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kiwfuh.live)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170章 逃過一劫

    “來人,將這個罪人杖斃!”

    慕容菲看著她狼狽不堪的樣子,卻仍帶著一股傲氣和柔美,她的心里一股嫉火熊熊燃燒著,眼里好像要噴出火似的,今天她決心把眼前這個桀驁不馴的賤人處死,即使是王爺事后知道了又怎么樣,她這次可是做了充分的準備,謀害主母的罪名已經夠她死一百次的了。(www.kiwfuh.live)

    “是!”原本站在她身后的二名家仆領命,將她拽了起來,準備將她帶到外院去執行仗刑。

    “慢著!”就在這時,李嬤嬤匆匆從外面跑了進來,經過上官晚晚面前時不禁多看了她一眼,小跑來到慕容雪跟前,在她耳邊小聲低語了幾句。

    慕容菲原本滿臉怒容的表情,聽了李嬤嬤的話后變得驚疑不定,眼神卻盯著上官晚晚。

    “人呢?”慕容雪問。

    李嬤嬤眼睛看了一眼內屋,慕容菲馬上明白了,張嘴說道:“先等等。“

    她朝著二名家仆喝了一聲,匆匆轉身回到了內屋。

    上官晚晚見她匆匆就那么離開了,內心覺得很是奇怪,是發生了什么事導致她的遲疑?

    沒一會兒,慕容菲臉色很差的從屋里走了出來,她坐回原來的位置,卻一聲不吭,就那么盯著依然跪在地上的上官晚晚,眼神有陰晴不定,像是在做著什么很糾結的決定似的。

    許久,她像是下了什么決定似的,對著上官晚晚說:“今兒個我就留你一條命,但你意圖謀害本王妃,死罪可免,活罪難逃,給本王妃跪著好好反省,不到子夜不允許起來!“

    說完,她憤憤地向春梅使了一個眼色,然后轉身回屋了。

    春梅揮了揮身,將院里的一干仆人都散了,她心里也十分奇怪,這次王妃謀劃了這些日子就是為了將她處死,怎么臨到緊要關頭就改變主意了呢?

    心里雖然奇怪,但她也沒有膽子去問,只能執行主子的命令,走到上官晚晚旁邊,居高臨下地俯視著她,高傲地說:“賤婢,給姑娘好好跪著,要是跪不好看我不找人打你一頓!“

    說著,向遠處的丫頭招了招手,讓她搬個小凳子過來,自己坐在樹蔭下面看著上官晚晚,她可不傻,從現在到子時還有好久,要是陪著站,估計她都受不到……

    上官晚晚忍著痛,挺直地跪著,心里卻在思量到底是什么讓王妃改變了主意?她今天原本可以順利地要了自己的命,為何突然就停手了?是有人在阻止嗎?目的是什么?

    突然一線思路串入了她的腦中,她的眼睛一亮,難道是……

    當軒轅明大步流星地踏入王妃院里時,見到上官晚晚一個人跪在日頭下,臉色煞白,搖搖欲墜,而一旁坐在樹下的春梅正靠著椅背打著瞌睡,原本面上透著得一絲焦急隱了下去,但見上官晚晚左臉上那個清晰巴掌印時,內心的怒火又燒了起來。

    他來到上官晚晚面前站定,低頭看著她,她整個人看上去非常得狼狽,除了微腫的左臉頰外,嘴唇已經微微發白干裂,額上都是汗,發髻散亂,微微垂著頭,眼睛迷著,整個人已經有些神智不清……

    上官晚晚感覺炙熱的眼光被什么東西遮住了,一大片陰影籠罩了自己,幫她擋去了陽光的炙烤,她有些茫然地睜開了眼睛,眼睛有些模糊,隱約看見一道身影站在她面前,她抬頭沉重的脖子向上看去,突然對上了一汪深邃的眼眸。

    那雙眼睛就那么**裸地、肆無忌憚地望著她,好像要望進她心底的深處……

    “起來!“軒轅明忍著不知從何而來的怒氣,這股怒氣灼燒著他的心。

    上官晚晚有些莫名地看著他,她不知道自己哪里又惹到他了,這個男人總是對自己黑著臉,好像對她很厭惡似的,那為什么又要出現在她面前?還是說,他是來為他的王妃出氣的?

    “奴婢……奴婢參……見王爺……“她想向他問安,卻發現自己的聲音氣若游絲,喉嚨干燥得難受。

    “本王說,叫你起來!“看她虛弱成這樣,軒轅明更是一陣氣惱,這個女人怎么就聽不懂他的話呢?

    “奴婢參見王爺。“從瞌睡中清醒地春梅,見到軒轅明帶著青辰來到院子里,瞌睡蟲一下子全部醒走了,趕忙站起來,走到軒轅明面前跪下請安。

    軒轅明連一眼都沒有給春梅,只是低著頭看著眼前的上官晚晚,再一次說道:“站起來,跟著本王走。“

    上官晚晚是想站起來啊,可是她的腿早就跪麻了,身上又被踢傷了,想使力都使不上……

    “王爺,這賤婢想謀害王妃,王妃罰她跪在這里,是否需要去向王妃知會聲?“春梅大著膽子說了這番話,若是今天就這樣讓王爺把上官晚晚帶走,恐怕今兒個受罰的就要變成自己了。

    軒轅明淡淡地撇了春梅一眼,那眼里的冷意令春梅毛骨悚然,連忙垂下頭,不敢再多言,她絕對相信,倘若她再多說一句,恐怕軒轅明會立刻處決了自己……

    “喲,王爺來了,怎么也沒人來通報一聲?“慕容菲從屋內聞風走了出來,見到軒轅明來到自己的院子,卻沒有首先進屋找她,而是先來看這個賤婢,她心里的火又串了上來,后悔剛才沒有殺了她。

    “本王是來帶她走的,不勞煩王妃了。“軒轅明轉過頭,態度冷淡地對慕容菲說道,眼神中滿是冷意。

    “王爺恐怕帶不走她,她竟想謀害我,沒有殺了她已是最大的仁慈,命她在這里跪到午夜已是對她開恩了,王爺不會連這個都想維護她吧?“慕容菲冷笑著說道。

    “若是本王真想帶她走呢?“軒轅明依然淡淡地說著,眼里的冷意更甚。

    “軒轅明,你不要欺人太盛,我是這個家的主母,連懲罰一個婢女的權力都沒有了嗎?我可是王上親自賜婚,你明媒正娶的妻子,她不過是一個奴婢,你真的想為了她,讓我和你開戰嗎?“慕容菲被氣得也豁出去了,他三翻二次為了這個女人駁了自己的面子,這樣還如何讓她在王府里自處?她可不想成為全京城的笑話。

    “本王……“

    “王爺,王妃處罰的并沒有錯,今兒個是奴婢大意了,奴婢愿意受罰。“

    積攢了些力氣,上官晚晚打斷了軒轅明的話,今天若是讓他把自己帶走了,王妃對她的怨恨只會更深,雖然她不明白他為什么那么維護自己,但她知道他不可能時時保護她,許多事還是需要她自己面對,既然如此,不如就讓王妃罰完,讓她順順氣,省得時時找她麻煩。

    軒轅明聽完,一個眼神撇了過來,眼中有著不明的情緒,隨即沉聲道:“那你就跪著吧!“

    隨即帶著青辰,冷著一張臉,帶著一身的寒氣,大步離開了慕容菲的院子。

    她們倆人都愣了一下,沒想到軒轅明變臉變得如此之快……

    慕容菲回過神,得意地沖上官晚晚嘲諷地笑了笑,眼神輕蔑地上下掃了她一眼,“看來王爺對你也不過如此,不會為了你得罪本王妃的。“然后側頭對著春梅說:“繼續讓她跪著,直到跪足了時辰。“

    春梅應了一聲,繼續坐到一旁看著上官晚晚跪著,而上官晚晚依然盡力挺直著背脊……
快速时时彩 女人如何赚钱百度经验 期货炒什么最赚钱 众发棋牌可以赚钱吗 神话彩票苹果 在宜昌开的士赚钱吗 吉林麻将怎么玩儿 龙王捕鱼怎么打龙王炮 济源办小学托教赚钱吗 湖南yy麻将下载 开串串店真的好赚钱吗 盗用别人的视频教程赚钱 南昌麻将什么胡最大 gpk钱龙捕鱼技巧 大话2职业挖什么矿石赚钱 小程序开发赚不赚钱 捕鱼大亨hd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