道她是帝影傳媒表演專業的大四生,在校期間出演過不少話劇作品,也獲了些獎,影視作品倒是也有,但都是些龍套角色,沒有引起任何關注。

    話劇舞臺是磨礪演技的地方,但不像影視作品普及度那么高,所以蘇韻現在還真的只是個小透明。

    江希淺只是來打個醬油,對演員們的表演看的也不甚走心,是以之前不少在洗手間為難她的人,剛開始見到她坐到評委席上的精彩表情,她全都錯過了。

    直到李木木被叫進來,江希淺才下意識的抬眸去看她,這一眼差點沒把李木木的魂給震出來。

    李木木瞪大牛眼看著坐在張之棟旁邊的江希淺,第一反應是,完蛋了!

    她得罪重要評委了!

    不僅如此,她還得罪她兩次了!

    果然是個狐貍精么?靠爬床都爬到評委席的c位了,還真是讓人羨慕嫉妒恨吶!

    江希淺看著李木木一臉震驚的樣子,朝她微微挑了挑眉,樣子有幾分囂張,李木木卻是連個diss的表情都不敢做了。

    李木木根據拿到的劇情,按要求亂七八糟的表演了一通,便木然的退了出去。

    緊接著,令江希淺意外的是,江如菲和蘇韻同時進了試鏡廳。

    因為今天試鏡的目的是為了試女主的戲,女主的對手一般都是讓工作人員扮演的,所以她們一起進來,江希淺還是有點吃驚的。

    江如菲和蘇韻的震驚,一點都不比她少。

    尤其是江如菲,她之前以為江希淺只是來送服裝設計稿的,沒想到她竟然坐到評委席!

    而且還是和導演坐在一起的,這叫她怎么咽的下這口氣?!

    那個賤人憑什么!

    不過是提供個服飾贊助,她憑什么能坐上那么重要的位置!

    她坐在那個位置,說明她對角色的選擇至少有三分之一的決策權!

    不用想也知道,那賤人一定會利用手中的權力給她投否決票!

    江如菲從未想過,有一天,她的生死竟然會攥在江希淺的手里!

    若不是因為她演戲演久了,這會兒怕是連臉上的體面都維持不了。

    江如菲身形微晃,朝評委席上的江云海看了一眼,才算是穩了穩心神。

    沒關系,還有江云海,江云海一定會力保她!

    就算是那個賤人想從中作梗,江云海也一定會幫她!

    這么想著,江如菲反倒朝江希淺笑了笑,別人或許看不出來,但江希淺知道,她這是在挑釁。

    江希淺怎么會猜不透她的想法?

    以為利用江云海就就能牽制她?經歷過這么多事以后,沒想到她江如菲還是如此的天真!

    江希淺很快將視線轉移到蘇韻身上,當即朝一臉震驚的蘇韻笑了笑,只是那笑容,意味不甚明了。

    江如菲也朝蘇韻笑,看起來溫和無害,實際眸底陰騭一片。

    之前在洗手間發生的事,雖然江希淺說自己是多管閑事,但以江如菲對她的了解,她根本就不是愛多管閑事的人。

    唯一的解釋,就是她和蘇韻認識,不僅認識,而且關系還不一般,所以她才會出手護著她。

    既然是江希淺要護的人,那就是她江如菲要為難的人!

    試戲很快開始。

    這場戲試的是蘇韻的女主戲,對手原本是由工作人員的扮演,但江如菲這個專業演員自告奮勇的來和蘇韻演對手戲,大家私底下溝通一番,倒也沒人反對,蘇韻雖然不樂意,但她只是個小透明,有誰會聽她的?

    蘇韻抽到的這場戲,是安之夏黑化之前非常重要的轉折點。

    安之夏原本是個富家小姐,父母卻在一次意外中雙雙亡故,好心的鄰居收養了她,在她二十歲生日那天,偶然偷聽到養姐和未婚夫的對話,才得知父母當年的死亡并非意外。

    養姐察覺到門外有人偷聽,追出來抓住安之夏,把她拖到陰暗角落,安之夏反抗,卻遭到養姐毒打。

    江如菲扮演的林海棠捏住安之夏的脖子,滿臉陰騭的盯著安之夏,眼神中的暴戾和兇狠令人不寒而栗,

    “之夏,你在哆嗦嗎?是因為害怕我么?我是姐姐啊,最愛你的姐姐,你為什么要害怕呢?”

    安之夏驚恐萬分的看著林海棠,甚至來不及消化父母死亡的真相,便要被人活活勒死,令人窒息的恐懼和絕望,爬滿她絕美的容顏。

    她美麗的雙眸燦若寶石,沙啞的嗓音猶如來自地獄深處的詛咒,聽的人背脊發涼,“林海棠,若是你今日不能殺了我,它日,我定會拉著你一起下地獄!”

    林海棠松開安之夏的脖子,張狂的哈哈大笑,反手就是一個巴掌扇到安之夏臉上,“安之夏,你沒有機會了!”

    “啊!”蘇韻慘叫一聲,整個人跌落在地,臉都被扇的偏到一邊,可見江如菲扇她用了多大的力氣。

    而蘇韻白皙的臉上,更是以可見的速度現出非常明顯的五根紅手印...
快速时时彩 如何淘宝主播赚钱的吗 期货 靠期货套利赚钱 淘宝小白开店买海参能赚钱吗 安卓手机捕鱼达人2金币修改器 大学里开修手机店赚钱吗 吕梁赖子麻将作弊器 农村买台织袜机赚钱吗 妙法慧心赚钱 微信捕鱼苹果手机充值中心 怎么在上海赚钱吗 陕西闲来麻将10元群 卖给女人什么东西赚钱 买菜app怎么赚钱吗 王者捕鱼下载手机版官网 淡水养殖什么最赚钱 麻将百搭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