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kiwfuh.live)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二百四十五章 半信

    郁棠半真半假地道:“我在夢里好像經歷了很多的事,可夢醒之后,最記得清楚的就是彭十一要殺我的事。(www.kiwfuh.live)李家好像因為知道裴家在江西買了地,就走了彭家的路子,也在江西買了地。彭家在江西做巡撫的那個人最后因為二皇子做了皇帝,還做到了吏部尚書,彭家就變得很厲害。李端也做了官。”

    裴宴神色大變,起身推開窗戶,左右看了看,吩咐守在外面的青沅和在屋檐下煎藥的阿茗守在門口,這才重新在床沿邊坐下,低聲道:“你說,你的夢里,二皇子登基做了皇帝?”

    郁棠點頭,神色故作緊張地道:“有,有什么不對嗎?”

    太不對了!

    朝中如今暗潮涌動,很大程度就在于立哪位皇子為儲君。

    二皇子,到如今還沒有男嗣。

    想火中取栗的那些人才會想要把三皇子推上前去,為自己或是家族爭個從龍之功。

    小姑娘不至于跟他說謊。

    可立儲之事……涉及面太廣了。

    有沒有可能小姑娘聽誰說過一句,理所當然地覺得朝廷確定儲君就應該立嫡立長,把夢和現實弄混了,所以才有這樣的說法?

    裴宴看著郁棠茫然的雙眼,心中不忍,安撫了她一句“沒什么不對的”之后,還是很理智地繼續問她:“你還夢到了什么?”

    郁棠不敢多說。

    因為她重生的事,她身邊已經有很多事和前世不一樣了。她雖然懲罰了李端,可也連累了衛小山。

    “我能記得的大致就這兩樁事了。”她情緒有點低落,道,“可能還夢到了一些其他的事,但我一時能想起來的,就這兩樁事了。”

    裴宴問她:“那你知不知道二皇子現在只有兩個女兒?”

    前世的郁棠當然知道。

    她不僅知道,還知道二皇子被立為太子之后不久,就生了個兒子,為此當今皇上還曾經大赦天下。

    可這件事現在還沒有發生,沒辦法證實她所說的話都是真的。

    而且,她并不知道前世的這個時候二皇子的子嗣如何。

    “我不知道。”她搖了搖頭,道,“在我的印象里,好像是皇上病了,然后二皇子一心一意地侍疾,三皇子卻到處亂竄,很多人覺得應該立三皇子為太子,皇上生氣了,就立了二皇子為太子。”

    當今皇上的身體好得很,去年秋天的時候還做出了連御九女,大封內宮之事。

    皇上怎么可能生病?三皇子是個聰明人,就算皇上生病了,他怎么可能不去侍疾,不去讓大家看到他的為孝之道,反而上竄下跳地去爭儲君?就算三皇子自己按捺不住,三皇子身邊的那些臣子也不可能讓他干出這樣沒腦子的事!

    裴宴想了想,道:“那你還記不記得你是怎么知道二皇子登基做了皇上的?”

    當然是因為昭告天下,紀年改元。

    可這話郁棠不能說。

    她認真地回憶著前世的事,終于找出一條能說得通的了:“也是因為彭家。在我的夢里,江南的官宦世家,有的是支持二皇子的,有的是支持三皇子的。可二皇子登基之后,既不喜歡支持過他的人,也不喜歡支持過三皇子的人,他喜歡保持中立的人。彭家那個在江西做巡撫的大官,就是誰也不支持的。二皇子登基之后,就特別地喜歡他。還讓他做了閣老,彭家也一躍成為福建最顯赫的人家。

    在夢里,彭十一就曾囂張地說,就算東窗事發,有他叔父在,自然有人幫他兜著的話……”

    裴宴駭然。

    這就不是一個小姑娘能知道的事了。

    二皇子不知道是生性懦弱?還是怕被強勢的皇上猜測,一直以來都不喜歡和朝中大臣來往,特別是那些學社的人。不僅自己討厭,還不喜歡身邊的人跟學社的人有來往。

    之前他的恩師張大人以為二皇子是不想卷入朋黨之爭,被人當槍使。后來才發現,二皇子是真心覺得如今的朝廷之亂,就是這些學社惹出來的。

    他還曾和張大人討論過這件事。覺得若是二皇子登基為帝,恐怕第一件事就是打壓這些學社……

    郁棠所說,正好符合了二皇子的性情。

    不要說她只是一個普通百姓之家的女孩子,就算是像郁文這樣讀過書有功名的秀才,都不可能知道這樣秘辛的事,更不要說郁棠會在什么地方無意間聽到了。

    裴宴現在有點相信郁棠真的是做了一個這樣匪夷所思的夢了!

    想到郁棠不是腦子有什么問題,也不是在說胡話,他居然像大石頭落地似的,長長地舒了口氣。

    做夢嘛,會夢到荒誕怪異的事是很正常的。

    他笑道:“這種議論皇家的事你以后還是別說了。既然是夢,夢醒了也就散了。你也不用太過在意,也別對別人說了,免得惹得家里人擔心。”

    實際上,他最怕的是被有心人聽了去,以為她有什么預測未來的能力,被人覬覦、利用,受到傷害。

    郁棠點頭。

    這么重要的事,她當然不會告訴別人。

    她透露的消息都非常重要,換成誰也不會立刻就相信她,裴宴能不把她當成瘋子收拾都已經是對她非常信任的了,他這樣,已經很好了。

    欲速則不達。

    只要她的重生沒有影響到其它的事,裴宴遲遲早早會相信她所透露的消息。

    以裴宴的聰明才智,前世裴家都能安然度過,今生肯定也能避開,她不過是不想裴宴未來的日子過得太辛苦了。

    這就足夠了。

    郁棠不好意思地笑了笑,道:“是我膽子太小了,才會被彭十一嚇著了。”

    裴宴見她冷靜下來,好像又恢復了從前的活潑,心里也很欣慰,笑道:“那你好好休息。你昏迷期間,把你母親嚇壞了,我二嫂陪著她去找大師傅給你做法事去了。你喝了藥,休息一會兒,令堂就應該折回來了。”

    陳氏暈倒的事,他根本不敢告訴她,怕她著急,傷身。

    郁棠此時才想到母親。

    她不由羞得滿臉通紅,低聲應“好”。

    裴宴見慣了她生氣、勃、勃的一面,乍然間見到她乖巧馴服的樣子,不免大為稀奇,多看了她幾眼。

    烏黑亮澤的頭發,白皙紅潤的皮膚,明亮清澈的眼睛,紅潤柔軟的嘴唇……越長越漂亮了!

    像那三月花朵的花苞,不僅吐露出芬芳,還張揚地綻放艷麗的花瓣。

    裴宴的心有些不爭氣地多跳了幾下。

    他頓時耳根發熱,窘然地咳嗽了兩聲,急忙站了起來,道:“那你先休息,我去法堂那邊看看。我在這邊呆了快一個時辰了,那邊還不知道怎么樣了。彭大老爺還準備中午吃飯的時候和我商量漕運的事。我們這邊糧食太少了,我準備販鹽,最好是能借助武家的船隊。彭大老爺也是這個意思……”

    裴宴這是在向她解釋他此時非走不可的原因嗎?

    可他是裴府的宗主,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有必要向她解釋嗎?

    郁棠心里很是困惑,卻又生出幾分隱秘的歡喜。

    難道是因為他們有了共同的秘密,裴宴把她當成了自己人的緣故?

    她在心里琢磨著。

    突然覺得能這樣也很好。

    她忙道:“那您快過去吧!我這邊有青沅姑娘,有阿茗,還有您派過來的小廝,很安全的。”

    裴宴想想,最不安全的是彭十一,他得趕緊把這個人解決了,不然就是派再多的人守著小姑娘,小姑娘也會害怕的。

    “那我就先走了!”裴宴心里有點急,和郁棠說出句“注意安全,有事就讓人去告訴我”之類的話,就離開了。

    郁棠全身都松懈下來,癱軟在了有些**的羅漢床上。

    青沅輕手輕腳地走了進來,溫聲喊著“郁小姐”,問她有沒有什么吩咐。

    郁棠怎么好用裴宴的丫鬟。

    她也睡不慣大師傅們用來冥想、做功課的靜室。

    她有些難為情地道:“我覺得好多了,想回自己的住處休息。能不能煩請青沅姑娘幫我看看我母親現在在哪里,給她帶個信。”

    裴宴走的時候已經派人去看陳氏醒過來沒有,還沒有回音,青沅當然不敢告訴郁棠。她笑盈盈地應諾,用一種商量的口吻對郁棠道:“我這就派人去找郁太太。只是阿茗的藥馬上就要煎好了,您看要不要喝了藥再回您自己的住處?”

    郁棠覺得這樣安排很好,遂頷首謝過青沅。

    青沅聞言很恭謹地道:“郁家和裴家是通家之好,郁小姐千萬不要和我們客氣。您喊我的名字好了。您這樣一口一個姑娘的,可折煞我了。要是被老安人聽到了,也會說我們不守規矩的。”

    重活一世,郁棠不太喜歡和人客套了,青沅既然這樣說,她也就從善如流,開始喊青沅的名字。

    青沅則輕松起來。

    她在三老爺身邊服侍了這么長時間,還從來沒有看見過三老爺對哪個姑娘家有這樣的耐心,以她能通過重重考驗成為裴宴的貼身丫鬟的聰明機敏保證,這位郁小姐在三老爺心目中肯定是個特別重要的人物,她還是敬重點為好。

    郁棠喝了藥,謝過了阿茗,青沅也有了陳氏的消息。

    說是陳氏已經醒了,知道郁棠安然無恙,喜極而泣,趿了鞋就要過來,被二太太以“郁小姐看著你這樣會擔心”為由勸下了,正在重新梳洗,等會兒二太太就會陪著郁太太過來了。
快速时时彩 怎么开发ios应用赚钱 做五行币怎样赚钱 麻将外挂作弊器 百度知道 现在做哪些事赚钱 进出口贸易能赚钱吗 山西麻将有多少张牌 2019有什么捕鱼游戏 夜场赚钱的女人外面挥霍的男人 梦幻西游金币刷金币赚钱 歪咪小麻花真赚钱6 彩客网网址 simtrade哪些产品赚钱 模拟人生3赚钱有什么用 捕鱼游戏捕鱼怎么玩 黑手党2最快速赚钱的办 极限竞速7 如何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