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kiwfuh.live)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258女鬼程焉雪

    見他還在白費力氣,慕曉語不高興了,道:“現在開始倒計時,一分鐘后如果你不做出選擇,我就折斷你所有的手指,然后沒收作案工具。(m.k6uk.com看啦又看手機版)”

    屏幕上開始倒計時。

    他沒有選擇,只能又連滾帶爬的過來,手里握著鼠標,顫抖的點開一張卡片。

    他的運氣不錯,點開了紅牌。

    慕曉語長嘆,道:“不爽。”屏幕上的卡牌打亂重組,慕曉語道:“第二次游戲,開始。”

    她話出口的時候,倒計時也同樣開始,仍舊是一分鐘的倒計時。

    男子逃過一劫,算是知道了慕曉語并沒有施加干涉,這真的是一個靠運氣的游戲。

    但是靠運氣的游戲,也是一個十分危險的游戲。

    他猶豫不決,在倒計時快要結束的時候才點開一張。

    這家伙的運氣實在是很好,接連兩次選中紅牌。

    接連兩次的勝利,把原先的恐懼沖散了一些,他的心力更加集中,力求保住自己的手指和作案工具。

    屏幕上的卡牌再次重組,他仍舊猶豫著,在倒計時將要結束的時候才做出選擇。

    可是,人的運氣絕不會一直好下去。

    這一次他的運氣就很差,沒有選中紅牌。

    還沒來得及驚恐跟慕曉語討價還價,左手食指就被折斷了。

    兩次被折斷手指,他既沒有看見慕曉語,也沒有再這個房價察覺到什么異樣。

    到了這個時候,男子已經漸漸冷靜下來,一只手握著鼠標,猶豫間跟慕曉語搭話。道:“在下冒犯了神仙實在罪該萬死,敢問神仙在那座山修行,以后也好去拜祭贖罪。”

    他那點小心思,焉能瞞過慕曉語,懶得跟他搭話。

    在他等慕曉語回話的時間,倒計時不知不覺竟然已經結束。

    慕曉語道:“你輸掉了所有的東西。”

    那男子驚恐萬分,立刻祈求道:“神仙且慢,請再給我一次機會。”

    但是回答他的,是手指被折斷的聲音和他的慘叫聲。

    電腦屏幕徹底黑屏,慕曉語已經回去了。

    沒有了慕曉語的結界,他掙扎著打開房門去了醫院。

    教訓了那家伙之后,慕曉語的心情好了一些。收拾了心情,洗了個澡就睡覺了。

    花梨還在客廳吃零食看書,慕曉語的離開和回來她都有感覺到。

    但是她什么也沒做,什么也沒說。在花梨看來,這些事情發生在慕曉語的身上都是不足為奇的,因為她本就是個奇怪的人,奇怪的人做什么都不奇怪。

    早上,慕曉語很早就離開家。

    走在大街上,看到路燈上已經掛起大紅的燈籠,她不由得自語感嘆道:“已是年關了嗎,時間過得可真快。”

    一路慢慢悠悠的走到了匯枯禪院,恰好是九點鐘的時間。

    水無晴穿了一身道袍正在打掃院子,慕曉語見了,問她:“過年了,你不回東海嗎?”

    水無晴神色黯然,道:“已經很多年沒有回去了。”苦笑,又說:“回到了東海也到不了蓬萊,與其隔著相望,還是不看的好。”

    慕曉語沒有說什么,今天是伯明瑞和女鬼要徹底分離的日子,她就是為此而來。

    三清殿上,伯明瑞和女鬼已經坐了好一段時間。匯枯禪院的三個主任也都到了。

    慕曉語走了進來,先跟三個師傅見禮,又看向伯明瑞和女鬼,問:“你們都準備好了嗎?”

    伯明瑞和女鬼都點頭。

    尋云鶴、了釋、左丘末三人一齊施法;慕曉語和水無晴給他們護法。

    伯明瑞自降生就跟女鬼共處一體之內,雖說是心不甘情不愿的被女鬼附體,但是三十幾年的相處,已經融為一體,要將女鬼從她體內徹底剝離,**同樣會受到千刀萬剮的痛苦。

    但是伯明瑞是個驕傲的人,他的驕傲,是他咬緊牙關不發出一聲痛喊。

    只有女鬼的叫喊響徹在三清殿,如果不是事先設下結界,這哭喊絕對要傳到很遠的地方,引起世人的恐慌。

    這場發回一直持續到晚上,施法的三人已經筋疲力盡,但女鬼尚未從伯明瑞體內完全剝離。

    到了晚上,陰氣上升,陽氣下降,修道者的法力會減弱。

    慕曉語和水無晴就是為此而存在。夜幕降臨之時,兩人便出手相助。

    慕曉語和水無晴的法力都不低,水無晴更是蓬萊仙子,有扶桑生氣護體。慕曉語則依靠太陽真火的庇佑,算是黑夜的克星。

    有她兩相助,尋云鶴、了釋、左丘末三人暫時輕松了很多。

    子夜時分,女鬼終于從伯明瑞體內完全剝離出來。尋云鶴事先準備了長生位,她就暫時棲身其中。

    之前的時候尋云鶴允諾會給她重塑身軀。但是要重塑身軀豈是那么容易的。他們雖然早已準備妥當,但是要將這女鬼和一個完全不相干的身體融合,也還要廢很大一番周折。

    這場法會一直持續到年二十八才算結束,女鬼有了新的軀體,但是這個身體跟她尚未完全融合。雖然是跟她生前一樣的模樣,可是行動卻如同兩三歲的孩子,僵硬生分,完全沒有自理的能力。

    好在禪院還有水無晴,不然要照顧她還真是個麻煩。

    伯明瑞見這里的事情已經都差不多了,就跟尋云鶴三人告別,道:“離家有些年頭了,這些年東奔西走沒有安定,如今事有定論,迫不及待要跟家里報喜,晚輩就不打擾諸位仙長了。”

    尋云鶴看了一眼行動還不能自理女子,道:“你不能走,她是你帶來的,如果不重塑身軀,我等可留她在此地修煉,可如今重塑身軀,她已經是個凡人,不能留在禪院。”

    伯明瑞看向女子,道:“我之前說過會給予一些幫助,說說你的要求吧,但凡我能力只能會盡力而為。”

    女子看著她,道:“我叫焉雪,程門焉雪。你娶我吧。”

    伯明瑞嚇了一跳,愣了稍許,道:“前輩開玩笑了。”

    程焉雪看著她,道:“我是認真的,如果你要幫我,就娶我,不然的話,不必管我,我會自尋一處好山水棲身。”

    伯明瑞看向尋云鶴,欲征求他的意見,道這樣的事情,尋云鶴并不想去管。道:“她只要離開此地便可,其余的事情,與我無關。”

    伯明瑞朝程焉雪躬身,道:“前輩保重。”他的語氣冷淡而中肯,絕不是開玩笑的。

    程焉雪也能夠理解,如果換了自己,也一定是跟伯明瑞一樣的心情。

    程焉雪的眼角滑落淚水,什么都沒有說,目送伯明瑞離去。

    慕曉語看著程焉雪,問她:“接下來你要去哪,我可以送你。”

    程焉雪搖頭,自己站了起來,道:“天地何其大,自有容身之所,美意心領了。”獨自走出匯枯禪院,背影何其落幕。

    慕曉語甚至能夠感覺到,她這些年的糾纏,渴求著一副軀體,其實不過是為了讓伯明瑞看她一眼而已。

    或許,其實伯明瑞根本不必大費周章,這要告訴她一聲:“來生我娶你可好。”她就會自費修為,墮落至忘川洗去一生的罪孽換來一個投胎的機會。

    程焉雪走到了街上,望著來來往往的車輛行人,不由得自嘆道:“人世茫茫,塵封千年的人事本就是過往,想起來如何,想不起來又如何。前世不得善終,今生不得好死,一切都是命。”

    “你認命了?”

    慕曉語一直跟在她的身后,并非是她關心程焉雪,只是剛好順路,既然順路,就跟在了她的后面,如果能夠幫手,她還是很愿意幫手的。

    不為別的,就因為程焉雪很漂亮。對漂亮的女人,慕曉語一向是很友善的。

    程焉雪苦笑,悵然道:“不認命又如何呢,就算我死纏爛打,他也不會心動的。與其不歡而散,倒不如各生歡喜。”頓了一下,又說:“看著他歡喜,也是好的。”

    慕曉語余光看了她一眼,道:“那跟我走吧,既然你已經只要看著他就好,不如就跟我走,跟我在一起,你可以看著他。因為我對你的心沒有興趣,我只要你的人就好。”

    呼口氣,繼續道:“跟著我的話,你也可以更加正當的看著他,看著他幸福,看著別的女人投入他的懷抱。比翼雙飛,兒孫滿堂。”

    程焉雪突然大哭,哭的撕心裂肺,道:“奈何……奈何人心不古,我怎能甘愿如此,只怕到了那時,又要落得另一個下場。”

    她突然大哭,引來無數行人的矚目。

    一個女孩子突然放聲大哭,不用想也知道是為了什么。看到的人一定都在想,是誰弄哭了如此美麗的姑娘,詛咒他不得好死。

    慕曉語遞給她紙巾,道:“去找他吧,他的心還是空的,一顆空著的心,需要填滿一個人,既然還沒有人去填滿,那么這個人可以使別人,也可以是你。”

    程焉雪,看著她,不太肯定的問:“真的可以嗎?”

    慕曉語十分堅定的點頭,道:“三分運氣,七分技巧。就看你的溫柔是不是足夠打動他的心弦。”

    程焉雪還在哭,哭泣著道:“謝謝你。”
快速时时彩 手机怎么刷红包赚钱是真的吗 北京pk10八码可以赚钱 淘宝上帮充皮肤怎么赚钱 齐齐哈尔龙江麻将微乐棋牌 普仁大药房赚钱吗 捕鱼大亨官方下载 养鸡赚钱吗游戏 快递怎么干赚钱吗 赚钱膨胀 卖信息赚钱要交税吗 三国名人单机麻将 有什么好的阅读赚钱软件 老有内蒙古麻将下载挂 什么养殖项目最赚钱 挖矿赚钱软件苹果手机游戏 现在开文具店还赚钱吗